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左传·郑伯克段于鄢》

今天突然来了兴致,拿出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第一册来看。第一篇就是《左传》中的名篇《郑伯克段于鄢》。

这篇文章以前貌似学过,《古文观止》的第一篇选得也是这篇,很熟。

IMG_0706

IMG_0708

这篇文章写得是郑庄公和他的弟弟共叔段和母亲武姜的故事。

庄公的弟弟很受自己母亲的宠爱,而自己因为是难产而生,所以不受自己母亲的宠爱。

弟弟在母亲的骄纵之下日渐过分,庄公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就顺着来,心想其弟多行不义必将自毙。最后弟弟竟然要谋逆,看似软弱的庄公其实一直关注着弟弟的举动,一旦有了谋逆的过分举动,当即快刀斩乱麻,把弟弟的谋逆给镇压了。

首先要分析的就是郑庄公了。他作为哥哥,其实是有问题的,没有很好的引导自己的弟弟,而是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更严重的错误,甚至可以说,他给自己的弟弟设置了一个败亡的陷阱。

接着要分析的就是武姜,作为母亲,他太偏心了,宠幸自己的幼子却没有原则,因为难产就厌恶自己的儿子——庄公。最终局面的出现,武姜难辞其咎。

文中有两个小细节,左丘明描写的很传神:

第一个: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

公子吕给郑庄公提意见也很有趣,大意说:

“老大,你家小弟太不像话了,你不整治一下?如果你不整治,哥就不跟你混了,跟你小弟混了”

第二个:

颖考叔为颖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颖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颍考叔提建议的方式也算是很新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巧妙的解决了庄公的烦心事。

东周以来,我们民族的三观开始形成并逐步基本确立,士这样一个群体逐渐形成,也就是读书人,他们希望为帝王师,通过对帝王的影响来发挥作用,春秋时期,他们很有独立的人格,提意见那叫一个潇洒自如、聪明到不行。那时的帝王将相普遍也很谦虚,《左传》、《战国策》和《史记》中这样的记载真是不少。

“熵”是个什么鬼?

最近这些天在看《信息简史》,读到了香农等所提出的信息论、控制论部分,不断在提及一个概念:

总是看不清楚,搞不明白。我记在待办事项中,继续向下读……

今天在待办事项中看到了这个待办任务,就开始上网搜索“熵”这个概念,热力学角度和生物学角度都看不懂,后来看到了阮一峰的网络日志熵的这篇日志:

熵的社会学意义-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感觉似乎读懂了。而且和《信息简史》中所提及的很多观点也对应上了。

阮一峰的这篇文章写的简单易懂,不妨一读,定可更新一些观念。

推荐优酷上的一档读书节目-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文艺青年可能或多或少都听过梁文道这个名字。他在凤凰卫视所主持的日播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让他广受欢迎。

以前我也在电视上,在网络上,或者是在Podcast上看或者听这一档读书节目。也买过他写的书。

我们都知道,这类读书节目在电视节目中是很难发展的。这也是因为电视节目要以收视率来衡量。这部,《开卷八分钟》也在凤凰卫视停播了。现在,梁文道把自己的读书节目转到互联网上,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平台。没有时间限制,没有什么收视率的考虑。我们想看的时候,我们有时间了,就可以拿来看。甚至可以在喜马拉雅FM上听,可以通过优酷的手机客户端离线到手机上,在公交车上,在长途车上看。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继续阅读“推荐优酷上的一档读书节目-梁文道:一千零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