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石文化与平度

李树

岳石文化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考古的重要发现,按照国际惯例,以首次发现的遗址所在地的小地名--山东平度东岳石(村)命名。岳石文化是山东省境内继“龙山文化”(1930年在章丘龙山发现)、“大汶口文化”(1959年在宁阳大汶口发现)两种最重要的考古“文化”之后的又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考古发现。

此前的考古发掘和研究,虽然已对“海岱地区”(包括山东省及苏北的徐淮一带)的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系统,即公元前4500年到公元前2000年期间的社会面貌有了相当明确的认识,但对大汶口文化之前和龙山文化以后的情况所知仍然不多。七十年代,“北辛文化”(滕县北辛村)的发现和研究,为探索大汶口文化之前的历史,打开了通道,岳石文化的发现和研究,则对了解和认识山东龙山文化以后的海岱地区尤其是胶东半岛地区的文化面貌,开辟了新的途径。由于岳石文化的历史年代(经C—14测定为公元前2000年--公元前1600年)与中国古代典籍记载的夏代基本一致,其时的海岱地区在古代典籍中只被笼统地称为“东夷”而少具体史料,所以岳石文化的发现,不仅“填补了山东龙山文化和商文化之间的空隙”(1),而且“翻开了夏代东方考古文化研究和夷夏关系研究的新篇章”(2)。

岳石文化最先发现于平度,极大地提高了平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知名度,可以说,岳石文化是平度的骄傲。平度,应该进一步地了解岳石文化,宣传岳石文化。本文仅就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做简要介绍,并对岳石文化与平度,做一点粗浅的解说。

一、岳石文化的发现及其命名

第一个岳石文化遗址在平度城北25公里大泽山西麓的东岳石村东,原在岳石河(今称淄阳河,旧县志作药石河)北岸,现位于淄阳水库(俗称岳石水库)东北隅。最初是1959年秋冬修淄阳水库时发现的,其时人们缺少考古常识,只重视上层出土的一些战国墓葬中的铜器,而遗址下层里的许多陶器等却遭毁坏。到1960年夏,中科院考古研究所山东考古队对遗址残余部分进行了科学的发掘,仍然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1962年第10期的《考古》杂志发表了《山东平度东岳石村新石器时代遗址与战国墓》的考古发掘报告,首次公布了岳石遗址出土文物,介绍了“一群前所不见、有别于龙山文化的典型品”(3),揭示了其有别于龙山文化的显明特点。但因当时尚未发现另外的同类遗址,资料尚不完备,所以暂时只能把它归于龙山文化的一个类型。

岳石遗址发掘报告的公布,开始引起了考古学界的重视。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在山东各地陆续发现并发掘了和岳石遗址属于同一类型的许多遗址,尤其牟平照格庄的发掘(4),泗水尹家城的前后共四次发掘(5),出土文物极为丰富,经考古学界深入研究,自1979年就有学者提出将岳石类型独立为晚于龙山文化的另一种“文化”的主张,到1981年,严文明先生正式提出“继龙山文化之后发展起来的,在鲁中南不甚清楚,在胶东则是以平度东岳石遗址为代表的一类遗存,不妨称之为岳石文化”(6)。此后,泗水尹家城遗址的第二、三、四期的连续发掘,获得了更丰富的文物,更证实了典型的龙山文化之上叠压着很厚的岳石文化层,而所有岳石类型的文物经C—14检测证明时间的一致,以及对岳石出土文物与龙山出土文物的继承和发展关系的进一步分析研究,都使考古学界的认识趋向统一,到80年代中期,岳石文化是上承山东龙山文化的又一种考古“文化”,便成了考古学界的共识。

现在,在海岱地区尤其胶东半岛上已经发现的岳石文化遗址已达四五百处。不过,从东岳石遗址出土,至今毕竟不过40年,许多具体问题尚待进一步地探讨,有待于新资料的继续充实和研究的更加深入(7)。因为关于岳石文化时期的东夷族与其同时代的中原夏王朝之间的关系,在中国古籍中记载甚少,所以深入地研究岳石文化,必将有助于解开夏王朝的许多历史之迷。

二、岳石文化的基本特征

考古学范畴内的“文化”,(主要用于尚无文字记载的“史前时期”)是指同一历史时期内的多处遗址的遗迹、遗物的综合体。而同一类型品如用具及其制造技艺等,则体现为同一种“文化”的主要特征。据考古学界的研究,已知岳石文化的主要特征有:

岳石文化的泥质陶主要为灰陶和黑陶。与龙山最大的差异是岳石陶器的胎壁厚而火候较高,龙山文化最具特色的蛋壳陶和常见的典型器物“鬶”在岳石文化里消失了。岳石文化则出现了子母口三足罐和舟形器等龙山文化不见的新型陶器;岳石文化里最常见的袋足肥大的“素面甗”与龙山后期开始出现的“甗”,其形制也很不相同。上述岳石文化陶器的情况,证明了岳石文化是上承山东龙山文化而发展起来的海岱地区的一种重要的“文化”。

岳石文化的另一重要特征是在泥质陶器上施加彩绘(有红单彩和红黄白多彩)而成“彩绘陶”,这是前所不见的。虽然“彩绘陶”的烧制技术并不比“彩陶”的烧制难,但是“从文化史的角度考察,彩绘陶的出现大致晚于彩陶,而具有更深刻的历史意义”。因为“具有实用功能的陶、石器,一旦被施以彩绘,就失去了实用性,而变为礼仪用具--礼器”(8)。这是社会发展进步了的具体反映。

岳石文化的石器形态的变化,主要是由先前的圆形钻孔发展为或单或双的方形凿孔的石器农具的出现,这种新的石器农具,标志着农业生产工具的进步和生产能力的提高(9)。

岳石文化中出现了青铜器(照格庄和尹家城都有发现)。有论者认为这是石器农具得以发生突破性进步(用青铜器凿孔代替了以前的以石钻孔)的重要原因。而且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岳石文化里没有了龙山文化中那种技艺高超但纯属装饰和祭祀用的而非日常用具的“蛋壳陶”,因为“在新石器时代,制陶业既是基本的又是尖端的社会生产部门,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陶器制造上,礼器及一切显示权贵身份的高级器皿,多仗制陶业提供。而冶铜业一旦出现,制陶业日益屈居次要地位”,所以,“岳石文化泥制陶的轮制技术及烧制火候并不比龙山文化低,但其造型及装饰却较龙山文化逊色”(10)。

三、岳石文化的价值

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仍在深入,岳石文化的重要价值也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其价值至少已经有了如下几个方面:

(一)为中国古代文明形成的多元化,提供了又一个重要的有力证据。

现存中国最早的一些古代文化典籍,主要是由周代史官撰写经由春秋、战国以至汉代人整理或编纂而成的。其影响后世最为广泛深远的如《尚书》、《诗经》、《春秋左氏传》等,所述远古史迹都是以华夏地区(即今黄河中游平原地带的晋、陕、豫一带)的夏、商、周三代为中心,而对其周边的所谓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地区所记甚少,影响所及,便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中华文明起源的一元论几乎成了无可动摇的定论。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使对于中国传统经学进行了勇敢的挑战,对于中国古代史研究起了重要革命作用的“古史辨派”,也仍然认为直到春秋战国之世,中原地区的七国尽向四边开拓,“于是中原文化所被的地方就广,中原人民移徙到边区的就远,而有方三千里的‘中国’涌现”。这种传统的中原文化中心说、中华文明一元论,直到五十年代,仍在史学界占有统治地位。

早在二十年代,由仰韶文化的发现,形成了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中游和“中国文明西来”说(11);到三、四十年代,因龙山文化的出土,又形成了“仰韶、龙山二元并立”说,并否定了“中华文明西来”说;接着,又确定了龙山文化的年代后于仰韶文化,并明确了龙山文化的分布范围远比仰韶文化广泛。但是由于河南安阳“小屯文化”遗址大量甲骨文字等文物的出土,“小屯文化”与龙山文化之间的承接关系又极为密切,致使人们对中华文明源于华夏地区的看法,迄未改变。

