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CCTV《敦煌》有感

敦煌-千手观音
敦煌-千手观音

敦煌的历史,是一部令中国人骄傲的历史,也是一部令中国人耻辱的历史。

今晚看了央视的记录大片《敦煌》,心情非常的复杂。第一集的主题是“探险者来了”。到了近代,敦煌藏经洞的偶然发现让我感觉很是复杂.敦煌真不该在这个时代被发现,如果再推后两个世纪,也许这些文献经卷能在中国获得更好的保护,而不是遭到西方和东方探险家的劫掠,不会遭到无知中国人的窃取和破坏。

在19世纪初这个时候被无意发现,这是一个国人尚无意又无力保护的时代,内忧外患,让这些珍贵的文献散失海外,飘零九州,细细想想,是所有中国人都会感觉扼腕叹息的.

20世纪初在敦煌发生的那些让人为之扼腕的事情不堪回首,不过后来国人对这笔珍贵遗产所采取的保护又让我感动,一代代有识之士不惜付出自己的青春和积蓄,投身到敦煌的保护和研究中,让我们不仅对我们中国的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让我们对我们自身和当前有了更多的了解。

与历史的对话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

题图来自:Flickr ,拍摄:Devin Dong

追忆王永兴先生

今晚看了这篇纪念文章,王永兴先生的治学态度、教导弟子的方法让我感动,也很受激励和启发,就转载上来吧,推荐给攻读文史专业的同学,共享、共勉!

老一辈的学者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啊!文中提到的学习历史学的很多方法很值得我们借鉴。时代不同了,我们今天尤其缺乏他们的认真、踏实的治学态度。

与天壤同久,共三光永光

——追忆王永兴先生

王宏治

1977年,我如愿考入北京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我们实际入学的时间是在1978年春季。入学之时,虽打倒 “四人帮”已一年多,但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还有待时日。学校开课后用的教材、教案大多仍是“文革”中的东西,比较好一些的则是个别老教师用“文革”前的教案及观点授课,这已经是“思想解放”的先行者了。

应当是1979年的某一天,历史专题选修课忽然来了一位非本校的老先生,消息灵通的同学都很兴奋,说这是陈寅恪的门生王永兴先生,是位大师级的人物,来给我们讲授《隋唐五代经济史》专题课。开始选修此课的学生有不少,我也在其中。王永兴先生授课的方式也与众不同,他上台先在黑板上写满史料,将隋唐的《田令》和《赋役令》从厚重的古籍书上逐条抄下,然后再逐句为我们讲述。其讲解史料若剥笋剖瓜,当史料讲完,其观点结论已自然得出,令我惊诧不已。因为王先生要求选课的学生读许多参考文献,还布置我们从浩如烟海的史籍中抄录资料,很多同学不适应这种须自己动手、动脑筋的授课方式,渐渐来听课的人越来越少,但剩下的恰是有志于中国史研究的同学。这也正是王先生在课堂上反复鼓励我们的。在此我保留了一份王先生布置我们抄录史料的要求与体例,转录于此(原文为繁体字、竖行),以纪念王先生的授课之恩。

《隋唐五代经济史资料抄录要求与体例》

一、按提纲抄录,务必抄全,不可脱漏。

二、每张纸抄录一条材料。

三、用八开格纸,竖抄,用钢笔,繁体,正楷抄录。

四、材料出处抄在第一行,上端空两格,书名、传记名、志名等不另加括号。如:

宋史卷三二八·蒲宗孟传

王偁:东都事略卷八三·蒲宗孟传

宋会要辑稿六九五七页·一七七册·兵一二·捕贼二

五、抄录材料时,第一行上端空两格。

六、引文首尾加“  ”号,注文加(  )号;原按加〔  〕号。如:

“政和五年正月丙辰,长宁军界夷人卜漏等反,攻梅岭堡,陷之。”〔原按:此据初草,二月三十日,令赵遹指置圣旨追书,须憋考详。〕

七、材料中遇有年代、人名与材料不衔接时应在引文前加上,如:

大观二年正月戊寅,“河东北盗起。”

石公弼“知扬州,群不逞为侠于闾里,有号亡命社。”

八、标点符号完全照二十四史标点本之标点。

从此以后,我作历史研究基本上就是遵循这种方式读书,摘录史料。这是我就读研究生之前对王永兴先生的初步印象。

1981年,我考取了北京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我们这届入学的时间是1982年春节后。记得报到时天气还比较冷,我在历史系办公室办完手续后,王玉梅老师说:“你就是王宏治呀?王永兴老师让你到他家去一趟。”于是我就按地址找到王永兴老师家,当时他还住在建斋的一间据说是由厕所改建的宿舍。因为在师院上过王先生的课,课间休息时我也常向王先生讨教,故双方都不陌生,很快就聊到一起。王先生直接问我打算读哪一段?我们当时考研是按中国历史上半段(隋唐以前) 和下半段(宋以后)分专业,但入学后具体研究方向则根据导师再定。我说我对中国法制史比较感兴趣。王先生说,《唐律》是中国法制史的基础,既然要研究法制史,就必须学好《唐律》,并表示希望我能跟他学。我也就没有再犹豫,当场答应就跟王先生学习隋唐五代史。

