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的拍摄:宽窄巷子、人民公园、武侯祠、杜甫草堂、都江堰……

在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的拍摄

很中式的传统建筑
很中式的传统建筑
这里也有西式风格的咖啡馆
这里也有西式风格的咖啡馆

下面是人民公园了。这是“保路死事纪念碑”,民国时所树立,所以很有民国时的风格。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的这种风格的纪念碑。

保路死事纪念碑
保路死事纪念碑
这里是都江堰,“深滩作,淘低堰。”六个字应该是对都江堰整个水利工程指导思想的一个概括吧!
“深滩作,淘低堰”六个字应该是对都江堰整个水利工程指导思想的一个概括吧!

这里是都江堰分水的“鱼嘴”。

都江堰分水的“鱼嘴”

这丛花和这只蝴蝶费了我不少镜头。↓

DSC03432

看着祖孙俩,o(∩_∩)o 哈哈

DSC03436

水趣!鱼趣!这些鱼儿很漂亮啊!我在这个水池边也逗留了好久!

DSC03438

下面是武侯祠中刘备的塑像。武侯祠里可不是只供奉武侯诸葛亮,还有刘、关、张三兄弟。

DSC03495

蜀汉时的粮仓!天府之国,没办法!就是富饶。四川是个大号的粮仓,这两个是小号的。

DSC03517

记不得这张是在“武侯祠”还是在“杜甫草堂”拍的了。

DSC03523

杜甫草堂的鱼群也是很汹涌啊!

DSC03544

【转载】苏轼知密州、登州 (下)

苏轼
苏轼

苏轼知密州、登州及往返途中,既怀想亡妻,又思念胞弟;既广交新朋,又不忘老友,其思亲、交友之所作所为,感人肺腑,令人赞叹不已。

(1)悼妻

正当苏轼步入人生的盛年,又开始走向仕途之时,他的元配夫人王弗过世了。这令他十分悲痛。熙宁七年(1074年),苏轼知密州,次年正月二十日,他因梦而写下了悼念亡妻的“心思之曲”——《江城子·十年生死》这首中国词史上第一首悼亡词(诗以悼亡,始自西晋的潘岳;而词以悼亡,则始自苏轼)。苏轼留下来的这首悼念爱妻王弗的词作,将悼亡引进词中,开拓了词的题材,具有深刻而丰富的悲剧内涵和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他在这首词作中,把亡妻作为生者来怀想,让早已亡故的妻子依然活在词人的心间,是此词最主要的艺术感染力;亡妻绝不能复生,相聚绝不可能,满怀凄凉而无法诉说,又是此词最大的悲剧性。 继续阅读“【转载】苏轼知密州、登州 (下)”

恋爱症候群-黄舒骏-歌词

彭丹同学推荐了这首歌,歌词很有趣,贴出来大家共赏!


===========================
恋爱症候群(live)
黄舒骏
(口白)有许多专家告诉我
他们说要以理性的态度谈恋爱
我常想 大概这些专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不信你试看看 谈恋爱还会有理性
我想那大概是假的
—-
关于恋爱症候群的发生原因
至今仍然是最大的一个谜
不管性别年龄职业体重学历长相和血型
没有一个人可以免疫
有些专家学者研究后相信
恋爱是内分泌失调所引起
却有别人认为恋爱属于滤过性病毒
象感冒无药可救但会自动痊愈
不管你同不同意
自古到今许多例子证明
恋爱不但是一种病态
它还可能是一种变态
一般发病后的初期反应
会开始是改变一些生活习性
洗澡洗得特别干净
刷牙刷得特别用力
半夜突然爬起来]弹钢琴
有人每天站在阳台对路人傻笑
有人突然疯疯癫癫 突然很安静
有人一脸痴呆对折镜子咬着指甲打喷嚏
有人对小狗骂三字经
女人突然改变发型
男人开始每天练着哑铃
食欲不振歇斯底里四肢萎缩神经过敏发抖抽筋
都出现在这时期

随着病情越来越变本加厉
人会变得格外敏感和恶心
写的说的唱的都想天才诗人一般才华洋溢
越肉麻越饿觉得有趣
有人恋爱之后每天躲在厕所哭泣
有人开记者会宣布恋爱的消息
有人总是喜欢两个人躲在黑漆漆的地方
象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每天忙着找人算命
挖空心思改变自己配合对方的习性
把每天都当作纪念日
把自己当作纪念品
每天漫无目的腻在一起
言不及义也觉得好有趣
走着坐着躺着趴着都形影不离
象是两人三脚又象连体婴
心里想的只有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也不管家里米缸有没有米
也不管路上有人示威抗议
只管爱你
心里想的只有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也不管海峡两岸统一问题
也不管衣索匹亚多少难民
只管爱你

经过一段轰轰烈烈热恋时期
不久就会渐渐开始痊愈
两人开始互相厌倦
互相攻击对方缺点
所有甜蜜都随风而去
然后开始从错觉和误解中清醒
惊讶自己为何如此不聪明
为了爱情不管一切
不顾父母朋友姐妹兄弟
开始感到后悔不已
然后开始感到疲惫沉闷气喘心悸牙痛头痛梦呓
然后是精神不济瞳孔放大脾气暴躁四肢麻痹
终于受不了要分离
虽然结果颇令人伤心
了解之后也没什么了不起
爱情终究是握不住的云
只是我想要告诉你
oh….
在我落寞的岁月里
你的温柔解脱我的孤寂
带给我深深的狂喜
如此颤动我的心灵
轻轻诉说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不管是黑夜或是黎明
不管是梦中还是清醒
深深爱你
我要对你诉说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不管是黑夜或是黎明
不管是梦中还是清醒
多么幸福
深深爱你
让我遇见你呜……
多么幸福
让我遇见你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