其实早在三十年代发现的辽宁赤峰“红山文化”和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已经为中华文明多元论提供了可靠的基础,新中国成立后,考古事业突飞猛进,除了中原地区先后在郑州东南郊发现“二里冈文化”(1952年)和在偃师县发现“二里头文化”(1959年)等属于夏商时代的中原文化外,更在古代的“四夷”地区陆续发现了浙江嘉兴马家浜文化(1959年),山东宁阳“大汶口文化”(1959年),山东平度“岳石文化”(1960年),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1973年)、四川广元“三星堆文化”(1980年)等许多不同于中原文化的古代文化,而有了C—14检测年代法,这些新发现的“文化”的年代,很快就可得到明确的判定,这就越来越明显地动摇了“中华文明一元论”和“中华文明只源于中原”说的根基。到1977年,中国考古学奠基人之一的夏鼐先生便说:“从前一般的看法,多倾向于我国新石器文化起源于黄河中游的中原地区,然后向四周传播”,但由于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一带也发现了年代很早的与黄河流域文化类型不同的农业部落遗址,“表明它们有不同的来源与发展过程,是与当地的地理环境适应而产生和发展的一种或一些文化。” (12)对于海岱地区,到八十年代中期夏鼐先生更具体地指出:从北辛文化到大汶口文化,到(山东)龙山文化,再到岳石文化,“山东地区史前文化的发展,自有其演化的序列,与中原地区的和长江下游地区的各不相同”(13)。徐旭生先生在他1985年定稿的《中国古史传说》中,则得出了“华夏、东夷、苗蛮三个集团是秦汉间所称的中国人的三个主要来源”的结论。可以说,包括岳石文化在内的一系列重大的考古发现已经证实,中华文明的形成并非传统所说的“中原地区一元论”,而是由华夏及其周边地区的多元文化长期交汇融合而成的多元一体。毫无疑问,当年创造了并不逊色于中原文化的东夷先民们,非但不是传世古代典籍中所说的愚昧落后,恰恰相反,他们对于中华民族的形成和灿烂的古代中华文明的发展,同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二)为深入研究东夷文化和夷夏关系揭开了新篇章。

中国古代史籍中称华夏(中原)地区之外为“四夷”(《周官·毕命》、《礼记·王制》、《后汉书·东夷传》均有此说)。“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南方曰蛮,雕题交址;西方曰戎,被发衣皮;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由汉代儒士撰写的《礼记·王制》里这段关于“四夷”的记载,基本上表述了周人对于非华夏人的看法,含有明显的轻蔑之意。经过儒家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占据主导和统治地位长达2000余年之久的影响,便形成了“四夷”愚昧落后,无文化可言的错误观念。在旧时代,自幼受“四书”、“五经”熏陶的胶东半岛人,也都是以华夏嫡传自居,而把实系自己先祖的东夷先民们称为“野蛮”人了。

帮助人们揭开历史帷幕,逐步使古代的东夷文明的真相得以复现,主要得力于考古学的发展。

从历史发展和民族融合来看,“东夷”和其他“三夷”有一个不同的特点;即“蛮、戎、狄”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都有复杂分化,它们之中有的部分被华夏和以后的汉族所同化,如属于“南蛮”的“百越”和属于“北狄”、“西戎”的许多部族;有的部分则演化为今日的少数民族,如现在云南的许多少数民族都是“南蛮”的后裔。唯有古代的东夷,因其特殊的地理境遇(东滨大海),在经过夷夏争雄的辉煌阶段之后,再历商、西周到春秋后期,便和华夏族完全融而为一了。

在中国史学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即有人重视东夷历史的研究,如傅斯年、蒙文通、徐旭生等,都把东夷提到了与华夏等同的高度。考古学的发展,到今天已大体确定了“山东的史前文化,至少从新石器时代起,即从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到(山东)龙山文化的整个时期,都应属于东夷远古文化的系统。”(14)对上承(山东)龙山文化的岳石文化的研究,则已证明了“岳石文化实即夏代时期的东夷文化”。(15)而随着对岳石文化研究的深入,夏代时期东夷人所创造的古代文化的特征(见本文第二部分)及在当时人类历史上的领先成分(如农具的先进、早期的青铜冶炼等),也在越来越多地为人们所认识。

结合考古研究来认识古代传说与古籍所记夏、商中原王朝与东夷关系的零星资料,也有许多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世界历史进入近代以后,欧洲人建立起他们的“世界文化欧洲中心说”,往往有意或无意地轻视或无视包括古老的中华文明在内的东方文化。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外国史学界仍是根据“小屯文化”(主要是对甲骨文的无可争辩的研究),来确定中华文明始于殷商,而无视中国古籍对夏代的记叙,将夏代放在“史前时期”。这也就成了为什么中国要集中以考古学界为主的多方面的学术力量来完成夏商断代研究的重要原因。于是岳石文化的发现及对它的深入研究,也就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三)为研究海岱地区尤其是胶东半岛一带的古代历史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上古史籍中所记东夷事既少且略。《竹书纪年》有“夷有九种: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尚书·禹贡》有:“岛夷皮服”(《冀州》),“嵎夷既略”、“淮夷蠙珠及鱼”、“莱夷作牧,厥篚檿丝”(以上《青州》)等。《尚书·尧典》有:“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后世学者对这几段简略的文字的解说,纷纭不一,难成定论。不过,认为“莱夷”属今胶东半岛,“嵎夷”属今淄潍流域,则大体成为共识。

《竹书纪年》、《尚书》、《诗经》、《春秋左氏传》、《楚辞·天问》里有一些有关夏商王朝与东夷关系的零星记载,都是以中原为中心的。《竹书纪年》有:“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诸夷入舞”。《左传·襄公四年》记载晋国的魏绛叙述夏与东夷事较多:“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夷族首领后羿曾因夏民对夏王太康怨恨,而伐夏,攻取夏都。但是“(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专任寒浞,以致寒浞杀羿而代之。“(寒)浞又恃其馋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其子浇攻灭斟灌,封浇于过;又封其子豷于戈。后来,太康之子少康借有鬲氏之助,攻灭寒浞,夏得复国。这段记载大体上反映了夏代中期夏与东夷势力相互消长的复杂关系。据著名《左传》专家晋代杜预注释,“寒”在今潍坊寒亭,“过”在今莱州过西,“斟”在今寿光,“戈”在今河南东部,“鬲”在今鲁西北平原县。(16)可知夏与东夷这段历史中夷族主要人物主要居住在今淄潍地区和莱州、平度一带。可以设想,如果对这一地区的岳石文化遗址进一步地开展有计划的发掘,则很有可能找到当时夷族聚居的村落以至城郭,那就必将把东夷文化和夷夏关系的研究,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史学界和考古学界认为,继岳石文化之后的“海岱地区的历史是商夷斗争、商朝政治势力以压倒优势步步东进的历史,是东夷文化与代表中国古代文明的商文明急速融化的历史”。(17)“到商代晚期,华夏系统的商文化已侵入到东夷文化的腹地”。青州苏埠屯商代大墓的出土可为明证,但是“胶东半岛的文化面貌基本还是东夷的,很少见到商文化的因素”。“在商代,整个胶东都还是东夷天下”(18)。所以有学者认为在胶东,岳石文化的下限当及于商代的中期。而古史记载半岛的莱夷人和他们所建立的莱国,则是在经历了西周王朝,直到春秋中期,才最后被齐国所并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莱夷与齐国的融合过程中和融合以后,齐国的国力迅速增强起来,即齐国的经济繁荣、军事强盛、文化发达,都是与半岛上的最后的东夷文化的融入密不可分的。所以对于半岛地区的岳石文化的深入研究,将会进一步地揭示夏、商以至周代,半岛地区的历史面貌,并进而具体地弄清半岛先民们对于中华古代文明所做出的贡献。

四、岳石文化与平度

与所有的考古“文化”的发现一样,岳石文化之最先在平度东岳石村出土,虽有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一种“文化”最早发现的遗址,一般都在该“文化”分布范围的中部地带,而不在其边缘区,现已发现的岳石文化分布区域,也证实了这一点。

东岳石村今属平度市大泽山镇。四十年前未修淄阳水库时,岳石河(古称药石河,今称淄阳河)从村南流过。岳石河源出胶东名山大泽山主峰之阳,汇千峰万壑之水,出大泽山西麓,流经东西长20余里、南北宽三二里不等的平缓河谷地带后,进入平(度)西平原,西入胶莱河。东岳石村恰好座落在丘陵与平原的接合部位。

岳石河流经的大泽山西麓以下的山谷地带,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河北岸山丘连绵,构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形成了一个较其四围地带气候温和雨量适度的小流域气候区域。沿河两岸的冲积土壤,十分肥沃。河流上源及两岸低山,林深草茂,保证了河水常年充盈。现存清初著名诗人赵执信《药石水》诗有句:“葳蕤生幽谷,馥郁滋长川。微风引香远,皎日临波寒”。在这位恃才傲物的名士眼中,这里乃是山川秀异大自然锺灵毓秀的所在。

