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OS X 快捷操作神器:Alfred workflow

早就听说Alfred了,各种快速操作,极大的提高了Mac OS X 的操作效率。

option+空格,唤出搜索框,输入程序的名字,这是Mac上启动程序最迅捷的方式。

此外,进行数学运算、单词翻译等都不在话下。

如果,想要再进一步,可以开启Alfred的高级功能:Powerpack ,这样就可以使用wordflow了。 继续阅读“Mac OS X 快捷操作神器:Alfred workflow”

Siri 能帮我们干些什么?

近期冲动消费,购入了一台iPhone 6,其实,这个冲动已经持续N年了,还算冲动吗?

现在Mac OS X,iPad 和 iPhone 都凑齐了,爱折腾的我更好的体验到了苹果产品线、生态系统的融合。三个设备的协同工作,其中有太多好玩和方便。改天专门写一篇做一下分享。

今天主要聊聊Siri 。这货很神奇,随着4S 推出,Siri 这个iOS 的语音助手来到了世人面前。经过几代iOS 的更新,Siri 的功能获得了进一步的提升,iOS 9 上有更进一步的体现。

以前Siri 主要是被用户拿来“调戏”,但现在使用习惯已经获得了一些培养,给生活确实可以带来一些便利。

那么Siri能干些什么呢?

为此,我专门问了一下Siri,她给了我这样一些答案:

Siri1

Siri2

Siri3

Siri4

Siri嵌入输入法的听写功能

此外,也可以利用Siri 在输入法中进行听写,识别率还是比较高的,不过如果网络环境不好,速度是一个问题。我发现3G网络下表现一般,Wi-Fi 下表现较好,建议iOS 上的Siri 应该提供讲语音识别语言包本地化,保存在手机上,就像在Mac OS X 一样,那样识别效率会提高很多。

Siri-5

Siri-6

iOS 9 中Siri 将带来的新功能

Siri-on-iOS9
“Hey Siri, what else can I ask you?”

“Show me videos I took at Iva’s birthday party.”

Ask Siri to search through your photos and videos based on dates, locations, and album titles. For example, say “Show me photos from my trip to Aspen in January” and you’ll get exactly what you’re looking for.

“Remind me about this when I get to my car.”

Siri can remind you about things you’re looking at in your apps — like Safari, Mail, and Notes — and want to follow up on later. If you’re halfway through an email, you can say “Remind me about this tonight.” Or if you’re looking at a place in Maps where you want to stop later, you can ask for a reminder when you get to your car.

现在Siri 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她可能依然不够智能,不过,她正在加快学习中……我们拭目以待。

MailBox-解决困扰我的Gmail访问问题

Gmail在国内不能正常访问以后,真是各种麻烦啊。

怎么办?弃用吗?不行。

第一,现实情况似乎不允许,因为过去一直都是以Gmail作为主力邮箱,转移阵地似乎是一堆的麻烦呢。

第二,情感上不想改变。我承认,我也是一个Google的脑残粉。一直认为Gmail是世间最强大的邮件服务,可以满足我各种折腾需要。

第三,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还是能解决的。PC、平板设备和手机上都有vpn技术的支持,访问问题不大。

不过,在手机上网络情况和网速都不是很理想的情况下,长期或频繁的使用vpn对我来说都有些麻烦。有没有手机上的应用能不翻墙就可以正常访问Gmail呢?