1982年的北大历史系的中古史专业,可以说是刚从“文革”阴霾中恢复元气。一批泰斗级的教授重新走上讲坛,其中有邓广铭、周一良、田余庆、张传玺、商鸿奎、许大龄、祝总斌、吴荣曾、张广达、吴宗国等,王永兴先生按时下的话说是作为“引进人才”从山西调入北大的。北大开放的学术氛围使我们不仅可以聆听本系 名师的授课,还可以任意选听自己感兴趣的外系名家的讲座,如我还选修了宿白先生的考古学、汤一介先生的佛教史等。王永兴先生的课理所当然的是我的重头戏。 王先生每学期开两门课,一门隋唐史,一门敦煌学,从来也不重复,所以我三年来共听导师亲授12门课。这可能是现在的研究生不能想象的。

敦煌学对我来说是很陌生的学问,此前我只认为敦煌学与美术等有关,与隋唐史似乎稍远。王先生每次上课,将要讲授的有关敦煌学的文书用油印机印出来,发给我们。这种印刷方式现在已经很少用了。先在钢板上用蜡纸刻版,再用一种胶滚子在油印机上以油墨印制。发到我们手里时还散发着油墨的清香。尽管有油印资料,王先生仍要一丝不苟地将相关史料全部抄写在黑板上,抄完一段,就讲解一番。黑板抄满了,我就主动上前将讲过的部分擦净。三年来,王先生不断地抄写,我就不断地擦拭。王永兴先生就用这种方式,逐字逐行逐句地为我们讲解千年前埋藏在敦煌藏经洞中,面世后又历经沧桑的敦煌文书。他充满激情地讲述着陈寅恪先生的《陈垣敦煌劫余录序》,他强调陈寅恪先生的名言:

“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

鼓励我们立志于从事敦煌文书学的研究,我们在他的鼓动下也“勉作敦煌学之预流”。王先生讲敦煌学给我留下印象较深的一是“吐鲁番唐永淳元年氾德达飞骑尉告身研究”,二是“敦煌西魏大统十三年计帐户籍残卷研究”,三是“敦煌水部式研究”。通过王先生的讲解,我始知,做学问当从识字开始。王先生不厌其烦、不厌其详地为我们讲述古代文书中的字句,有时我只觉得我就是个小学生。对于经历“文革”,没有受到过系统训练的我来说,确实感到受益匪浅,知道学问是怎样做出来的。刚到二年级,王先生又从国家历史档案馆取回一些“吐鲁番文书”,每人按专题分得几页,要求我们“作文书”。我分到几页唐初的馆驿文书,“唐开耀二年宁戎驿长康才艺牒为请追勘遣番不到驿丁事”和“唐开耀二年宁戎驿长康才艺为请处分欠番驿丁事”等(这几件文书1985年后,由文物出版社发表在《吐鲁番出 土文书》第六册上)。

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简介

陈爽 《文史知识》2002年第4期

古籍的全文检索是网络文史应用最为直接和最为有效的手段。就目前状况而言,网络文史资源分布极不均衡,最主要的古籍全文检索系统几乎全 部集中在台湾。由于近几十年大陆古籍整理成绩斐然,台湾网站的数据库底本大部分采用了近年来大陆出版的标点和校刊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检索系统也是 两岸学者共同的心血结晶。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旧称瀚典全文檢索系統)是迄今最具规模的中文古籍数据库,也目前网络中资料整理最为严谨的中文全文数据库。它包含整部二十五史、整部阮刻十三经、超过2000万字的台湾史料、1000万字的大正藏以及其它典籍,合计字数13400万字,并以每年至少1000万字的速率增长,蔚为壮观。