这种特殊美好的自然条件,不仅使得今天的大泽山区淄阳河畔成了举世闻名的葡萄之乡,而且根据岳石文化的发现,可以断定,早在远古时代,这一段河流沿岸的生态环境就格外优越,气候宜人,河水充足,土质肥美,林丰草茂,鸟兽众多,水族滋繁,正是先民们发展渔猎和农耕的最理想的场所。于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长河里,这种地点也就必定很早就成为先民们选址定居建造聚落的地方,东岳石遗址便很有可能就是距今4000---3500年前平度先民的一个聚落。随着近年来平度西前庄等岳石文化遗址的陆续发现,更证明今天的平度淄阳河流域必定是当年莱夷先民们的一个主要的生息地域。

前已述及,现存古籍中有关夷夏关系的一些重要夷族首领活动的地点寒、过、斟等地,都在距岳石遗址一二百里之内。由此可以推断,在这一地区尤其是今平度西北境一带,很可能存在着非常丰富的岳石文化地下埋藏物。据此,我们也就有充分理由,吁请考古学界今后更加重视对平度境内的考古发掘和研究。

由于东岳石遗址出土的时代背景(1959年冬大跃进时)及其偶然性(修水库时发现而非考古工作者的寻觅所得),当年出土的许多陶器被毁坏,后来遗址的大部被淹入水库;只是遗址最上层的几处战国墓葬中的一些铜器当时曾被收存,也因未得到考古文物部门的及时鉴定和保护,以致后来流失无考。虽然1960年经由中科院考古所山东队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所获仍颇丰富而且极其珍贵,且经研究,认识了它的价值,但其遗址未得完整的保存,在以后的十年浩劫时期,更不可能得到完善的保护。与山东境内的其它著名文化遗址,如三十年代出土的“龙山”,五十年代出土的“大汶口”以及七十年代出土的胶州三里河大汶口文化遗址等相比,东岳石遗址的遭遇是很不幸的。如今,中国考古发现的许多“文化”的第一个遗址,如仰韶、大汶口、龙山、良渚、河姆渡、三星堆、二里头、二里冈、小屯等等,大都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而东岳石遗址现仅为省级,也显然是低了。

所幸自改革开放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省、市、县各级政府对岳石遗址的保护,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都日益重视起来。1993年,由社科院山东考古队、青岛市文物局和平度博物馆联合进行了东岳石遗址的第二次科学发掘,出土文物相当可观(发掘报告尚未发表)。近几年来,在青岛地区,平度、即墨、城阳、胶南、莱西等地又陆续发现了十几处岳石文化遗址。凡此,都预示着对岳石文化的研究与认识,即将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而做为保存古代东夷文化时间最久包括今平度在内的胶东半岛地区的先民们对于中国古代文明所作的贡献,则将清晰地显现其历史的本相,从而得到公正合理的评价。(写于1999年6月)

陈爽 《文史知识》2002年第4期

古籍的全文检索是网络文史应用最为直接和最为有效的手段。就目前状况而言,网络文史资源分布极不均衡,最主要的古籍全文检索系统几乎全 部集中在台湾。由于近几十年大陆古籍整理成绩斐然,台湾网站的数据库底本大部分采用了近年来大陆出版的标点和校刊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检索系统也是 两岸学者共同的心血结晶。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旧称瀚典全文檢索系統)是迄今最具规模的中文古籍数据库,也目前网络中资料整理最为严谨的中文全文数据库。它包含整部二十五史、整部阮刻十三经、超过2000万字的台湾史料、1000万字的大正藏以及其它典籍,合计字数13400万字,并以每年至少1000万字的速率增长,蔚为壮观。

汉籍电子文献所有资料包括二十五史、诸子、古籍十八种、古籍三十四种、大正新修大藏经、上古汉语语料库­—— 摘要(《论语》、《孟子》、《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老子》、《商君书》、《管子》、《晏子春秋》、《孙子》)、台湾 方志(通志、府志、县志、厅志、采访录、一般志书与舆图、补阙)、台湾档案、台湾文献、文心雕龙(《文心雕龙义证》、《文心雕龙考异》、《文心雕龙 注》)、佛经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清代经世文编(贺长龄《清代经世文编》、葛士浚《清代经世文续编》、《盛康清代经世文续编》)、 新民说、中华民国史事日志、姚际恒著作集、词话集成(《时贤本事曲子集》、《复雅歌词》、《拙轩词话》、《浩然斋词话》、《乐府指迷》、《吴礼部词话》、 《艺苑卮言》、《爰园词话》、《七颂堂词绎》、《填词杂说》、《金粟词话》、《铜鼓书堂词话》、《雕菰楼词话》、《介存斋论词杂着》、《乐府余论》、《双 砚斋词话》、《问花楼词话》、《词径》、《雨华盦词话》、《词论》、《近词丛话》、《饮冰室评词》、《近代词人逸事》、《彊村老人评词》、《窥词管见》、 《词概》、《珠花簃词话》)、新清史·本纪、乐府诗集、闽南语俗曲唱本《歌仔册》、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此处删除三行乱码]

在汉籍资料库的一级栏目的最后,有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是为普及文史教育而向台湾大中小学师生免费开放的,其中包括了许多文史研究的重要典籍,总量约7000千 万字,占整个汉籍资料库文献的一半。除二十五史和十三经的部分内容外,还包括中诸子中选出的《抱朴子内篇校释》、《庄子集释》、《东观汉记校注》、《国 语》、《古本竹书纪年辑证》、《墨子闲诂》、《列子集释》、《晏子春秋集释》、《四书章句集注》、《战国策》、《老子校释》;从古籍十八种中选出的《新校 搜神记》、《齐民要术校释》、《洛阳伽蓝记校注》、《颜氏家训集解》、《山海经校注》、《通典》;从古籍三十四种中选出的《太平经合校》、《鬼谷子》、 《孔子家语》、《艺文类聚》、《论衡校释》、《九章算经点校》、《周髀算经》、《吴越春秋》、《朱子语类》、《楚辞补注》、《文选》、《古小说钩沉》、 《世说新语》;从大正藏中《百喻经》、《法句经》、《佛说父母恩难报经》、《高僧传》、《续高僧传》等。

资料库包含层级式目录,可经由目录、页码调阅正文或逐段、逐页浏览正文 或藉目录限定检索范围以任意字词、字符串进行快速检索取得完整的检索结果。浏览者可选择某一部古籍单独查询,也可选择多部古籍综合查询。查询结果以段落显 示(显示检索语词所在的段落正文,并将所检索的语词用红线标出)、列表显示(显示检索语词出现的次数以及每一条所在的卷数和页码)。检索结果包括“检索条 列”、“检索报表”、“部分/全段显示”几种选择,如选择全部二十五史,输入散骑常侍,短短一两秒内,便能找到3743条符合条件的相关资料,通过其中“检索报表”则可以将这三千多条资料在一个网页内全部列出。

汉籍资料库的最突出特点是内容全面,版本精赅。如二十五史所选用的录入底本,是台湾鼎文公司翻印的大陆中华书局点校本(台湾称为“新校本”),多名台湾学者参与了校订工作,每部史籍都经过至少4次校阅。对于校阅中所发现有疑误的文字,经查对该书三种以上之主要版本(如百衲本、武英殿本、汲古阁本等),并参照中华书局校本,确定系点校本排印时未校出的错字,或所据以排版的刻本误字时,始加以更动。而资料库的所收录的先秦诸子,底本也多选用了大陆中华书局近年整理出版的“新编诸子集成”本,部分古籍还收录了多种的整理版本,如《文心雕龙》就有三种版本之多。

遗憾的是,汉籍资料库的程序内核开发较早,不支持复合检索(布尔检索)。此外,由于资料库完成时间先后不同,在目录结构上缺乏有效的整合,网页导航支蔓众多,缺乏完整的内容介绍,许多不熟悉的浏览者很难摸到门径,许多重要的资料库被隐没在层层页面之下。

故宫寒泉检索系统

这一检索系统是由台湾陈郁夫先生主持开发,因网页和系统资料存放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服务器内,故而称为“故宫寒泉”。

寒泉的全部资料包括十三经、二十五史、先秦诸子、全唐诗、宋元学案、明 儒学案、白沙全集、四库总目、朱子语类、红楼梦、资治通鉴、续通鉴等。就规模而言,尚无法与汉籍资料库相比,且不能浏览原文、但有通鉴、续通鉴这样的“特 色收藏”,更难能可贵的是,系统支持复合查询,对文史研究尤为实用有效。

