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左传·郑伯克段于鄢》

今天突然来了兴致,拿出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第一册来看。第一篇就是《左传》中的名篇《郑伯克段于鄢》。

这篇文章以前貌似学过,《古文观止》的第一篇选得也是这篇,很熟。

IMG_0706

IMG_0708

这篇文章写得是郑庄公和他的弟弟共叔段和母亲武姜的故事。

庄公的弟弟很受自己母亲的宠爱,而自己因为是难产而生,所以不受自己母亲的宠爱。

弟弟在母亲的骄纵之下日渐过分,庄公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就顺着来,心想其弟多行不义必将自毙。最后弟弟竟然要谋逆,看似软弱的庄公其实一直关注着弟弟的举动,一旦有了谋逆的过分举动,当即快刀斩乱麻,把弟弟的谋逆给镇压了。

首先要分析的就是郑庄公了。他作为哥哥,其实是有问题的,没有很好的引导自己的弟弟,而是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更严重的错误,甚至可以说,他给自己的弟弟设置了一个败亡的陷阱。

接着要分析的就是武姜,作为母亲,他太偏心了,宠幸自己的幼子却没有原则,因为难产就厌恶自己的儿子——庄公。最终局面的出现,武姜难辞其咎。

文中有两个小细节,左丘明描写的很传神:

第一个: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

公子吕给郑庄公提意见也很有趣,大意说:

“老大,你家小弟太不像话了,你不整治一下?如果你不整治,哥就不跟你混了,跟你小弟混了”

第二个:

颖考叔为颖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颖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颍考叔提建议的方式也算是很新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巧妙的解决了庄公的烦心事。

东周以来,我们民族的三观开始形成并逐步基本确立,士这样一个群体逐渐形成,也就是读书人,他们希望为帝王师,通过对帝王的影响来发挥作用,春秋时期,他们很有独立的人格,提意见那叫一个潇洒自如、聪明到不行。那时的帝王将相普遍也很谦虚,《左传》、《战国策》和《史记》中这样的记载真是不少。

【推荐资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名牌节目《阅读和欣赏》(音频下载)

阅读与欣赏
阅读与欣赏

《阅读与欣赏》(1-75集)

格式:

mp3

语言:

国语

简介

《阅读和欣赏》,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名牌节目。1961年5月正式开办。常听这个节目,奉其为不见面的文学老师。印象最深的是后来人们概括的“三名”:名人介绍名作,由名播音员广播。中国古典文学的赏析,撰稿人是社会上的著名学者,如叶圣陶、臧克家、萧涤非、吴小如、周汝昌等等,介绍的作品是历代诗文词曲的名篇,如李白、杜甫,以及唐宋八大家的作品等等,播音员是声名赫赫的齐越、夏青等等。听这样的广播节目,是一种美的享受。

五千年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历时而积,经世而淀,博大深厚。仅从文学方面说,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浩如烟海,光芒万丈。作为后人怎样承前启后、薪火相传?别的姑且不说,从文字上弄懂弄通就是第一关。拿在手里看不懂,不也还是咫尺天涯吗?社会、语言、思维、心智、情感等等,毕竟沧海桑田,变化太大,差异甚远,因而障碍重重。这就需要有桥,跨越千百年时空沟堑,联系古今。《阅读和欣赏》节目做的就是这类工作,而且做得扎扎实实,做得让人信赖。

