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出没请注意

微博、微信上的各种“正能量”转发,各种“强奸”“脑残”“无常识谣言”泛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不过,还是有可爱的网友,一翻嬉笑怒骂的调侃让人会心一笑。

反躬自省,这种事情我也干过,还好有热心朋友指正。告诫自己,在转发之前,再想想,避免成为他人眼中的“脑残”。

这个网络太神奇,一不小心,我就脑残了。一不小心,又让我获得了“启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在通往独立、理性思考的路上,任重道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fa5c15cfc56b6a3

24fdfe708ff1deb

19c83a5be6de493

98c9ca3a134a22d

011b9f6735a4bd0

f3fd7f11852744b

cef50f0ed37e999

古文之美

古文之美-古籍之美-练习标点古籍
古文之美-古籍之美-练习标点古籍

昨晚睡前读了接近两个小时的书。先看了《浮生六记》,又看了《资治通鉴》。

好久没有读文言文的书了。昨晚又找到了阅读文言文的快感,简洁之美,音韵之美……

古人写古文都是很郑重的,优美叙事,文以载道,昨晚所读的两本书都可以算是其中的典范之作。

研究生阶段读的专业是历史文献专业,平时就主要和古文献打交道。导师从文字、音韵等各个方面加强我的基础训练,让我从中收获颇多。

一本字海、一本辞源,选择一些线装古籍复印后研读做标注,加标点,练习句读……

当时虽然也吃了不少苦头,但很快就乐在其中了。

百衲本的二十四史都是选择的很优秀的版本,文字优美,看这样的文献真是一种享受,让我更加接近了古文献,“古书之美”确实让人心动。

近代我们对于传统文化的否定,给我们造成了文化上的断裂,这虽是当时所需,虽是一种潮流,但现在我们正渐渐认识到当时的“年少轻狂”。

传统的文化造就了我们,其实那么容易就能割裂的。我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了传统的温情。不过,当前的国学热还是需要引导,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理性的分析国学,理性的宣传国学,不要打折国学的旗号毁坏了国学,让人们,尤其是新一代误解了国学。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共济会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共济会,1717年6月24日(”圣约翰日”)成立于英国伦敦的一个组织.名字Free-Mason字面之意为”自由石工”,全称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前身是中世纪的石匠行会,近代共济会摆脱了石匠行会的”实践性的石匠”性质,成为”思想性的石匠”、亦即投身社会改革的政治团体。共济会并非宗教,在成立的初期属于一种秘密结社,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但志愿者必须是有神论者(可以是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等)。

近代共济会对于神的解释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于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总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人能够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么最终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共济会会员(”石匠”)建设”所罗门神殿”的过程象征着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过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思想观念。通过奉行理神论的理想,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萨德侯爵、莫扎特、菲特烈大帝、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无数共济会会员的名字如同星光一般闪耀在西方近代史的夜幕之中。共济会给英国带来的一大负面影响则是使其丧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独立宣言的》56人中有53名共济会会员。今天的共济会大约有600万名会员,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7万。阴谋论者认为共济会与新世界秩序有关,特别是那些自称“光明会”会员的人。有些人甚至指称共济会是个玄秘组织。

由于共济会行事神秘低调,可能因此引发诸多流言,然而事实上共济会会员在社会上受人敬重,而且耗费许多时间与金钱参加慈善活动。共济会除了有趣的握手方式之外,还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共济会遍布全球,会员来自社会各行业各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