台大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这个系统是台大佛学资料库的一部分,台大佛学研究中心的研究主题包括佛教哲学、历史、文学、艺术,文献资料横跨中西,在目前网络佛教资料库中最为完备,可做佛学书目、期刊原文检索,并有多种语文佛典原文,汉文部份可做检索。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CBETA 电子数据库是以日本大藏出版株式会社《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卷至第85卷为录入底本。系统支持复合检索,以大正藏各分册为单位分别查询,不能一次检索全部分册。

汉籍资料库的大正藏检索系收费服务,而台大的大正藏检索则是免费服务。此外,系统还提供多种格式的大藏经文档下载。但目前整个系统还处于测试阶段,文字校刊、检索功能都不够理想。

简帛金石资料库

简牍帛书是本世纪重大学术发现之一,简帛资料信息量大、研究成果分布零 散,即使是专业研究人员,也很难在短时期内将难将大量文献资料收集齐备。与简帛资料的整理考释工作相比,检索编制工作相对滞后,海内外尚未出版一部权威性 的简帛资料索引。由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文物图像资料室开发的简帛金石资料库,收集了大陆、台湾和日本的40余种资料,包括了已经整理出版的先秦至魏晋的简牍、帛书、碑刻、官印、镜铭等,还收录了相关的书目、索引等,总字数达3,401,684字, 内容极为丰富,既包括《睡虎地秦墓竹简》、《居延汉简甲乙编》、《居延新简》、《敦煌汉简》等大型报告,也包括了近年来散见于各种文物考古刊物中有关新出 土的张家山汉简、尹湾汉简的部分释文,还有大陆学者难得一见的《两汉镜铭集录》等内容。大部分资料的底本,选择了大陆学者的研究成果。分全文和书目两部 分,可进行复合检索,输出方式包括释文、编号、所在图书页码等。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古籍数据库

这个系统开发较早,近年内容没有太多更新,内容包括历代名臣奏议、红楼梦、中国诗词(古诗十九首、汉乐府等)、唐诗三百首四个数据库。内容不多,但非常实用。

台湾元智大学“网络展书读”中华典籍网络资料中心

这一资料库由罗凤珠先生主持开发,以中国古典文学资料为主要特色。包括 诗经、全唐诗、唐宋词、宋诗、台湾古典汉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多个各自独立的全文检索系统。其中唐宋词全文数据库收录唐五代词二千五百余首,全 宋词近二万首;宋诗包括资料内容包含苏轼、晁补之、陆游、范成大、杨万里、王禹偁、范仲淹、晏殊、梅尧臣、欧阳修、苏舜钦、苏洵、王安石、苏辙、邓忠臣、 秦观、黄庭坚、贺铸、陈师道、张耒、李廌、晁说之、王令等宋代名家诗全文。检索系统大多支持复合检索,并根据不同的文学体裁的特点,在检索选项上加以变 通,使查询更为便利。如唐宋词检索,可依作者、词牌、词序、词题、词文、词文等进行检索,其中作者可用作者本名、字、别号等检索,检索结果可列出该作者生 平资料、作品目录及浏览全词;词文可使用关键词和模糊句检索。宋诗检索提供了作者、诗题、诗句、综合检索等几个栏目。例如要查苏轼的诗作中有关茶的诗句, 先到宋诗的查询页,若用诗句检索,将会得到所有宋诗人的相关诗句,但若用综合检索──作者栏输入“苏轼”、诗句栏输入“茶”,就可找全苏轼所有品茗说茶的 诗五十首;在诗题项目上点一下,就可看到某首诗的全文,十分便捷。

以上介绍的几个网络古籍全文检索均属台湾网站。除了内码显示和繁体输入等问 题,大陆学者使用这些数据库还存在某些障碍:古籍中的缺字要通过浏览者安装系统提供的造字档案来补足,因编码区位不同,大五码造字档案与大陆的简体中文造 作系统不能兼容,加上大陆与台湾网路连接不够稳定和通畅,大陆的教育网无法直接访问台湾网站,大陆学者使用台湾有偿资料库尚没有确定的中介机构,从而造成 了一定程度的资源浪费。

相对而言,台湾研究机构在古籍数字化方面起步较早,在资金投入、软件开发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而大陆学者和学术机构在版本占有、校勘整理等方面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两岸学者共同合作,开发多内码、跨平台的网络古籍检索系统,应成为大势所趋。

【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网址】

台湾中研院汉籍电子文献  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史语所中文资料库  http://www.ihp.sinica.edu.tw/database/index.htm

史语所简帛金石资料库  http://saturn.ihp.sinica.edu.tw/~wenwu/search.htm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http://ccbs.ntu.edu.tw/cbeta/result/search.htm

故宫寒泉资料库  http://libnt.npm.gov.tw/s25/index.htm

诗经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NPB/home.htm

全唐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TS/HOME.HTM

宋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SS/HOME.HTM

唐宋词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TST/HOME.HTM

台湾古典汉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cp

红楼梦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HLM/retrieval/database/database.htm

三国演义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an/bin/s_full.HTM

水浒传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hz/bin/s_full.HTM

 

原标题: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简介

来自:http://xiangyata.net/data/articles/f02/79.html

众所周知,就象佛教认为历史上有释迦牟尼这个人,基督教也认为耶酥是实有
其人的。根据圣经中的“马太”福音的说法,耶稣生于犹太王希律时期。希律死于
公元前四年,所以耶稣的生年不会晚于这一年。耶稣在三十岁左右开始传教,被犹
太罗马总督彼拉多判处钉十字架。彼拉多的执政时期是从公元后二五年到三六年,
一般认为耶稣死于在他开始传教后不久,公元三十年左右。

如果我们把耶稣当做一个历史人物来考察,就不能象基督教教徒一样盲目相信
福音书的说法。要知道福音书的记载是否可靠,我们必须考证:

一、是否有可靠的旁证材料?也就是说,在福音书成书之前或成书后不久,有
没有非基督教的资料记载耶稣的生平?至少也应提及耶稣之名?这样的材料是真实
的,抑或是后来的基督徒篡入的?

二、如果没有可靠的旁证材料,福音书的记载是否可靠?福音书是不是亲眼见
过耶稣的人所写?福音书共有四篇,其记载是否一致?抑或充满了互相矛盾,难以
自圆其说之处?

如果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么耶稣的历史真实性就非常不可靠。
现在让我们具体地讨论一下这些问题。
一、有没有可靠的旁证材料?

根据福音书的说法,耶稣的案子轰动一时,由罗马总督彼拉多和加利利统治者
希律(这是另一个希律)亲自审判,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案。罗马各地的总督每年
都要向罗马皇帝汇报政绩,写成年度报告,称为acta,象这样的大案应该记载
在acta中。但是历史学家们翻遍罗马档案,却找不到有关这个案子的任何记载
。罗马官方的文献也没有耶稣的任何记载。实际上,不管是根据罗马法律还是犹太
法典,按照福音书中的耶稣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可能被判处死刑。

正史找不到耶稣的蛛丝马迹,那么“野史”呢?显然,如果这类野史写得越早
,越靠近耶稣生活的年代,可靠性越高;如果写得太晚,是在福音书已广泛传播之
后写的(福音书的成书年代大约是公元70年到135年),就很可能是根据(或
针对)福音写成的,也就算不得旁证了。

耶稣时期犹太最著名的历史学家是犹太教徒约瑟夫(Josephus),在
他的主要著作《犹太人的古代史》中,耶稣的名字仅仅被提到了两处。

第一处比较详细地介绍了耶稣的生平,说他是救世主,被彼拉多处死、在第三
天复活,应验了上帝的预言等等,似乎与福音书完全吻合,而这本书的写作年代大
约在公元90年,不比福音书晚。但是,几乎所有的研究圣经的学者,包括那些笃
信耶稣的存在的保守派学者,都一致认为这一段是后来的基督徒伪造篡入的。第一
,它跟上下文没有任何的关系。上下文记载的都是犹太人所遭受的灾害,这一段所
述显然称不上什么灾害,它的篡入影响了行文的通顺。第二,它完全以一个基督教
徒的口吻写成,与作者的犹太教徒的身分格格不入。

另一处很短,是间接提及耶稣的,是说大祭司亚那(Ananus)审判“被
称为基督的耶稣的兄弟,名叫雅各”以及其他人,判处用石头把他们砸死。二世纪
的著名神学家奥利金(Origenes)曾经明确断言约瑟夫不相信耶稣是基督
,所以我们很难想象为什么约瑟夫在这里提到耶稣时要特地声明他被称为基督。这
一处和前面的那段一样,在犹太版的《古代史》都没有,只存在于基督教的版本。
因此不少圣经学者也认为这一处也是后来的基督徒伪造篡入的。值得一提的是,约
瑟夫在书中介绍了其他被视为救世主的宗派领袖和他们所行的神迹,很详细地介绍
了施洗者约翰的事迹,如果耶稣真有其人,为什么仅仅被这么间接提到一次?约瑟
夫既然介绍其他的救世主,介绍约翰,怎么可能不直接介绍“被称为基督”的耶稣
呢?考虑到《古代史》一书在其他许多地方都被基督徒篡改,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
这个奇怪的间接提及也是伪造的。为什么基督徒觉得有必要篡改这部名著?是不是
因为对耶稣的真实性信心不足呢?