目录

  • 001 阅读欣赏 介绍《长歌行》(青青园中葵) 胡绍棠撰稿 于红编辑 黎江播讲
  • 002 阅读欣赏 介绍《古诗十九首》之《庭中有奇树》 骆玉明撰稿 林如播讲
  • 003 阅读欣赏 介绍《韩非子》寓言《孟孙猎得糜》刘刈撰稿 方明播讲
  • 004 阅读欣赏 介绍《贺新郎 读史》 杨金亭撰稿 王琪播讲
  • 005 阅读欣赏 介绍《李愬雪夜入蔡州》 张德祥撰稿 袁江播讲
  • 006 阅读欣赏 介绍《孟子》之《舜发于畎亩之中》 范能船撰稿 铁城播讲
  • 007 阅读欣赏 介绍《孟子》之《鱼我所欲也》 吴穹撰稿 刘刈编辑 岳斌播讲
  • 008 阅读欣赏 介绍《牡丹亭 游园》片断 许自强撰稿 林如播讲009 阅读欣赏 介绍《三国演义》片断《火烧赤壁》 杨子坚撰稿 铁城播讲
  • 010 阅读欣赏 介绍《三国演义》片断《捉放曹》 刘文德撰稿 林如播讲
  • 011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 东山》 倪其心撰稿 丁然播讲
  • 012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 东山》 杨雨撰稿 林如播讲
  • 013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 无衣》 严少英撰稿 石峰播讲
  • 014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之《伐檀》、《硕鼠》 胡楣撰稿 肖玉播讲
  • 015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之《芣苢》、《柏舟》、《风雨》 倪其心撰稿 黎江播讲
  • 016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之《黍离》、《采葛》 宋祥瑞撰稿 林光播讲
  • 017 阅读欣赏 介绍《诗经》中的两首恋歌 《静女》、《蒹葭》 褚斌杰撰稿 张悦播讲
  • 018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陈涉世家》之《陈胜起义》 陈定玉撰稿 夏青播讲
  • 019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刺客列传》片断《荆轲刺秦王》 唐永德撰稿 丁然播讲
  • 020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刺客列传》片断《荆轲刺秦王》 唐永德撰稿 于芳播讲
  • 021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滑稽列传》之《优孟学相》 蒋凡撰稿 夏青播讲
  • 022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秦始皇本纪》之《指鹿为马》 蒋凡撰稿 丁然播讲
  • 023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项羽本纪》之《四面楚歌》、《乌江自刎》 唐永德撰稿 夏青播讲
  • 024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越王句践世家》之《句践雪耻》 余澄清撰稿 夏青播讲
  • 025 阅读欣赏 介绍《史记 张释之冯唐列传》之《张释之执法不阿》、《孝文帝克己纳谏》 宋祥瑞撰稿 夏青播讲
  • 026 阅读欣赏 介绍《水浒》片断《武松打虎》 徐传武撰稿 常亮播讲
  • 027 阅读欣赏 介绍《水浒》片断《智取生辰纲》 杨子坚撰稿 铁城播讲
  • 028 阅读欣赏 介绍《晏子春秋 景公欲祠灵山河伯以祷雨》王思平撰稿 方明播讲
  • 029 阅读欣赏 介绍《晏子春秋 景公欲祠灵山河伯以祷雨》王思平撰稿 方明播讲1
  • 030 阅读欣赏 介绍《战国策 邹忌讽齐王纳谏》吴天明撰稿 黎江播讲
  • 031 阅读欣赏 介绍《战国策》之《触龙说赵太后》 杨叶青撰稿 刘刈编辑 方明播讲
  • 032 阅读欣赏 介绍《庄子 山木》王能宪撰稿 铁城播讲
  • 033 阅读欣赏 介绍《庄子寓言 痀偻承蜩》吴天明撰稿 傅华播讲
  • 034 阅读欣赏 介绍《左传》之《烛之武退秦师》 于明、孙惠芝撰稿 方明播讲
  • 035 阅读欣赏 介绍艾芜短篇小说《石青嫂子》 周溶泉、徐应佩撰稿 黎江播讲
  • 036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长恨歌》(上) 韩兆琦撰稿 雅坤播讲
  • 037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长恨歌》(下) 韩兆琦撰稿 雅坤播讲
  • 038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杜陵叟》 田南池撰稿 于芳播讲
  • 039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缭绫》 田南池撰稿 于芳播讲
  • 040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琵琶行》(上) 韩兆琦撰稿 雅坤播讲
  • 041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琵琶行》(下) 韩兆琦撰稿 雅坤播讲
  • 042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秦中吟 买花》 田南池撰稿 雅坤播讲
  • 043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描写四季景色的几首小诗《杨柳枝词》、《香山避暑二绝》(其一)、《暮江吟》、《夜雪》 田南池撰稿 雅坤播讲
  • 044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七律《钱塘湖春行》 田南池撰稿 雅坤播讲
  • 045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诗二首《观刈麦》、《折剑头》 韩兆琦撰稿 雅坤播讲
  • 046 阅读欣赏 介绍白居易思乡诗三首《望驿台》、《邯郸冬至夜思家》、《南浦别》 田南池撰稿 雅坤播讲
  • 070 介绍杜甫七律《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田南池撰稿 方明播讲
  • 071 介绍杜甫七律《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吴穹、孙金荣撰稿 刘刈编辑 丁然播讲
  • 072 介绍杜甫诗《北征》 倪其心撰稿 夏青播讲
  • 073 介绍杜甫诗《登高》 田南池撰稿 方明播讲
  • 074 介绍杜甫诗《登岳阳楼》 林从龙撰稿 丁然播讲
  • 075 介绍杜甫诗《江汉》 余恕诚撰稿 方明播讲

百度网盘: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69399&uk=3136838

转帖自: 爸妈网(www.ebama.net)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唐鉴•提要》

初,治平中司马光奉诏修《通鉴》,祖禹为编修官,分掌唐史,以其所自得者着成此书。上自高祖,下迄昭宣,撮取大纲,系以论断,为卷十二。元祐初表上于朝,结衔称著作佐郎,盖进书时所居官也。后祖谦为作注,乃分为二十四卷。

蔡绦《铁围山丛谈》曰:祖禹子温游大相国寺,诸贵珰见之,皆指目曰:“此《唐鉴》之子。”盖不知祖禹为谁,独习闻有《唐鉴》也,则是书为当世所重,可知矣。

张端义《贵耳集》亦记高宗与讲官言:“读《资治通鉴》,知司马光有宰相度量;读《唐鉴》,知范祖禹有台谏手段。”

惟朱子《语录》谓其议论弱,又有不相应处。然《通鉴》以武后纪年,祖禹独川沈旣济之说,取武后临朝二十一年系之中宗,白谓比春秋“公在乾侯”之义,且曰“虽得罪君子,亦所不辞。”后朱子作《通鉴纲目》,书帝在房州,实仍其例。

王懋竑《白田杂著》亦曰:“范淳父《唐鉴》言有治人无治法,朱子尝鄙其论,以为苟简,而晩年作《社仓记则》亟称之,以为不易之论,而自述前言之误,盖其经历旣多,故前后所言有不同者。”读者宜详考焉,未可执一说以为定也,然则《朱子语录》之所载未可据以断此书矣。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唐鉴•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