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济会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共济会,1717年6月24日(”圣约翰日”)成立于英国伦敦的一个组织.名字Free-Mason字面之意为”自由石工”,全称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前身是中世纪的石匠行会,近代共济会摆脱了石匠行会的”实践性的石匠”性质,成为”思想性的石匠”、亦即投身社会改革的政治团体。共济会并非宗教,在成立的初期属于一种秘密结社,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但志愿者必须是有神论者(可以是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等)。

近代共济会对于神的解释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于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总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人能够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么最终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共济会会员(”石匠”)建设”所罗门神殿”的过程象征着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过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思想观念。通过奉行理神论的理想,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萨德侯爵、莫扎特、菲特烈大帝、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无数共济会会员的名字如同星光一般闪耀在西方近代史的夜幕之中。共济会给英国带来的一大负面影响则是使其丧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独立宣言的》56人中有53名共济会会员。今天的共济会大约有600万名会员,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7万。阴谋论者认为共济会与新世界秩序有关,特别是那些自称“光明会”会员的人。有些人甚至指称共济会是个玄秘组织。

由于共济会行事神秘低调,可能因此引发诸多流言,然而事实上共济会会员在社会上受人敬重,而且耗费许多时间与金钱参加慈善活动。共济会除了有趣的握手方式之外,还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共济会遍布全球,会员来自社会各行业各阶层。

只能培养公子哥,中国足球出路何在

这次世界杯,几个足球后进国家都再次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证明他们在上届世界杯的表现并非昙花一现。美国、日本、韩国等队虽然命运不同,但都能在欧洲土地上,从欧洲一流强队手里拿分,迈出历史的第一步。特别是美国对意大利那场疯狂的血战,回肠荡气,必定作为奇异的经典而载入世界杯的史册。

相比之下,上次世界杯出丑的中国队,这次只能是看客。再看看这些崛起的足坛劲旅,韩国队过去虽屡胜中国队,但大家当时基本还在一个水平线上。日本和美国的足球市场远不如中国,职业足球也大致和中国同时起步。日本的J-League是1992年成立,次年开张。美国大联盟则是1996年开赛。如今呢?美国俨然快成了世界强队。日韩也大有脱亚入欧之势,中国已经无法望其项背。大洋洲并入亚洲赛区,澳大利亚已经显露亚洲的王者气概。1982年,中国足球还能打到亚洲老二的地位,仅被大洋洲的新西兰挡在世界杯之外。如今,连亚洲四强也是个遥远的梦,离世界杯越来越远。这光景,颇像晚清时代的改革:当时论国力,中国在亚洲是最有潜力的。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在19世纪中期中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国。北洋水师买的军舰开到日本港口,把日本人震得目瞪口呆,纷纷称这是上国的手笔,为日本所不能。但是没过多少年,这些号称亚洲第一的战舰被日本海军如数击沉。随后日本现代化迅速起步,中国只能频频受辱于人。

为什么说我们的足球改革如同晚清光景?因为我们的改革还是官督商办,好大喜功。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中国足球:炫耀的腐败》。随后“炫耀的腐败”一词便成为描述中国足球的固定词汇。后来我把对中国足球的种种批判结集出版,题为《炫耀的足球》,希望给有关决策者以参考。但至今如同对牛弹琴。这次世界杯上,后进国家的表现,更加证明了我的职业足球理念的正确。不按这样的理念改革,中国足球将永无出路。

为什么把中国的足球定义为“炫耀”?话要分几头说起。首先,这几年中国经济起飞,国力大增。可惜,虽然以绝对的国民生产总值算,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但论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中国还排在百名之外(2005年排名第110位),是个地道的穷国。这样,雄厚的国力落实不到具体人的生活上。于是心理需要宣泄,需要扬眉吐气一下。中国的体育,也就被用来满足这样的社会心理。足球作为第一运动,自然首当其冲。踢球其实是一种炫耀:要让大家尝到些当大国的滋味。这就是中国足球的不能承受之重。

有这样的社会心理基础,向足球投资就成了打民意牌,搞政绩工程和公共关系的必需。几年前有个市长公开说:本市足球的成绩比工人下岗不下岗更重要!一些大企业,刚刚有了一些利润,由于产权不明,责任不清,当权的企业领导索性在足球上烧钱,自己出出风头,根本不讲究投资的回报。所以,在足球上的投资,实际上是企业领导“炫耀性的消费”,甚至是“炫耀性的腐败”。大量热钱流入的结果,就是球员的工资不断膨胀,水平却没有提高。

职业足球,就是把足球推向市场。任何产品在市场上竞争,都必须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尽可能压低产品的成本,提高产品的质量,否则就会被市场所淘汰。我们的职业足球,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买卖未开张,先提高成本,足球运动员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没有几千万元俱乐部就别想开张。这样一来,只有几家烧得起钱的大企业才弄得起足球俱乐部,把小资本全部挤掉。而大企业的投资,只对“炫耀”的虚荣心负责,不对市场负责,无法长久支持职业足球的运作。

我在《炫耀的足球》一书中分析并预言:中国足球在不久前出现的“市场泡沫”,主要是搭了经济起飞的便车,同时加上企业经营不规范,无法约束在足球上不负责的烧钱行为。随着市场经济的规范化,随着经济发展的周期起伏,这样的泡沫是无法维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腐败的大资本赶出足坛,把球员的年薪拉到理性的水平,保证足球靠门票本身可以赚钱。试想,如果一个足球运动员年薪仅三万元的话,一个中等企业家也能出资建立俱乐部。投资的门槛低了,更多的民间资本就会进来。

这样,以中国13亿的人口规模和足球市场,全国建上千个俱乐部也不会成问题。有上千个俱乐部,就有几万名运动员,选拔人才的基盘才大,中国的足球才有希望。

不要怕钱少了没有人踢球。现在大学生毕业起薪两千元就可以。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足球运动员,一年挣三万元并不少。对他们来讲,重要的是机会。那些愿意从这么低的位置奋斗去欧洲踢球的人,是最敬业,最肯吃苦的。而现在这种”炫耀的足球”,只能培养一代公子哥儿。看看美国,国家队排名达到过世界第五,世界杯打入过八强。但就是在今天,大联盟中最穷的职业运动员一年才挣11700美元,而纽约公交系统的职工,平均年薪为6万美元。也正是因为这种低成本,大联盟才躲过关门的厄运(因为成本低,赔得有限),如今有了赢利的兆头,开始吸引大量投资。足球弱国不是欧洲列强,买卖开张要从小小夫妻店开始,兢兢业业,日积月累,最后才可能发展成超级购物中心。好大喜功的大手笔,可以过一时之瘾,却破
坏了基本的市场秩序。这个毛病不改,中国足球就会像北洋海军的军舰一样,悲惨地沉入海底。

作者:薛涌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6-06/20/content_47215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