约瑟夫不是唯一一个被发现“提及”耶稣的犹太历史学家,但是除他之外与此
有关的犹太历史文献都写于二世纪之后,那时福音已传布开了,而有些资料很明显
的就是为了对抗福音而写成的,比如Tol’doth Jeshu记载说耶稣的
尸体被一个园丁盗去当肥料,耶稣的门徒发现坟空了就误以为耶稣复活了等等,显
然是有意编造出来对福音进行反宣传的。那些相信耶稣的历史真实性的学者经常提
及犹太教典(Talmud)的有关记述。犹太法典一直被删改,但也一直有拉比
根据古本把被删去的部分补充进去,所以它应该保留了不少原始史料。它提到有一
个魔术师叫Yeishu ben Pantera,就被认为是指的耶稣,但是
它记载此人在公元前126年被处死,远远早于福音书的说法;它还提到有一个魔
术师叫Yeishu the Nazarene,也有人认为这个才是耶稣(或
跟Yeishu ben Pantera是同一人),但根据它的记载,此人的
活动时间为公元前104到78年,也远早于福音书中的耶稣的活动时间。我们反
而可以认为,最初的基督徒就是综合这些魔术师的传说来编造耶稣的神话的,关于
这一点,我们以后会有讨论。

那么在异教徒中,有没有有关耶稣的记载呢?经常被提到的是塔西特(Tac
itus)的《编年史》,其中有一处提到罗马皇帝尼禄放火烧罗马,嫁祸于基督
徒,对他们大肆迫害,并说基督徒的名称来源于基督,他被行政长官彼拉多处死。
这一条明确提到彼拉多,似乎也与福音书吻合,因此有一些圣经学者视之为耶稣真
实性的一个重要证据。但是,第一,这本书刊行于公元115年之后,那时耶稣已
死了快一百年,福音已广泛传播,其记载的独立性和可靠程度都极低。第二,尼禄
嫁祸基督徒之事纯属子虚乌有,当时(公元64年)基督徒在罗马根本没受迫害,
保罗就大模大样地在罗马写他的书信,这是连《新约全书》也这么说的。第三,他
没有明确提到耶稣,而只是说“基督”(Christus),这个词来源于希腊
语,与救世主同义,而在耶稣的时代被视为基督或救世主的人不少。第四,塔西特
在提到彼拉多时,称他为执政长官(procurator),但是彼拉多的真正
称呼是总督(prefect),执政长官是塔西特时候的罗马统治者的称呼。福
音书在称呼彼拉多时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或者是塔西特根据
福音书写成,或者是后来的基督徒篡改。

总之,没有任何可靠的旁证证明耶稣的存在。耶稣如果是个无名小卒倒也罢了
,但是福音书声称:“耶稣的名声传扬出来,希律王听见了”(可6:14),“
他(耶稣)这事的风声就传遍了犹太,和周围的地方。”(路7:17),显然是
一个名满天下的著名人物,居然没有任何的历史文献、任何当时的历史学家留下有
关他的任何可靠的记载,岂非怪事?

二、福音书的作者不跟耶稣同时

耶稣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的著作。他的事迹和教诲主要地被记录在福音书中。
收入新约的福音书有四篇:“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它们
都被教会认为是耶稣的门徒或门徒的门徒写的。实际上它们的作者是谁我们无从知
道,但是不会是耶稣的门徒所写。耶稣的门徒都是犹太人,当以希伯来语写作,但
是福音书却是用希腊文写成的。在一世纪末和二世纪初,基督徒掀起了假托耶稣的
门徒匿名写福音书的热潮,这四篇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其它的还有“彼得”
、“马利亚”、“腓力彼”、“多马”福音等等,只不过这些福音被教会认为是假
经,不收入新约。新约的这四篇福音是在公元190年左右被确定为真经的,其原
因也无非是跟当时教会的教义比较吻合,互相之间的冲突不大而已。既然别的福音
是假的,这四篇当然也可能是假的。

这四篇福音书的最原始的版本都没有保留下来。教会声称他们保留下了耶稣的
坟墓、耶稣被钉的十字架、甚至耶稣的裹尸布(已被同位素方法证明是中世纪的产
物)等等圣物,却没能保留下最珍贵的原始版本,使得我们在今天永远无法知道现
在的版本跟最初的差别有多大。我们所发现的最早的福音书是在埃及出土的,是写
在纸莎草上的约翰福音的片段,被断定为写于125年,不晚于公元150年。约
翰福音不是最早的福音书。大多数研究圣经的学者认为,最早的福音书是马可福音
。马太、路加福音都是根据马可福音写成的,约翰福音写得最晚,因此,在研究耶
稣的历史真实性时,唯一值得考虑的福音书就只剩下了马可福音了。

马可福音据传是马可写的。按照基督教的说法,马可不是耶稣的门徒,而是彼
得的门徒,保罗和路加的朋友,也算是耶稣的同时代的人了。但是我们有极为充分
的理由证明马可绝对不可能是马可福音的作者。马可福音中提到了耶路撒冷的圣殿
被毁,此事发生于公元70年罗马军队进攻耶路撒冷之时,所以马可福音一定写于
70年之后。信奉基督教的圣经学者普遍认为马可福音写于公元75年,那是因为
他们相信马可是作者,在他的晚年写了这篇福音,所以时间不能离70年这个下限
太远,否则他未免长寿得太离谱了。但是一世纪的基督徒作家都没有提到马可福音
,它是直到二世纪中叶才被基督徒作家所引用,它的出现时间不会很早。由于马太
福音在二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已被提到,而马可福音写在它的前面,所以我们可以
推测马可福音大约写于一、二世纪之交。

为什么说马可福音绝对不可能是马可写的呢?因为第一,从他的语言风格推测
,它的作者的母语是拉丁语,而不是希腊语或希伯来语,是一个罗马人。第二,它
的作者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到过巴勒斯坦,在文章中处处暴露出他对巴勒斯坦地理、
风俗的无知。比如,他说“耶稣又离开推罗的境界,经过西顿,就从加波利境内来
到加利利海。”(可7:31),有学者指出,按照这个旅行路线,耶稣不是到达
而是背离加利利海。他把处死施洗者约翰的希律称为王(king)(可6:14
),实际上当时的希律只是四个分封王(tetrach)之一。他还认为所有的
犹太人都有吃饭前仔细洗手的规定(可7:3),实际上这只限于法利赛人。他记
载耶稣教导说“妻子若离弃丈夫另嫁,也是犯奸淫了。”(可10:14),妻子
离弃丈夫另嫁在当时的罗马是有的,在巴勒斯坦则完全不可能发生,耶稣的这句教
导也就是无的放矢了。

总之,种种迹象表明,马可福音的作者不会是见过耶稣的人所写,他很可能连
巴勒斯坦都没去过,而马可福音是有关耶稣的记载的最原始的资料,其可靠性如此
之低,耶稣的历史真实性也就岌岌可危了。
三、福音书的矛盾

我们已经证明,四部福音书的作者都不可能是耶稣的目击者所写。当然,非目
击者所写的材料虽然史料价值大为降低,却也不等于就完全不可靠。问题在于,这
些福音书在有关耶稣的生平上各说各话,互相抵触,它们或者全错,或者只有一个
对而其它的错,总之不可能全对。

比如,很关键的一点,耶稣的家谱就有不同的版本,“马太”说从大卫到耶稣
总共二十八代(太1:17),“路加”却记载了四十三代(路3:23—32)
。“马太”说耶稣的祖父是雅各(太1:16),“路加”却说是希里(路3:2
3)。一些教徒绞尽脑汁要把这两个版本调和,却至今没有找到任何能让人信服的
说法。诸如此类的矛盾还不少,最大的冲突可能是有关耶稣复活的记述,时间、人
物、经过,四部福音书四种说法,无法完全调和:

1、耶酥给埋了多少天?