很快,【答案】就出现了:MailBox For Android。

下载安装之后,一次vpn登陆设置好之后,以后就一劳永逸了。

MailBox 很强大的手势操作,可以很方便的处理各种邮件。此外,这个应用其实以前主要是针对 iOS 设备,现在也有了 Mac OS X 的版本和 Android 版本。

S50520-112432

Bartender:收起Mac菜单栏长长的图标项

Mac OS X 顶部的菜单栏是一个很“别致”的设计,这里常常都是拥挤不堪的,左侧显示的是当前应用的菜单,右侧显示的是一系列应用的图标,这些图标中有很多重要的信息和设置选项。

使用一段时间后,我们这些用户经常遭遇这样的尴尬情况:

菜单栏左右两侧的内容太多,一些被自动隐藏了,我们想找到它却没有好的办法。这时我的办法就是打开Finder应用,这个应用的菜单栏比较短,很多其他程序的按钮菜单就可以显示了,不过,这样还是很麻烦。

几经搜索研究,选择了一款Mac OS X 菜单栏定制软件:Bartender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1. 按照你的愿望,规整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2. 当需要时,显示查看你收拢起来的菜单栏图标项
  3. 收拢那些你需要运行但是不需要随时查看的菜单栏图标项
  4. 获得一个整洁的菜单栏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使用Bartender之前的Mac OS X 菜单栏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使用Bartender之后的Mac OS X 菜单栏
Bartender-管理你的菜单栏图标项
通过Bartender设置菜单栏图标项显示的位置

这是一款收费软件,提供14天的试用版本,你可以选择试用版先做体验,如果合适,可以购买。

如要购买,一种是在官方网站,一种是在淘宝。淘宝上有相对优惠的价格,我选择了淘宝。为了支持开发者和系统的安全性,不要选择破解版。淘宝上的折扣优惠的正版软件值得考虑。

相关链接:

  1. Bartender | Mac Menu Bar Item Control
  2. 以更优惠的价格在淘宝购买

为什么Linux没有在桌面终端上战胜windows和Mac OS X ?

Ubuntu GNOME 13.10 ScreenShot
Ubuntu GNOME 13.10 ScreenShot

我曾经先后使用过Windows系统、Linux的桌面系统和Mac OS X。

Windows接触最早,其实,在使用windows之前,我在中学时还曾经学习和接触过DOS系统。Windows系统使用广泛,在桌面市场占有率极高,其垄断地位至今难以撼动。它的成功缘于它采用的兼容机战略,从而获得广泛的使用,用户多了,自然就有更多的开发者为其设计软件,从而形成了一个有深厚土壤的生态环境。微软就是这样一颗大树,深深扎根IT产业。虽然活力欠缺,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后来我也接触使用过Rad Hat Linux 桌面版,Ubuntu 的桌面版,对Linux 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也多多少少的研究使用了不少时间,不过,依然感觉在把Linux作为桌面操作系统各种不适应和不方便,Linux上的桌面软件总感觉差点东西,总量不丰富,Linux还是更加擅长在服务器上发挥他的高性能。

后来,我也使用了Mac OS X ,现在它已经成为我的主力桌面系统。其实,刚刚转到 OS X 上也是有各种不适应,不过作为图形界面操作系统的鼻祖,OS X 的强大、优雅和贴心,还是让我很是喜欢。用上了,就回不去了。

我后来想,使用习惯其实并不是Linux 折戟桌面的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易用性”不强。

最近在读《大教堂和集市》——这本为“Open Source”开源运动摇旗呐喊、细致分析黑客文化的图书。作为开源运动的旗手,埃里克·斯蒂芬·雷蒙(Eric Steven Raymond)对开放源代码的分析令人印象深刻。

大教堂与集市

为什么Linux在服务器市场上大获成功,却在桌面上显得“易用性”不强呢?

今天在其中读到了这样一段:

如果这主要是技术问题的话,其结果就不难推断了。但它并不是,问题主要出在人机工程学设计和界面心理学上,黑客在这些方面从来就很弱。黑客在为其他黑客设计接口时做得很好,但他们往往不擅于为另外95%人群的思维过程建模,从而写不出能让终端用户J.Random和他姨妈Tillie愿意花钱购买的界面。

这个分析让我感觉很受启发。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黑客文化对于普通用户的思维和习惯并不是很了解,可能也不是他们的关注点。

开源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策略,我们今天的网络生活深深地流下了它的烙印。但,开源终归不是万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