汉籍电子文献所有资料包括二十五史、诸子、古籍十八种、古籍三十四种、大正新修大藏经、上古汉语语料库­—— 摘要(《论语》、《孟子》、《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老子》、《商君书》、《管子》、《晏子春秋》、《孙子》)、台湾 方志(通志、府志、县志、厅志、采访录、一般志书与舆图、补阙)、台湾档案、台湾文献、文心雕龙(《文心雕龙义证》、《文心雕龙考异》、《文心雕龙 注》)、佛经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清代经世文编(贺长龄《清代经世文编》、葛士浚《清代经世文续编》、《盛康清代经世文续编》)、 新民说、中华民国史事日志、姚际恒著作集、词话集成(《时贤本事曲子集》、《复雅歌词》、《拙轩词话》、《浩然斋词话》、《乐府指迷》、《吴礼部词话》、 《艺苑卮言》、《爰园词话》、《七颂堂词绎》、《填词杂说》、《金粟词话》、《铜鼓书堂词话》、《雕菰楼词话》、《介存斋论词杂着》、《乐府余论》、《双 砚斋词话》、《问花楼词话》、《词径》、《雨华盦词话》、《词论》、《近词丛话》、《饮冰室评词》、《近代词人逸事》、《彊村老人评词》、《窥词管见》、 《词概》、《珠花簃词话》)、新清史·本纪、乐府诗集、闽南语俗曲唱本《歌仔册》、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此处删除三行乱码]

在汉籍资料库的一级栏目的最后,有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是为普及文史教育而向台湾大中小学师生免费开放的,其中包括了许多文史研究的重要典籍,总量约7000千 万字,占整个汉籍资料库文献的一半。除二十五史和十三经的部分内容外,还包括中诸子中选出的《抱朴子内篇校释》、《庄子集释》、《东观汉记校注》、《国 语》、《古本竹书纪年辑证》、《墨子闲诂》、《列子集释》、《晏子春秋集释》、《四书章句集注》、《战国策》、《老子校释》;从古籍十八种中选出的《新校 搜神记》、《齐民要术校释》、《洛阳伽蓝记校注》、《颜氏家训集解》、《山海经校注》、《通典》;从古籍三十四种中选出的《太平经合校》、《鬼谷子》、 《孔子家语》、《艺文类聚》、《论衡校释》、《九章算经点校》、《周髀算经》、《吴越春秋》、《朱子语类》、《楚辞补注》、《文选》、《古小说钩沉》、 《世说新语》;从大正藏中《百喻经》、《法句经》、《佛说父母恩难报经》、《高僧传》、《续高僧传》等。

资料库包含层级式目录,可经由目录、页码调阅正文或逐段、逐页浏览正文 或藉目录限定检索范围以任意字词、字符串进行快速检索取得完整的检索结果。浏览者可选择某一部古籍单独查询,也可选择多部古籍综合查询。查询结果以段落显 示(显示检索语词所在的段落正文,并将所检索的语词用红线标出)、列表显示(显示检索语词出现的次数以及每一条所在的卷数和页码)。检索结果包括“检索条 列”、“检索报表”、“部分/全段显示”几种选择,如选择全部二十五史,输入散骑常侍,短短一两秒内,便能找到3743条符合条件的相关资料,通过其中“检索报表”则可以将这三千多条资料在一个网页内全部列出。

汉籍资料库的最突出特点是内容全面,版本精赅。如二十五史所选用的录入底本,是台湾鼎文公司翻印的大陆中华书局点校本(台湾称为“新校本”),多名台湾学者参与了校订工作,每部史籍都经过至少4次校阅。对于校阅中所发现有疑误的文字,经查对该书三种以上之主要版本(如百衲本、武英殿本、汲古阁本等),并参照中华书局校本,确定系点校本排印时未校出的错字,或所据以排版的刻本误字时,始加以更动。而资料库的所收录的先秦诸子,底本也多选用了大陆中华书局近年整理出版的“新编诸子集成”本,部分古籍还收录了多种的整理版本,如《文心雕龙》就有三种版本之多。

遗憾的是,汉籍资料库的程序内核开发较早,不支持复合检索(布尔检索)。此外,由于资料库完成时间先后不同,在目录结构上缺乏有效的整合,网页导航支蔓众多,缺乏完整的内容介绍,许多不熟悉的浏览者很难摸到门径,许多重要的资料库被隐没在层层页面之下。

故宫寒泉检索系统

这一检索系统是由台湾陈郁夫先生主持开发,因网页和系统资料存放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服务器内,故而称为“故宫寒泉”。

寒泉的全部资料包括十三经、二十五史、先秦诸子、全唐诗、宋元学案、明 儒学案、白沙全集、四库总目、朱子语类、红楼梦、资治通鉴、续通鉴等。就规模而言,尚无法与汉籍资料库相比,且不能浏览原文、但有通鉴、续通鉴这样的“特 色收藏”,更难能可贵的是,系统支持复合查询,对文史研究尤为实用有效。

台大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这个系统是台大佛学资料库的一部分,台大佛学研究中心的研究主题包括佛教哲学、历史、文学、艺术,文献资料横跨中西,在目前网络佛教资料库中最为完备,可做佛学书目、期刊原文检索,并有多种语文佛典原文,汉文部份可做检索。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CBETA 电子数据库是以日本大藏出版株式会社《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卷至第85卷为录入底本。系统支持复合检索,以大正藏各分册为单位分别查询,不能一次检索全部分册。