〔太12:40〕记载耶酥的话说,他要在土里给埋三天三夜。据〔可15:
42〕〔约20:1〕耶酥在星期五被葬,星期天早晨就被发现坟墓已空,实际上
是被埋了一天两夜。

2、耶酥的坟墓什么时候被发现空了?

马太:天快亮的时候。
马可:清早,出太阳的时候。
路加:黎明的时候。
约翰:清早,天还黑的时候。

3、谁最先发现坟墓空了?

马太:两个马利亚。
马可:两个马利亚和撒罗米。
路加:那些从加利利和耶酥同来的妇人,包括两个马利亚、约亚拿和其他人。

约翰:抹大拉的马利亚。她发现坟墓空了以后,跑去报告西门彼得和耶酥所爱
的一个门徒,三个人又一起去看。

4、在空墓看见了什么?

马太:地震,一个天使从天上下来,辊开石头坐在上面。
马可:石头已经辊开了,一个少年人坐在坟墓里面。
路加:石头已经辊开了,两个人站在坟墓里面。
约翰:石头已经辊开了,没有看到人。两个门徒离开后,马利亚看到两个天使
坐在安放耶酥的地方,一转身,见到了耶酥。

5、天使说了什么话?

马太、马可:说耶酥已经复活,传令门徒们到加利利去。
路加:只说耶酥已经复活。
约翰:问“妇人,你为什么哭?”,没再说别的话。

6、妇人发现坟墓空了以后做了什么?

马太:跑去报告门徒,路上遇见耶酥,耶酥重复天使的话。
马可:逃跑,因为害怕,什么也不告诉人。
路加:跑去告诉门徒,路上没有遇到耶酥。
约翰:马利亚在坟外与耶酥交谈,然后再去告诉门徒。

7、耶酥在什么时候第一次显现?

马太:在妇人回去的路上。
马可:这一日的清早,向已从坟地回来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
路加:在两个门徒去以马忤斯的路上。
约翰:抹大拉的马利亚还没离开坟墓的时候。

8、耶酥从复活到升天经过了多长时间?

马太:至少等到门徒们到达加利利。
马可:时间不明,只是说在十一门徒坐席的时候最后一次显现。
路加:耶酥在一天之内复活、显现、升天。
约翰:至少一星期。耶酥在复活后第八日专门向多乌显现,以后又在提比哩亚
向门徒显现。
〔徒1:3〕“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的显给使徒看,四十天
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神国的事。”

证词互相冲突到这种程度,任何法庭都不会相信其真实性。

福音书还有一些很明显的史实错误。比如,“马太”和“路加”都说耶稣生于
犹太希律王时期,也就是不可能晚于公元前4年,但是“路加”又说在耶稣即将出
生时,罗马该撒亚古士督在犹太搞了一次人口普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路2:1),所以约瑟带着已有重孕的马利亚到犹太去报名。根据史书记载,罗马
帝国在犹太进行人口普查是公元后6年的事,这时候耶稣至少也该有十岁了。罗马
帝国有没有可能在希律王时期也搞过一次史书漏载的人口普查呢?不可能,因为当
时罗马帝国对犹太没有管辖权。这一次人口普查是在罗马帝国吞并犹太之后不久举
行的。“路加”说,在罗马该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耶稣由约翰受洗,这一年应
是公元后28或29年。“路加”说在这一年吕撒聂作亚比利尼分封的王,但是吕
撒聂在公元前36年就已被安东尼处死。“路加”又说,在这一年亚那和该亚法作
大祭司,但是在犹太教史上,从来没有过两个人同时作大祭司。亚那在作了九年大
祭司后,于公元15年被剥夺。三年后,即公元18年,该亚法才成为大祭司。

在上一节我们已经说过,“马太”和“路加”都是参考了“马可”写成的,但
是这两部福音书的作者有着不同的神学、社会观点,因此在写作时就随意发挥、删
减,使得这两部福音书在教义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冲突。比如,“马太”认为耶稣在
复活之前的使命是来当以色列人的救世主,而不拯救外邦人,所以他记载耶稣吩咐
门徒的话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
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0:5)当一个迦南妇女请求耶稣为她的女儿
驱鬼时,耶稣最初也是以“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
5:24)为由拒绝。但是“路加”却认为耶稣是来拯救全人类的,不仅以色列人
,连撒玛利亚人、异邦人都要一起拯救,他清清楚楚地说耶稣“是照亮外邦人的光
”(路2:32),吩咐门徒时,也没有不要走外邦人的路、不进撒玛利亚人的城
之类的话,实际上耶稣曾派使者去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路9:52),他在前往
耶路撒冷时,经过撒玛利亚,并治好了一个撒玛利亚人的麻风病(路17:11)
。“路加”由于同情穷人,所以对耶稣的初次布道词也作了篡改,“马太”记载的
是“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路加”却是“你们贫
穷的人有福了!因为神的国是你们的。”(路6:20);“马太”记载“饥渴慕
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而“路加”却说“你们饥饿
的人有福了!因为你们将要饱足。”(路6:21),“马太”中精神上的穷人在
“路加”中却成了物质上的穷人了。而且,“路加”还在后头加了两句表达了对富
人的憎恨:“但你们富足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受过你们的安慰。你们饱足的人有
祸了!因为你们将要哀恸哭泣。”“路加”中有一章专门写耶稣对财主的谴责(路
16),也是其它的福音书所没有的。

这种根据自己对教义的理解随心所欲地改动、编造的现象,在“约翰”中表现
得更为明显,以致于当初教会是很勉强才把“约翰”视为真经的。“约翰”因为写
得最晚,为了突显耶稣的威力,就对前面福音书的所述作了夸大,比如,“马太”
记载耶稣救活一个刚死的人(太9:18),“约翰”却让耶稣救活一位已在坟墓
里埋了四天的(约11:17);在“马可”中,耶稣让一个瞎子恢复了视力,也
就是说这个瞎子以前眼睛是好的(可8:24),而“约翰”中耶稣治好的那个瞎
子却是一生下来就瞎了(约9:1);在“马太”中,是一个叫西门的古利奈人为
耶稣背十字架(太27:32),而在“约翰”中,却是耶稣自己背十字架(约1
9:17)。

教徒们常说,耶稣的事迹一一应验了“旧约”的预言。事实上,是福音书的作
者在根据“旧约”的预言来编造耶稣的事迹,而且因为各位福音书作者对“旧约”
的预言看法不同,编造出来的故事也就有了出入。比如,〔诗22:18〕说“他
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的里衣拈阄”,在希伯来语中这是属于“对句法”,相当于
古汉语的互文,用两个句子说一件事,其准确意思是“他们分我的外衣、里衣,为
我的外衣、里衣拈阄。”“约翰”没有看出这个对句法,以为说的是两件事,就记
述四个兵丁先分耶稣的外衣,每兵一份,然后再拿耶稣的里衣抓阄(约19:23
),其他的福音作者看出了这个对句法,就只是说兵丁们拈阄分了耶稣的衣服(太
27:35,可15:24,路23:34)。〔亚9:9〕中预言说:“看哪,
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的骑着驴,就是骑着驴
的驹子。”这也是用的对句法,说的是一头驴驹,而不是一头驴再加一头驴驹,但
是“马太”没有看出这个对句法,让耶稣告诉门徒说:“必看到一匹驴拴在那里,
还有驴驹同在一处”(太21:2),而其他的福音作者看出了这个对句法,就只
说驴驹(可11:2,路19:30,约12:14)。象这种差错,是福音作者
根据“旧约”的预言编造耶稣事迹的最好证明。

四、耶稣神话的来源

在前面我们已证明了耶稣的事迹都是编造出来的,不过是一些于史无征的神话
。这些神话有没有它们的原型呢?有的,而这,要到犹太法典中去找。有人或许对
此有疑问:犹太教与基督教势不两立,焉知那不是为了反基督教而编造出来的?在
基督教兴起之后,这种情形确实存在,因此我们只参考基督教兴起之前的犹太典籍

在犹太法典中,基督徒一直被称为Notzrim,这个名字来源于neit
zer,意思是“新支”,〔赛11:1〕“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支
子必结果实”,又〔亚6:12〕“看哪,那名称为大卫苗裔的,他要在本处长出
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此处的“支子”“苗裔”在希伯来语中即是neit
zer,因此被视为救世主的象征。在公元前100多年,就有一批人被称为No
tzrim了,最早的基督徒也自认为是Notzrim的延续。在这些Notz
rim中,最著名的有一个叫Yeishu ben Pandeira,也被称
为Yeishu ha-Notzri,而耶稣在希伯来文中的写法正是Yeis
hu。根据犹太法典的记载,Yeishu被视为魔术师,以叛逆罪被判处用石头
砸死,尸体在逾越节前夕被吊起来示众。他有五个门徒:Mattai,Naqa
i,Neitzer,Buni和Todah,其中Mattai即是马太,To
dah即是多达,也就是基督教所说的十二使徒中的两个。显然Yeishu是耶
稣神话的一个原型,但他比基督教所说的耶稣早了一个多世纪。

