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最近开始尝试养成这样一个新的习惯——每天读一篇《经济学人》杂志上的文章。

我的英文阅读能力很差,只能读网上翻译的经济学人中文版 [http://blog.ecocn.org/]。

在网上看到众多网友对《经济学人》杂志推崇备至,据说《经济学人》在全球范围内都获得了很高的认同和赞扬。这些赞誉之词让我对这本杂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了解《经济学人》这本杂志是在大学后半期,那个时候在为考研做准备,据说考研英语中有很多文章就是来自于《经济学人》。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经济学人》这个名字。

现在我在twitter上呆的时间比较多,经常看到有朋友推荐经济学人的文章,后来我还follow了经济学人的twitter帐号:@TheEconomist

我现在的阅读是一种短阅读倾向,很多阅读都是在twitter和Google Reader中。这样的阅读倾向不是很好。

现在读关于互联网的报道比较多,读政治经济的比较少,应该补补课,我想经济学人也许是一个好老师。

平静的稻田下,暗流汹涌

稻田里无声的海啸

The silent tsunami-From:The Economist

粮价飞涨,饥饿冲突各地频发,解决之道迫在眉睫。

人们印象中,饥荒中的人们总是眼神无助,腹部浮肿,由于战争和动乱导致粮食欠收,进而引发饥荒,这种危机往往是爆发式的,而且地域性强,总是发生在已经贫穷不堪的地方。

但现今的局势已不仅如此,联合国国际粮食小组的Josette Sheeran称此为:无声的海啸。全球广泛的粮价走高,已开始造成部分地区的动乱,给各地政府敲响了警钟。孟加拉正处于骚乱之中,连中国都开始为粮食担忧,这是30年来首次在多个地区同时爆发粮食危机。印度的经济学家Amartya Sen还曾经断言:“ 在民主社会绝不会发生饥荒。”现在看来,2008年的这次粮食危机使之不攻自破。 继续阅读“平静的稻田下,暗流汹涌”

《经济学人》杂志封面——America’s fear of China

《经济学人》杂志封面——America's fear of China
《经济学人》杂志封面——America’s fear of China
 

America’s fear of China

China is a far-from-cuddly beast; but bashing it is a bad idea

May 17th 2007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IF THE guest list determined a meeting’s value, the 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on May 22nd would be a roaring success. Almost half the Chinese cabinet is trooping to Washington, DC, for the second of the twice-yearly discussions, conceived by Hank Paulson, America’s treasury secretary, between the world’s largest economy and its fastest-growing one. The process was designed, in large part, as an antidote to the latest case of Asiaphobia among America’s politicians. It is not working. 继续阅读“《经济学人》杂志封面——America’s fear of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