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闲来没事,就整理了一下我的Gmail邮箱。主要是清理了不少不怎么用的标签。

强大的Gmail,我对它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这个伟大的“作品”很值得我们好好把玩。

每天查收、整理邮箱并不是一件让我感觉很痛苦的事情,一则并没有特别多的邮件,一则因为喜欢Gmail,很有折腾的乐趣,也就不觉乏味。它强大的功能确实可以把一些事情简单化。

翻看了一下最老的邮件,2005年10月3日,我开通了我的Gmail邮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梁建强给我发来的邀请。

这么多年来,这个邮箱一直是我的主力邮箱,其中已经存储了我大量的数据。

今天我也把其中的一些日记、笔记等内容,根据当时的时间发到了我的博客中。这里尘封了很多的记忆——数字记忆,翻看这些老邮件,昨日的一幕幕就浮现在了眼前。

身边有一个同事,今年刚做了爸爸,现在他已经给自己的女儿申请了一个QQ号,现在就开始帮自己不到一岁的女儿挂QQ了。相信,女儿长大的时候,爸爸就可以把一个不知道已经是多少个太阳的QQ号码送给自己的女儿。

这是多么伟大的父亲啊!

我在我的域名邮局中给女儿设了一个账户,去年开始给女儿写邮件,那是女儿还没有出生,我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用户名就是myson。其实都是一时兴起所写的东西,还有一些视频和音频的文件——比如她妈妈挺着大大的肚子时得场景。

这是一种记录,记录下来,日后都是我们的一段难忘的记忆——特别是在她还没有什么记忆的婴儿时期。挺有趣的事情,不是吗?这样做也是受到了网上一些新闻中我所看到的一些父亲的做法,他们给自己的孩子写邮件,记录他们的成长,还有的从小给自己的宝宝录制视频,并做成了很好看的纪录片,这都让我很感动。榜样的力量,我也要好好的学习一下,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好父亲。

今天在海內的热点视频上看到这个很怀旧又很新潮的视频,立马推荐给了我的朋友——他们和我有一样的红警情节。

红警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电脑游戏,那是在98年吧,当时还是红警97版,记得那个版本上还有能喷火的恐龙,是一个很好用的一个武器。手里有几个小钱的时候,就和同学一起到“电脑游戏坊”。(那时我们家乡还基本没有网吧,也没有网吧的概念。)而且那时去哪里也表示你不是好孩子、乖孩子,老师和家长都不允许,我们都是“地下工作者”,或者“地下玩家”。

到了高中,有了红警2,游戏更加有意思了,“共和国之辉”、“尤里复仇”,很多版本,那时就是在网吧里玩了!

到了大学,我们宿舍一度很沉迷于这个游戏,四五个舍友相约联网对战,就是对战结束,出了网吧,回到宿舍我们仍会讨论不已,重新点评彼此的战略得失,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热血少年,谁也不服谁!于是下次再战,再见分晓。那时一幕幕现在还是隐形深刻,我曾经“指挥”的几场经典战役,也历历在目。

当我厮杀在艾泽拉斯,红警的记忆尘封已久,今天重新看到这个红警新版本的视频,基洛夫飞艇还可见昨日模样,不禁又想登录红警3,重新捍卫苏维埃政权,对抗北约集团的入侵!好想再次和往日的好友再次对战……孰优孰劣,再见分晓!
[ad#c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