为什么耶稣的养父会是约瑟呢?原来Notzrim最初在撒马利亚犹太人中
最多,撒马利亚人是旧约“创世记”中约瑟的后裔,他们所等待的救世主(耶稣)
自然就要被称为Bnei Yoseph,意思是“约瑟的子孙”。讲希腊语的早
期基督徒,对犹太传统并不熟悉,以为“约瑟的子孙”指的就是“约瑟的儿子”,
于是约瑟也就成了耶稣的父亲。“创世记”中的约瑟是约伯的儿子,因此“马太福
音”也说耶稣的祖父是约伯,而“路加福音”却说是希里。之后,基督徒又根据旧
约的预言,认为救世主必须是大卫的后裔,就又从耶稣之父约瑟上溯到大卫,各人
算法不同,也就有了“马太”和“路加”两份绝然不同的耶稣家谱。

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又从哪里来的呢?这必须提到耶稣的另一个原型ben S
tada,他被视为疯子、骗子,也因为叛逆罪被砸死,事迹与Yeishu P
andeira相似,因此在有的文献中他就被误为Yeishu。那些把他误为
Yeishu的人要解释Yeishu为什么又姓Stada,Stada是“S
tat da”的组合,在阿拉米语中意为“她误入歧途”,因此他们认为Sta
da是Yeishu的母亲,而她是个淫妇,Yeishu乃是Pandeira
的私生子。这个说法也见于犹太法典。ben Stada生活于罗马占据犹太时
代,而Pandeira这个名字又跟罗马士兵的常用名Pantheras很相
近,因此Pandeira就被认为是驻扎在以色列的一个罗马士兵。这就是为什
么有的文献认为耶稣乃是罗马士兵与犹太女人的私生子。在当时有一个叫Miri
am bat Bilgah的犹太女人跟一个罗马士兵结婚,此事轰动一时,以
讹传讹的结果,Yeishu就被说成是Miriam的儿子,这个说法也见于犹
太法典。而Miriam显然是马利亚的原型。

自然地,早期的基督徒无法接受耶稣的母亲是个淫妇这种说法,为了还马利亚
以清白,他们便编造出了处女生子的神话。“处女生子”的神话也不是基督徒的发
明,几乎所有的古代民族,包括汉族,都有类似的传说,而古希腊更是有许多神与
人交合生子的神话。基督徒在编造马利亚处女生子的神话时,难免要受到异教徒的
类似神话的影响。在这些神话中,有两个特别值得主意。一个是古埃及王阿缪诺斯
夫三世的出世传说。在建于公元前1800年的一座庙堂中,完整地保留着记录阿
缪诺斯夫三世(Amunothph)出世的壁画。第一幕描绘天神Taht向处
女王后贺喜,告诉她将生儿子。在第二幕天神Kneph让王后受孕。第三幕王后
生产。第四幕新生儿接受天神和人们的致敬和礼物。把这些描绘跟“路加福音”的
第二章有关耶稣出生描述相比较,一幕幕是何等的相似!另一个传说来自以色列北
部的异教徒,他们崇拜一个叫塔木兹(Tammuz)的神,此神的母亲是处女M
yrrha,其发音近于“马利亚”,而跟耶稣一样,塔木兹也被信徒们称为“主
”。

虽然早期的基督徒力图给马利亚一个清白的名声,但是这个努力并没有完全成
功,其结果,是导致福音书中出现了两个马利亚,一个是耶稣的处女母亲,另一个
则是抹大拉的马利亚,而此人原来的名声很坏,现在英文中因此有magdale
ne一语,意即为“从良的妓女”。抹大拉Magdalene是阿拉米语“mg
adla nshaya”的组合,意思是“妇女们的理发师”,而前面提到的被
误认为Yeishu母亲的Miriam在犹太法典中的称呼正是“妇女们的理发
师”。以后的基督徒不懂得Magdalene的意思,便把马利亚当成Magd
ala城的人了。

但是基督徒的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第一,“Magdala人”在希腊文
中的表达法应该是Magdalaios,而不是Magdalene;第二,当
时根本就没有Magdala这么个地方,直到基督教兴盛之后,为了符合福音书
的记载,一个本来叫Magadan的地方才被改名为Magdala。

我们有理由相信,基督教有关处女生子的传说是后来才加进去的。最早的福音
“马可”并没有叙述耶稣是如何出生的。后来的福音“马太”“路加”加进了这个
说法,一个原因是由于他们误解了“旧约”的一个预言。“马太”声称“这一切的
事成就,是要应验主籍先知所说的话,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
以马内利。’”(〔太1:22〕)他引的是〔赛7:14〕,但在希伯来文中,
此处的所谓“童女”用的是almah,意思不过是“年轻的女性”,并不指处女
(处女的希伯来文是bethulah)。“马太”显然不懂希伯来文,而错误地
引用了希腊文版的误译,以后其它文版的圣经也只好跟着将错就错,中文版的不就
有意译成“童女”吗?必须指出,旧约的这个预言,本来跟救世主无关。“马太”
“路加”为了马利亚的清白,颇有点病急乱投医了。

福音书把耶稣当成拿撒勒人,也是犯了跟“抹大拉人”一样的错误。拿撒勒N
azarene的希腊语最初是Nazoraios,来源于阿拉米语Natzo
riya,是希伯来文Notzri的对应词。在前面我们已经说过,Notzr
i意思是“新支”,所谓“拿撒勒的耶稣”的正确含义是“新支派的耶稣”,但是
讲希腊语的早期基督徒不懂这一点,误以为拿撒勒说的是耶稣的活动地点。倒是有
一个地方叫拿撒勒Nazareth,但它的希伯来文写法是Natzrat,那
里的人应该被称作Natzrati,而不是Notzri。福音书之所以把耶稣
当成拿撒勒人,还因为他们相信这是在完成一个预言,〔太2:23〕“这是要应
验先知所说,他将称为拿撒勒人的话。”但是在旧约中没有一处提到拿撒勒,“马
太”或者是误会了前面所引的〔赛11:1〕〔亚6:12〕,或者是误会了〔士
13:5〕“你必怀孕生一个儿子,不可用剃头刀剃他的头,因为这孩子一出胎就
归神作拿细耳人。”把拿细耳人(Nazarite)当成了拿撒勒人,而其实这
一段话也不是在预言救世主的诞生。实际上,有的学者认为在耶稣的时代,也没有
一个城叫拿撒勒。

福音书并没有记载耶稣是哪一天出生的。现在的基督徒把12月25日当作他
的生日,实际上这本来是异教徒所庆祝的太阳神的生日(耶稣和他的使徒头上的那
轮光圈,即起源于太阳神)。东正教最初把1月6日当作耶稣的生日,亚美尼亚人
至今仍然在这一天过圣诞节。我们在前面提到了处女生的异教徒神塔木兹,在埃及
神话中他等同于植物神、尼罗水神和阴间之神奥西里斯(Osiris),而传说
中奥西里斯正是在1月6日这一天由处女伊西斯(Isis)生出的。事实上,在
早期基督教的某些教派,曾把耶稣等同于奥西里斯。奥西里斯神话与耶稣神话的关
联,我们下面还会谈到。伊西斯的象征是母牛,她的殿堂是牛棚,这也许就是耶稣
降生在马厩(牛棚)的故事的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按“路加”的说法,在耶稣诞生时,有天使向夜间牧羊的人们
报喜。十二月份或一月份的巴勒斯坦有雪,牧羊人在那时候根本不可能在晚上出去
牧羊。因此不管是12月25日还是1月6日,都不可能是福音书中的耶稣的生日

在犹大王Yannai屠杀法利赛人的时候,Yeishu曾逃到埃及,这大
概就是福音书中耶稣避难埃及的由来,只不过把暴君改成了年代较近的希律。但Y
eishu逃难时已成年,而耶稣却是婴儿,这是因为福音书的作者受到了异教徒
的传说的影响。在世界各民族中,普遍有大英雄刚降生时就遭到暴君的搜捕,幸免
于难的传说。旧约中摩西出世的故事实际上也是这种传说的翻版,新约又把它翻了
一下而已。“马太”记载说希律在获知耶稣诞生后,为了除掉耶稣,下令把伯利恒
两岁以下的男婴全部杀害。史料记载了不少希律的暴行,对这件大暴行却只字不提
。“马太”之所以要编造这个恐怖的故事,乃是由于误解了旧约的预言。他说:“
这就应了先知耶利亚的的话,说‘在拉玛听见号啕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他的儿女
,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他引的是〔耶3:15〕。但是拉结并非
犹大人的祖先,那些被杀害的犹大男婴实在算不上是她的儿女。

