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们,不要疏于锻炼啊!

 

余于睡前卧读《三国志·蜀志·先主传》,读至其中一段,唏嘘不已,断章取义与各位看官共勉!

“备住荆州数年,尝於表坐起至厕,见髀里肉生,慨然流涕。还坐,表怪问备,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这个“髀里肉生”就是说大腿上赘肉增多了。刘备还是很爱美的。以前经常在战场奔波,“身不离鞍”,身材保持的很好。现在寄居在刘表的帐下,生活相比以前安逸了,好长时间没有上战场了。男人不锻炼了,这个身材就很容易变形了!这个刘皇叔有“匡扶汉室”的宏愿,但现在身体都发福了,感觉“老将至矣”,怎么会不感慨呢?

这不禁让我想起这些天宿舍的舍友也在为他日益增长的腰围而烦恼。他那个“将军肚”确实是越来越有形了!好多裤子都不合身了。看来男人总是会因为疏于锻炼而烦恼,身体的小变化就会引起“一阵恐慌”!

其实这几个月我也是同样是疏于锻炼。夏天那几个月办了一张游泳卡,基本上天天都会去游一些时间。入秋后,9月10号游泳池就不开放了,从此就没有我很感兴趣的活动了。不想去跑步,感觉很没意思。也不想去踢球,因为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

不锻炼的结果就是我这个学期已经感冒两次了!晕!(不过我倒是不担心大腿上张赘肉,也不担心会有将军肚,我是那种怎么都不会胖的人。偷着乐一下!)

《山東通志》序

《虞書》、《禹貢》,志之所由昉也。山澤方物,壤賦川塗,約舉數言,體要已具。逮夫周禮,踵事加詳,保章氏視分星,職方氏辨邦國,地形掌之司險、户口紀之司民。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地域廣輪之數,辨其山林、川澤、邱陵、墳衍、原隰之名物,而四方之志則外史,有専屬焉。後世圖經志記彷此而撰,大者志九服,小者志一方。雖詳略不同,而多識博聞,有裨政治,其義一也。昔者列國有史,自孔子修春秋而筆削褒譏,義繫天子,遂不得復以魯名。自後齊記齊乗諸書,各抒所言,僅備此邦之掌故。山東之有通志,自前明嘉靖朝始,帙簡義略,粗有規模,我國朝正域四方,徳洽寰宇。康熙甲寅,詔修大清一統志,而山東通志縁是再輯擴前志什之三四,亦既秩然可觀矣。我世宗憲皇帝御極之七年,復詔增修一統志及各省通志。臣承乏二東,實襄斯舉,爰訪延名宿,次第採釐,會東省郡邑,屢有分置,疆域既易條類,亦更改訂再三,至雍正乙卯九月方得付梓。恭遇我皇上紹登大寳,布愷綏猷,表正萬邦,修和百度。東省地聨畿輔,被化獨先,前此黄河清於單曹,慶雲燦於尼泗,蒼麟誕育,一見於鉅野,再見於寧陽。世徳燕貽,夙徴嘉應,而悉於是編志之猗歟。盛哉!此千載一時之會也。

全志三十六巻,有沿有創,有訂有増,縷晰條分,期於克臻醇備。而臣於此竊有思焉,通志體例,自星野至雜記,可以觀天文,察地理,飭人官,敘物曲,攷之各省,大略相符,而較以山東,尤稱特異。觀夫巡方之典,首重岱宗;崇聖之儀獨隆闕里。黄河如帶,藉保障於金隄,青社維垣,靖烟氛於玉海,漕運扼襟喉之要,兵防控水陸之衝。政禮所闗,至殷至鉅,令則逺稽,曩制旁摭,遺規敬揚,謨烈之庥,式表顯承之美,普聲敎於東漸,廣率俾於海隅,以之昭示來兹,永永無極。直與《虞書》、《周禮》輝映後先,豈他志之所得而頡頏者哉?臣不揣弇陋,謹拜手而為之序。

乾隆元年,嵗次丙辰三月中浣

巡撫山東等處地方督理營田兼理軍務都察院右都御史 臣岳濬 謹題

翼翔个人标点,其中的错误望方家指正。

青岛,无历史的城市?

