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自古就是中国东方重镇,政治、经济、文化都很发达,佛教也很兴盛。佛教自东汉初年从古印度正式传入中国后,山东就成为佛教的重要活动区域,是中国最早出现佛教图像的地方之一。

山东佛教的快速传播归功于一位著名的僧人——朗公,公元351年,朗公在济南近郊建立了山东现存最早的一座寺院,即现在历城区柳埠神通寺。

此后,山东的寺院和佛教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逐渐形成以济南、淄博、青州等城市为主体的佛教信仰中心,同时创造了具有山东特色的佛教造像艺术。不过,山东的佛教艺术一直没有受到世人太多的关注,与“中国东方佛教中心”地位甚不相称。

20世纪80年代以来,山东境内一批批重要的重大考古发现,出土了数量众多的佛教遗像,特别是1996年青州市龙兴寺佛教窖藏坑的发掘,大量造型精美、装饰华丽的北魏佛教造像重见天日,为全国其他地区所罕见,引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瞩目。

尘封千年的雕塑唤醒了人们对山东古代佛教繁荣的记忆,卓著的佛教艺术成就续写了山东历史文化的又一个辉煌篇章。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佛教遗存分布示意图-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菩萨装束-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20世纪80年代以来山东佛教遗存重要发现-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飞天-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各种佛像手势-山东省博物馆佛教造像艺术展

专家批《百家讲坛》“时尚史学”误导受众

如今,历史俨然成了一种时尚。荧屏上,清宫剧一部接一部;荧屏下,易中天的《品三国》卖得红红火火。昨天下午,中国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李治亭却在上海书展现场,就目前正流行的“时尚史学”发展谈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央视《百家讲坛》中的几员大将———易中天、阎崇年等,都成了其炮轰的对象。

“品说”毫无创见

“品读历史”是易中天创立的说法,而他的《品三国》也受到时下不少易迷的追捧。但李治亭对此却颇不以为然:“所谓的‘品三国’,品的到底是《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呢?这有很大的不同。《三国演义》本身就带有艺术成分,可以随便品,但《三国志》可严肃得多,要‘品’的话就要注意真实性。”

李治亭认为易中天的《品三国》实在没品出什么有味道的东西来,“就品出曹操天生是爱说真话的。而这一点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历史上研究出来的,这纯属个人品行问题,根本与历史无关。易中天一会儿说曹操温情,一会儿说曹操奸诈,一会儿说曹操可爱,一会儿又说曹操报复心强,这么多矛盾的特质放在一个人身上,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吗?而他最后又归纳总结为曹操就是一个奸雄,这不又跳进了历史窠臼?”所以,李治亭认为《品三国》只是用时尚语言让历史庸俗化、低俗化,“玩了玩文字游戏,讲了些乐子,却没有任何创见。”

戏说太多编剧太懒

如今,戏说之风愈演愈烈。对此,李治亭表示:“这些戏说剧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为历史剧,实质是胡编乱凑。在这么多戏说的误导下,大众很有可能对历史产生一个错误的认识。”他以乾隆为例,指出很多人把其当成一个风流倜傥的帅哥,“实际上,这是个误解。乾隆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皇帝。那些常常把‘搂搂抱抱’作为重点戏码的电视剧,掩盖了历史的真相,演绎的都是荒唐剧。”而谈到当下出现如此多戏说剧的原因时,李治亭直言:“这都是因为现在的编剧太懒,没有很好地将历史的真实性和文艺的再创造性结合起来。”

“时尚史学”误导受众

阎崇年曾在他的《正说清朝十二帝》中提到,努尔哈赤的12 大贡献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统一了中国。但作为清史编纂委员的李治亭表示:“其实,努尔哈赤只是打下了东北,而他的儿子皇太极才是完成统一中国的英雄。” 对于阎崇年在书中所写的“努尔哈赤种下了康乾盛世的种子,也播下了清朝灭亡的基因”,李治亭也进行了批驳:“这种历史‘血统论’非常荒谬。按照他的说法,所有的朝代都可以这么被解释。例如,朱元璋种下了永乐盛世的种子,也播下了明朝灭亡的基因。”他认为,历史研究的任务在于揭示历史真相,用科学的方法阐明历史的内核,给现代人以启迪。有真实才有历史,而如今种种的“时尚史学”,常常偏离了“真实”这根准绳,误导了不少受众。

记者 干琛艳 实习生王佳烨/文 记者赵向辉/摄

http://book.sina.com.cn 2006年08月08日 13:40 新闻午报

 

中国文化本体自觉的表现

第一,史学开始进入自觉的阶段。 魏晋南北朝时史学形成了独立的体系。在李允所著的《晋元帝四部书目》中,史部被单列为四部之一。

第二,文学学科的地位已经确立。在曹丕所著的《典论·论文》已经将文学视为一种文体。陆机在《文赋》中表达了自己对文学的主张。即文学应该有意,应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意”寓于“物”,认为文章应该游立意。

第三,艺术在魏晋南北朝时也开始自觉。此时艺术理论的著述——《书论》出现。《书论》为东汉时蔡邕所著,是书法艺术的理论著述。此时还出现了《画论》,它结束了秦汉以来有画无论的时代。在魏晋南北朝时绘画界主要讨论的问题转向“形”与“神”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