耶稣的山上布道和其它说教,都可在犹太法典中找到类似的说法。耶稣的事迹
,都可在异教徒的神话中找到对应。比如,象耶稣,酒神狄俄尼索斯出生的时候被
放在马槽中;象耶稣,他能把水变成酒;也象耶稣,他在野外施魔法让一大群人填
饱了肚子,等等。至于驱鬼、起死回生、让瞎子重见光明之类的神迹,更是当时的
圣人的共同“本事”。

Yeishu是在逾越节的前夕被处死的,因此毫不奇怪,福音书也说耶稣死
于这个时候。但是Yeishu是被砸死的,为什么基督教却认为耶稣是被钉死在
十字架上,十字架因此成为基督教的象征呢?这是因为第一,在当时有三个被称为
救世主的人被罗马统治者钉死,他们是加利利人Yehuda(死于公元6年)、
Theudas(死于公元44年)和埃及人Benjamin(死于60年),
耶稣被说是从埃及回来,又活动于加利利,更是救世主,很自然地就会被认为也是
被钉死的。第二,逾越节正处春分,是古罗马一个很重要的天文事件。此时处于黄
道和天赤道的交叉点,因此用“十字”来代表这一天文事件。第三,在异教徒中,
有不少英雄被处死于树上、柱子上或十字架上的传说。比如奥西里斯,就是死于树
上,两臂张开,很象耶稣受难象,而崇拜奥西里斯的信徒,同样崇拜十字架。最后
,必须指出,罗马帝国钉刑并不用十字架,而是用T字架或X字架,基督徒对十字
架的崇拜显然来源于异教徒。耶稣两臂张开被钉于十字架这个偶像出现的时间也很
晚,最初画在十字架上的不是耶稣,而是一头流血的羊羔。羊乃是黄道十二宫之一
,是太阳神的象征,可视为耶稣崇拜与太阳神崇拜有关联的又一佐证。直到公元八
世纪,十字架上才出现了耶稣,而且是全身着衣,脚下也还保留者羊羔。以后羊羔
消失了,耶稣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直到现在只剩下了一块遮羞布。

同样在春分这一天,以色列北部的异教徒要庆祝奥里西斯的死亡和复活。同样
在这一天,小亚细亚的人(最初的基督徒即活动于此)要庆祝处女所生的阿提斯(
Attis)的死亡和复活。阿提斯死于树干上,被埋葬以后的第三天复活。而那
些崇拜巴尔(Baal)的人相信,巴尔在春分这一天装死骗过了死神,然后复活
。很显然,耶稣死亡和复活的神话即是来源于这些异教徒的传说。异教徒在庆祝这
些神人的复活时要吃蛋,因为蛋乃是新生的象征;基督徒原封不动地在“复活节”
照搬了这个习俗。

在埃及神话中,奥西里斯临死前吃了一顿最后的晚餐,被其弟塞特(Set)
出卖。因此耶稣神话中也就有了类似的最后晚餐,而出卖耶稣的犹大也在座。塞特
头发是红色的,犹大的头发也是红色的。为什么基督徒会把出卖耶稣的人叫作犹大
呢?我们前面已经说过,旧约“创世记”中的约瑟与耶稣神话颇有关联,而把约瑟
卖给埃及人的他的哥哥正是叫作犹大。大约在公元前一世纪,流传着一本书叫《十
二使徒的教诲》,记载的是旧约中的雅各的十二个儿子(也就是约瑟的兄弟们)的
临终教诲,到了基督徒手里,“十二使徒”就演变成了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了,而犹
大也就毫不奇怪地成了出卖耶稣的罪魁祸首。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十二使徒中的马太、达多本来是Yeishu的门徒。
现在我们又知道了犹大的来源。对于其他使徒的由来我们没法一一知道,但我们可
以肯定,那位被耶稣指定掌管天堂大门的钥匙的门徒彼得很显然就是埃及神话中把
守天堂大门的Petra。
至于医生路加,希腊名是Lykos,不过是掌管医药的阿波罗的别名。
五、福音书中的耶酥

教徒们向我们兜售耶稣的光辉形象,让你觉得耶稣即使不是神,也是一个尽善
尽美、博爱世人的圣人。我们已证明了历史上没有耶酥这个人,让我们再来看看这
位“博爱的化身”在福音书中是以什么面目出现的:

他歧视外族人,叫门徒们不要去外邦人、撒玛利亚人那里传福音,因为他的使
命只是拯救以色列人(太10:5,15:24)。

他歧视残疾人,认为人得残疾或生病是由于有罪(可2:5,约5:8),如
果一生下来就残疾呢,是因为神要在那人身上显作为(约9:1)。

他认为凡是跟他合不来的,都是敌人(太12:30)。

他攻击、谩骂信仰跟他不同的人(太23:2)。他骂不信他的人是魔鬼的儿
子(约8:44)。

他使用暴力:在耶路撒冷的圣殿见到有人卖牛羊鸽子、兑换银钱,就拿绳子作
成鞭子,把牛羊赶出,又倒出兑换银钱的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约2:14
)。在预感到自己会被捕时,叫门徒去买刀准备反抗。被捕时发觉无济于事才说“
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罢。”(路22:36)

他的使命,不是叫地上太平,而是叫地上动刀兵,让父子生疏、母女生疏、婆
媳生疏(太10:34)。他号召别人抛妻弃子跟随他(太19:29,可10:
29)。

他对别人的不幸没有同情心:一个门徒请求回去埋葬父亲,他不允许:“任凭
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罢。”(太8:21)一个伽南妇人请求他为女儿
驱鬼,他以他只拯救以色列人为由拒绝,被哀求了三次才答应(太15:22)。
他不尊重母亲:他和门徒去赴宴,他的母亲也在那里。酒用尽了,他的母亲对
他说,他们的酒没了,他说:“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约2:1)在传教的时候,他不认自己的母亲和弟兄,拒绝跟他们说话(太12
:46,可3:32)。

他伪善,一面教导人要饶恕别人的过犯(太6:14),一面又吩咐门徒在传
教时不要原谅不愿接待他们的人家(太10:14)。一面教导人不要论断别人,
一面又自称自己是来判断人的(约8:26)。

他爱发脾气,滥用威力:饿的时候没能在路旁的无果树上找到吃的,就诅咒这
棵树从今以后永不结果,让它立刻枯萎(太21:18)。

他在传教的时候故意不把话说明白,以免听的人明白了得到赦免罪过(可4:
12)。

最后,他撒了一个弥天大慌,声称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他会很快再次降临
人间:在受审时,他告诉大祭司:“你们必能看见人子,坐在权能者的右边,驾着
天上的云降临。”(可14:62)他告诉他的门徒:“站在这里的人,有人在没
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太16:28),他声称在他的门
徒走遍以色列之前,他就要再次降临(太10:23)。他告诉门徒,在他们这一
世代还没过去之前,世界末日、最后审判、他的再次降临都会发生(可13:30
),虽然究竟是哪一天,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13:32)。但是他又说,当耶
路撒冷被兵围困,毁成荒场的时候,也就是末日到来、他重新降临的时候。耶路撒
冷被毁于公元70年,一千九百多年过去了,被允诺会见到他的第二次降临的大祭
司和他的门徒早已灰飞烟灭,人类在应该见到他的降临的门徒这一代之后又繁衍了
近百代,这位“神之子”又藏在哪里呢?
六、结论:

没有任何可信的史料证明曾经存在拿撒勒的耶稣这么个人。

福音书的写作年代很晚,写于“耶稣”死后的几十年后。

福音书充满了不符史实之处。

福音书充满了互相矛盾之处。

福音书出于对旧约的误解、出于对希伯来文的无知而编造耶稣的事迹。

有关耶稣的神话是由历史上几位被处死的“救世主”的事迹,参照异教徒的神
话传说,综合起来编造而成的。

耶稣即使作为一个神话人物,也存在着许多道德缺陷,不足以作为我们道德的
榜样。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国际歌》

原帖来自于网易社区:http://b3.club.163.com/viewArticleByWWW.m?boardId=religion&articleId=religion_10387109ad81ea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