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赎罪》海报

关于爱情、战争、嫉妒、赎罪……,内容丰富,画面美丽。不凡的叙说和长镜头……还有我十分喜欢的漂亮女主角【凯拉·奈特莉 Keira Knightley】(已经看过她好几部电影了,就是加勒比海盗中那位美丽勇敢的女主角,这部戏里也是一贯的敢作敢为,敢爱敢恨。)

到豆瓣看看这部电影的影评吧!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950148/

看看新浪的影片介绍

http://ent.sina.com.cn/m/f/atonement/index.html

电影《赎罪》剧照
电影《赎罪》剧照
电影《赎罪》剧照

 

陈同文在校内网上点我的名了,要求我回到以下问题,答案如下:

1)点你的人是:
陈同文

2)你们的关系是:
四年的大学舍友,一起在一个屋里住四年的时间,那是什么概念啊!

3)你觉得周围的人认为你是个怎样的人:
老实孩子,脾气比较好,做事比较认真负责,还有不少缺点我就不说了!

4)自己喜欢的个性是:
有责任感,有情有义。

5)相反的,讨厌的个性是:
冷漠

6)自己想成为的理想类型是:
热情、幽默、睿智

7)给关心自己、喜欢自己的人大喊一句吧:
谢谢你们的关心和肯定,带着感恩的心,我会过得更幸福,更有意义。

8)如果在事业和爱情上只能选择一种,你会选哪个?:
事业是很重要的,没有事业的根基,爱情就要变味了!没有事业根基的爱情,那是不负责任的爱情!

9)你最讨厌的异性风格是哪种?:
狭隘,没胸怀,不知尊重和理解!

10)当下要做的事情?:
静下心来,掌握好自己,搞好自己的学业,为开始的事业打好基础!

我就不点其他朋友的名了,这些问题都是一些很头疼,又很说不明白的问题。陈同文在自己的日志上搞了这个点名活动,还“点评”了很多好朋友,读着陈同文的日志让我感觉还是暖暖的。

陈同文把我列在了第一个名字,自然我要好好的来回答一番这些点名的题目。也算起个带头作用吧!

经历了一次感情的挫折,陈同文这半年变化不小,在校内网上时常发表自己的日志,我当然是他的一个“热心读者”,也许现在的生活给了他更多反思的时间,他写了自己很多的反思,尤其是对感情,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很少听他谈论自己的感情。现在却表现的“感情细腻,富含思考”!这再次让我见识了爱情的力量!

面对感情的挫折,我们的同文没有抱怨,没有愤恨,没有责备,她选择了理解,他选择了自身的反思,他选择了新的开始。我想这难道不是一种智慧的表现吗?

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我们都要面对一个抉择,面临众多的选择,众多的机遇和挑战,好多从未面临的困难迎面而来,没有给我们很多思考的时间,没有给我们“实习”的机会。我们可能都不会给自己的表现打高分,但我们都在努力,都在争取“做好”!无论结果怎样,我们只要没有趴下,我们就是好样的,先站稳了,我们才可以去追求更大的成功,不是吗?

 

龙应台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原文链接:http://www.infzm.com/column/zljj/200712/t20071212_32348.shtml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