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给爸爸打了个电话,也不是很长时间,爸爸忙于卸水泥,也就没有多聊。其实这个电话不需要多长时间,也无关说些什么,一个电话响起就是想告诉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心里其实时常在牵挂着你们,我爱你们。

儿子现在长时间的远离你们,有时候也真称不上是儿子,儿子这时只是一个符号了!不在眼前,感觉不到存在,既不能逗你们开心,也不能惹你们生气,只是在不断的侵吞这你们的积蓄而已。

明明时常告诉我,她经常和她爸爸妈妈打很长时间的电话,聊很多东西,张家长李家短,而我每次打电话都感觉缺乏话题,不知该说些什么。我知道如何生活,如何工作,如何学习,遇事我都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不想太多请示家长。男人之间也不喜欢闲扯些家常,说些闲话,肉麻的话也更说不出口。所以这个电话没话说就一点也不奇怪了。但这个电话还是要打的。

 

今天是我的农历生日,十月初十,很不错的日子。感觉因为这个出生的日子,在我的基因里有了几分完美主义和理想主义。

中午老爸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忘了今天还是我的生日,我说没有。我是幸福的,至少有三个人会很在乎这一天,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女朋友,在他们的日历上特别的加以勾画。爸爸妈妈今天还是老规矩,无论我有没有在家,都会在每年我的生日那天包包子,其实我已经有好多年没在家过生日了!“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想来惭愧!

这些年的生日都是和舍友、朋友一起过的,今年是来川大的第一年,宿舍四个人很快打成一片,很喜欢我们现在的新家。我也是宿舍第一个过生日的。昨天我们定了蛋糕,买了不少东西,下午大家都下了课回到宿舍,一起为我庆生,好热闹。一块分享蛋糕,分享零食,分享电影,分享幸福。当一个蛋糕分开来吃的时候,它就变得更大更圆满了!

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