听到Google Reader要被谷歌关闭的消息,很是难过。虽然现在我使用Google Reade的频率不如以前了,但依然会时常登录,为了能更流畅的使用,我还时常翻墙。

我也算是Google Reader的老用户,差不多在这款伟大产品推出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使用了。这些年在GR上也花费了不少时间-追踪阅读我所感兴趣的内容,从GR上获益匪浅。

现在真的要和GR作别了,无奈可想而知。我不想过多的表达对谷歌这一举措的反对愤慨……

我的Google Reader使用记录
我的Google Reader使用记录

其实我是有一些羞愧的,因为现在我使用GR的频率不如以前了,自打有了twitter、新浪微博、Flipboard,GR的使用率有所下降,这些新兴的关注特定内容的方式分割了一部分GR的功能。

不过每当我发现好的博客,或者想关注某一关键词,我还是订阅、添加到GR。他的地位依然是无法取代了,我也花钱在ipad上购买了PerfectRSS Pro这个App来阅读、同步、分享我在GR上的阅读内容。我的Flipboard上GR账户也是我必定添加、必定关注的一内容。

GR就要离去了,我已经导出了GR上的内容。还会在网络珍惜与GR这最后的几个月时间。当然,也要考虑替代GR的方案。

feedly以前就用过,感觉速度太慢,虽然功能很全面。

QQ邮箱的阅读空间也许是一个不多的选择,大公司背景,有https的支持方便导入GR阅读列表,界面简洁、速度和功能也比较不错。

鲜果也不错,这么长时间一直专注做RSS阅读器,在各个平台上也有相应的客户功能全面,界面也像极了GR不存在什么过渡的问题。

其他的还有很多,暂不考虑了。先使用这三个一段时间,再决最终的专注对象吧。

 

继iBook、Instapaper、Flipboard之后,Zite成为最新被我“认证”的iPad阅读神器。

Zite是一个和前三者很不同的一个阅读器,她有些豆瓣的味道——一款需要你逐渐调教的阅读器,通过在使用中给“拇指”顶或沉,订阅关键字,她会很贴心的从众多网上文章中为你推送读者所感兴趣的文章。

Zite就是一款为我量身打造的个性杂志。

Zite给我们很不错的交互体验,不断”调教”她——我乐此不疲,这种感觉和豆瓣电台的感觉很类似.

Zite的界面也非常的典雅,可以方便的分享到常用的Twitter、facebook、instapaper、Google+……好文章当然要推荐给好友。

不过Zite上的文章都是英文的,缺少中文资源,我也顺道多读些英文,提升一些自己的英文阅读能力。不多说了,上图:

Zite的主界面
Zite的主界面
Zite的单篇文章阅读界面
Zite的单篇文章阅读界面
Zite的分享界面
Zite的分享界面-分享到Twitter
Quora
Quora

Quora

最近很关注新型的问答类网站(问答网站2.0):国外是Quora,国内是“知乎”和“啊烦题”。Quora是英文网站,因为它是 Facebook 前 VP Adam D’Angelo 所创,产品尚未上线,即被估值 8000 万美元,被评论为Twitter 之后最让人兴奋的产品。我曾经用中文在上面提问,都被热心的网友把问题翻译成了英文。(惭愧,英文不好!)对此我很高兴,这也体现了Quora社区网友的wiki 精神和热情。上面有很多很不错的问题,我虽然英文不是很好,也在兴趣的驱使下阅读了不少。

知乎
知乎

知乎

“知乎”是现在国内最受业界关注的新式问答类网站,根据相关报道,这个网站很好的复制了Quora的样式,俨然一幅Quora中国版的样式。现阶段采用有限的邀请、缓慢发展的模式,注意防止内容水化和系统的稳定性。我很早就从apple4.us 和keso 的博客上获得了一些对“知乎”的推介,勾起了我的兴趣,可惜通过不少方式(在新浪微博上的关系求邀请;通过知乎提供的邀请表单……),至今都未获得一个邀请。

啊烦题

国内还有一家类Quora的网站——“啊烦题”,最早是在twitter上看到对这个网站的介绍,据说是国内第一家具备社交网络特征的问答类网站。喜好尝新的我第一时间就注册了这个网站(利用新浪微博的帐号登陆认证),当时网站极不稳定,就没怎么用,这段时间我因为一直未获知乎邀请,就开始关注啊烦题,这些天不是逛Quora就是在逛啊烦题,深深被这些新式的问答类网站所吸引。

这些网站都是建立在近几年web2.0网站发展的基础上:wiki网站的协助精神、无处不在的标签,无处不在的Follow(关注)理念,无处不在的顶和推 荐,利用现有的sns关系网——国外的Facebook和twitter,国内的新浪微薄、豆瓣的基础上——俨然集web2.0时代各种创新元素之大成, 再利用强大的算法,为用户找到最优质的答案。
此外,新型的问答类网站再加以改进,也许也是很不错的知识管理系统,也许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和尝试的问题。

更新:发布这篇日志的第二天,我收到了知乎的邀请,很是高兴。不知是不是这些天在新浪微博、啊烦题和博客上对问答网站的热情讨论起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