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Linux没有在桌面终端上战胜windows和Mac OS X ?

Ubuntu GNOME 13.10 ScreenShot
Ubuntu GNOME 13.10 ScreenShot

我曾经先后使用过Windows系统、Linux的桌面系统和Mac OS X。

Windows接触最早,其实,在使用windows之前,我在中学时还曾经学习和接触过DOS系统。Windows系统使用广泛,在桌面市场占有率极高,其垄断地位至今难以撼动。它的成功缘于它采用的兼容机战略,从而获得广泛的使用,用户多了,自然就有更多的开发者为其设计软件,从而形成了一个有深厚土壤的生态环境。微软就是这样一颗大树,深深扎根IT产业。虽然活力欠缺,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后来我也接触使用过Rad Hat Linux 桌面版,Ubuntu 的桌面版,对Linux 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也多多少少的研究使用了不少时间,不过,依然感觉在把Linux作为桌面操作系统各种不适应和不方便,Linux上的桌面软件总感觉差点东西,总量不丰富,Linux还是更加擅长在服务器上发挥他的高性能。

后来,我也使用了Mac OS X ,现在它已经成为我的主力桌面系统。其实,刚刚转到 OS X 上也是有各种不适应,不过作为图形界面操作系统的鼻祖,OS X 的强大、优雅和贴心,还是让我很是喜欢。用上了,就回不去了。

我后来想,使用习惯其实并不是Linux 折戟桌面的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易用性”不强。

最近在读《大教堂和集市》——这本为“Open Source”开源运动摇旗呐喊、细致分析黑客文化的图书。作为开源运动的旗手,埃里克·斯蒂芬·雷蒙(Eric Steven Raymond)对开放源代码的分析令人印象深刻。

大教堂与集市

为什么Linux在服务器市场上大获成功,却在桌面上显得“易用性”不强呢?

今天在其中读到了这样一段:

如果这主要是技术问题的话,其结果就不难推断了。但它并不是,问题主要出在人机工程学设计和界面心理学上,黑客在这些方面从来就很弱。黑客在为其他黑客设计接口时做得很好,但他们往往不擅于为另外95%人群的思维过程建模,从而写不出能让终端用户J.Random和他姨妈Tillie愿意花钱购买的界面。

这个分析让我感觉很受启发。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黑客文化对于普通用户的思维和习惯并不是很了解,可能也不是他们的关注点。

开源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策略,我们今天的网络生活深深地流下了它的烙印。但,开源终归不是万能的。

如何在Parallels Desktop虚拟机中移动所安装的虚拟主机

Parallels Desktop是Mac OS X中非常强大的一款虚拟主机软件,不用不知道,第一次选择使用它就是因为他能让我在不离开Mac的情况下,可以将BootCamp中所安装的Windows 7作为虚拟机来使用,而且两个系统之间可以互相访问一些用户文件。Windows 7作为虚拟系统可以在Mac系统中流畅使用,满足我的所有需要。

Parallels Desktop添加现有虚拟机
Parallels Desktop添加现有虚拟机

最近,爱折腾的我又利用Parallels Desktop在Mac中安装了Ubuntu和Chrome OS(比较老的版本)。在虚拟机中折腾系统真是可以放开手脚的,反正不会影响到我的主力操作系统的安全和稳定。

在玩Ubuntu的时候,为了节省Mac分区的空间,一开始是把ubunt安装在移动硬盘上的,我的那个老移动硬盘总是狂转不止。在移动硬盘上运转的ubuntu实在太满了,难以忍耐,怎么办呢?

后来,我想到了在虚拟机中一个系统如同一个大文件一样,是可以转移位置的。于是我打开了Parallels Desktop存储ubuntu的目录,把其中的那个ubuntu.pvm文件移动到了我本机的硬盘上。”你在固态硬盘上我就不信你还卡!”

我打开Parallels Desktop,在菜单中选择文件-新建-添加现有虚拟机,然后选择被我转移后Ubuntu.pvm文件的路径,ubuntu系统就这样简单的在我的本机硬盘上运转了。确实不卡了。

6G多的文件,这样的空间占用暂时还是可以忍耐的。

Parallels Desktop
Parallels Desk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