汉籍资料库的大正藏检索系收费服务,而台大的大正藏检索则是免费服务。此外,系统还提供多种格式的大藏经文档下载。但目前整个系统还处于测试阶段,文字校刊、检索功能都不够理想。

简帛金石资料库

简牍帛书是本世纪重大学术发现之一,简帛资料信息量大、研究成果分布零 散,即使是专业研究人员,也很难在短时期内将难将大量文献资料收集齐备。与简帛资料的整理考释工作相比,检索编制工作相对滞后,海内外尚未出版一部权威性 的简帛资料索引。由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文物图像资料室开发的简帛金石资料库,收集了大陆、台湾和日本的40余种资料,包括了已经整理出版的先秦至魏晋的简牍、帛书、碑刻、官印、镜铭等,还收录了相关的书目、索引等,总字数达3,401,684字, 内容极为丰富,既包括《睡虎地秦墓竹简》、《居延汉简甲乙编》、《居延新简》、《敦煌汉简》等大型报告,也包括了近年来散见于各种文物考古刊物中有关新出 土的张家山汉简、尹湾汉简的部分释文,还有大陆学者难得一见的《两汉镜铭集录》等内容。大部分资料的底本,选择了大陆学者的研究成果。分全文和书目两部 分,可进行复合检索,输出方式包括释文、编号、所在图书页码等。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古籍数据库

这个系统开发较早,近年内容没有太多更新,内容包括历代名臣奏议、红楼梦、中国诗词(古诗十九首、汉乐府等)、唐诗三百首四个数据库。内容不多,但非常实用。

台湾元智大学“网络展书读”中华典籍网络资料中心

这一资料库由罗凤珠先生主持开发,以中国古典文学资料为主要特色。包括 诗经、全唐诗、唐宋词、宋诗、台湾古典汉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多个各自独立的全文检索系统。其中唐宋词全文数据库收录唐五代词二千五百余首,全 宋词近二万首;宋诗包括资料内容包含苏轼、晁补之、陆游、范成大、杨万里、王禹偁、范仲淹、晏殊、梅尧臣、欧阳修、苏舜钦、苏洵、王安石、苏辙、邓忠臣、 秦观、黄庭坚、贺铸、陈师道、张耒、李廌、晁说之、王令等宋代名家诗全文。检索系统大多支持复合检索,并根据不同的文学体裁的特点,在检索选项上加以变 通,使查询更为便利。如唐宋词检索,可依作者、词牌、词序、词题、词文、词文等进行检索,其中作者可用作者本名、字、别号等检索,检索结果可列出该作者生 平资料、作品目录及浏览全词;词文可使用关键词和模糊句检索。宋诗检索提供了作者、诗题、诗句、综合检索等几个栏目。例如要查苏轼的诗作中有关茶的诗句, 先到宋诗的查询页,若用诗句检索,将会得到所有宋诗人的相关诗句,但若用综合检索──作者栏输入“苏轼”、诗句栏输入“茶”,就可找全苏轼所有品茗说茶的 诗五十首;在诗题项目上点一下,就可看到某首诗的全文,十分便捷。

以上介绍的几个网络古籍全文检索均属台湾网站。除了内码显示和繁体输入等问 题,大陆学者使用这些数据库还存在某些障碍:古籍中的缺字要通过浏览者安装系统提供的造字档案来补足,因编码区位不同,大五码造字档案与大陆的简体中文造 作系统不能兼容,加上大陆与台湾网路连接不够稳定和通畅,大陆的教育网无法直接访问台湾网站,大陆学者使用台湾有偿资料库尚没有确定的中介机构,从而造成 了一定程度的资源浪费。

相对而言,台湾研究机构在古籍数字化方面起步较早,在资金投入、软件开发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而大陆学者和学术机构在版本占有、校勘整理等方面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两岸学者共同合作,开发多内码、跨平台的网络古籍检索系统,应成为大势所趋。

【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网址】

台湾中研院汉籍电子文献  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史语所中文资料库  http://www.ihp.sinica.edu.tw/database/index.htm

史语所简帛金石资料库  http://saturn.ihp.sinica.edu.tw/~wenwu/search.htm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http://ccbs.ntu.edu.tw/cbeta/result/search.htm

故宫寒泉资料库  http://libnt.npm.gov.tw/s25/index.htm

诗经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NPB/home.htm

全唐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TS/HOME.HTM

宋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SS/HOME.HTM

唐宋词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TST/HOME.HTM

台湾古典汉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cp

红楼梦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HLM/retrieval/database/database.htm

三国演义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an/bin/s_full.HTM

水浒传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hz/bin/s_full.HTM

 

原标题: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简介

来自:http://xiangyata.net/data/articles/f0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