青岛海滨风景
青岛海滨风景

媒体采访来青岛的明星大腕总是这么提问:您对青岛的印象如何?而受访者又总是这样回答:青岛是一座非常非常美丽的城市。青岛人在电视机前看到重量级人物对自己所居城市大加褒奖,内心是充满自豪的。就是嘛,青岛已被排进世界宜居百城之列,全国惟一的呵。可于自豪中又多少有些不满足,总觉得青岛还缺点什么,不尽人意。

那天朋友讲了一则有关“区域荣誉”的网络段子,那是各争所长互不服气的,比如其中有……西藏人说民族多,云南人笑了;云南人说酒好,贵州人笑了;贵州人说对革命贡献大,江西人笑了……因未涉及青岛,朋友则改头换面了一句:青岛人说城史,全国人笑了。

朋友虽然是调侃,却无意中道出他对青岛“缺憾”的认知。其实也不只他,许多人都认为青岛是个没有根基的城市,可不是吗,在一座西部古城搞两千年市庆时,青岛仅搞了个百年市庆,这便是证明,青岛没有皇宫、皇陵,没有古城墙、兵马俑、三星堆,这也是证明。所以人们就定位“青岛是个没有历史的城市”。这让青岛人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不过,话分两说,难道青岛真的只是一盆华丽的人造风景摆在碧波万里的黄海边上无根无基?细细考量,好像还不是这么回事,不符合事实,也不合乎逻辑。毛泽东讲: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其实倒应是: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灿烂的文明史,对此,青岛亦不例外。

青岛被说成“无历史”,只因人们对这地面还缺乏足够的了解。

如同“文革”时有人把名字改为“卫东”、“向阳”之类,而“青岛”则是由叫了千百年的“胶澳”改过来的,你也想不到,给青岛改名的竟然不是国人,而是德国殖民者(一个叫余凯思的德国人还公然在他的书中将青岛称为“模范殖民地”)。就是说,青岛是立在“胶澳”的基座上,而“胶澳”又与整个悠悠千古的中华文明一脉相承。这里曾是战国时期群雄争霸的古战场,著名的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火牛阵”战事,就发生在这里。而在这之后的朝朝代代,这里都上演着一出出沧海桑田的历史活剧。这就是说在历史的行进中,青岛并没有失落。

对于青岛的“来龙去脉”,青岛人自己是一清二楚的,不会数宗忘典,可为什么又不自觉加“外面人”的合唱对自己的“历史”心虚气短呢?我想一个主要缘由是他们把更多(几乎全部)的记忆投注在百年近代史,只因这段历史对青岛人来说太过刻心铭骨,至今没有从中走出,也就将“历史”视为“现实”。

田单火牛阵
田单火牛阵

那一切历历在目:1891年一个拖着条长辫子叫章高元的清廷二品武官带兵来这里设立海防(这天被当成青岛建制的开始),从此之后,“这个”青岛便经历了整个近代史全部的风云沧桑:帝制崩溃后,先是共和,又是两度(德日)“殖民“,尔后是军阀混战日本人再次入侵,末了又来个美国人堂而皇之地占领。……诸般磨难屈辱,国人有,这里有,国人没有,这里也有……

所有这一切,其实都可以拿来说道说道的,然而这并非我写这篇短文的本意,而且即使要写这些,怕也装不进这只“筐”。

要说的是,青岛有历史,可为什么又不被人认同呢?我想这可能是在“历史”的概念上出现了偏差,在人们的认识中,似乎只有那些与“皇”与“王”相关的才叫历史,历史成了帝王史,而且愈久远愈“价”高,愈能拿来为其所有,以致弄出了许多笑话,不是连神话人物孙大圣的籍贯都被人争得不亦乐乎?可把话说回来,青岛人为什么在自己的历史这一问题上自觉心虚呢?我想除了与国人有着相同的认识误区外,还与青岛人的心性有关,豪放,实在,热情,总希望能将一个各方面皆优(也包括历史)的青岛奉献给每一个外来观光客,只有这样,才觉得没有亏待了人家,让人家不虚此行,自己也脸上有光。说到这上面,我还得对青岛人多说几句,那就是青岛人的“仗义”是名声在外的,青岛人看人,最看重的就是仗义不仗义,只要仗义,你就是好人,就是哥们儿,就你仁我也义。这里刚刚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两名中学生一时犯浑在街上抢人钱包(后来知道皆出于贫寒单亲家庭),让见义勇为者抓住其中一个,另一个逃走,可逃出不远,又自己回来了,束手就擒,人们问他为啥跑掉又回来,他说把朋友一人丢下,不仁义。这个有点诡谲的“仁义”故事到此并未结束,到头来检察院法院也共同“仁义”了一把,采用一种叫“延期审判”的程序放了他们一马,两人认错后,双双回到学校。这般具有“青岛特色”的故事层出不穷的。

“山东出好汉”“胶澳出壮士”,当是一种血脉传承吧。人人皆知的田横五百壮士的故事,正是发生在这个地面上,为了一个“义”字,五百人齐刷刷自刎于一个孤岛上,没有一个苟且偷生。可谓千古绝唱。
或许,“义”就这么像浪扑沙滩世世代代传承下来,融入现代青岛人的血液中。

尤凤伟:山东牟平人,现居青岛,出版长篇小说《石门夜话》、《中国一九五七》、《泥鳅》、《色》、《衣钵》、《一九四八》及中短篇小说选集、文集数十种。电影《鬼子来了》小说原著作者。

来源:2008年07月21日《北京晚报》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846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