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时期儒家学派对其他学派的影响

前些天在四川大学古籍所听舒大刚教授的讲座——《儒家的义利观》,其中舒老师提到的一个问题引起了我的兴趣,讲座结束后我向舒老师提出了上面这个问题:先秦时期儒家学派对其他学派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舒老师就这个问题给我做了解释,大意我整理如下:

儒家学派其实不能简单的理解为”百家争鸣”中十分普通的一家,它在诸子百家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对百家争鸣局面的产生有突出的贡献。可以说儒家学派在当时开风气之先,是百家学派中的“领风气之先者”。

其实在孔子之前,社会上也有很多著名的学者,如周公、老子等,但他们没有像孔子一样,广收门徒,聚众讲学,形成自己周密系统的理论,并到处传播,从而形成有特色的”学派”。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可以说是开风气之先,做了时代的领头羊。正是受到了儒家的影响,随后才有了墨、道、法等诸学派。他们也学习儒家,收徒讲学,周游列国,建立起自己的理论体系,并一代代发扬光大,从而形成自己的学派。

儒家不仅开风气之先,还通过大兴教育,而广开民智,培养了众多的人才,活跃了社会的学术,为百家争鸣局面的产生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条件和推动力。据说墨子和庄子都曾经在儒家学习过,他们发现了儒家的不足,才创建了自己的学派。儒家学派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不一样的座谈会

海禁下的亦盗亦商
海禁下的亦盗亦商

今天要说的座谈会有点特殊,一个德国女博士用中文和我们学院的一些老师和学生交流她们的研究团队对明清时期东亚之间贸易往来的研究。

在去参加这个座谈会之前,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个德国女博士萧亭(中国名很好听)到底会用那种语言来和我们进行座谈?

如我所望,她用中文,还算比较不错,更让我感觉难能可贵!感觉她对中国历史的研究还是很不错的。

课题在讨论中逐步展开,我也提出了我的问题:

因为明清时期的合法的中外贸易因为当时的政治政策难以展开,因此走私成为一种重要的外贸形式。对合法贸易的研究材料相对好找,但对走私贸易的研究是不是就比较困难了?因为这些东西见于正史的不多,如果有的话也是主要通过考古材料和时人的一些笔记小说。希望萧教授能介绍一下你们的研究团队在搜集走私史料方面的情况。

萧教授回答说,走私方面的材料确实比较难找,能找到的只是在偶然中在正史,在官方记载中有所发现。

我又补充问到,是不是可能有这种情况,打个比方,走私在中国这方面是非法的,但当走私者将货物运到日本后,他就变得合法了,因此是不是走私方面的史料在日本那边会比在中国这边多呢?

萧教授回答说,这种情况倒不是很明显。不过历史学院的杨教授还是肯定了我所想的“走私在中国这方面是非法的,但走私者将货物运到日本后,他就变得合法了”这一看法!

听讲座有感

昨晚在川大研究生院听了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赵璕的讲座《思想史视野中阶级理论的崛起》。这个讲座探讨了一个很长时间不被人关注的问题——阶级理论,让我感觉比较有意思。

之前在学院网站、论坛和宿舍的公告中都看到了这个讲座的消息,也正好这些天我也是刚开学,时间也比较充足,于是对这个讲座就产生了兴趣。感觉在研究生阶段多听点讲座对于启发自己的学习,开阔自己的学术视野都是很有帮助的。于是昨晚我就約着一个朋友一块去听了这个讲座。

讲座是在研究生院的一个教室里举行的,我提前五六分钟到的时候,教师已基本坐满了人,看来不少同学对这个讲座是有一些兴趣的。

整个讲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开始因为涉及到不少哲学的概念问题,我听到不是很明了,到后来逐渐涉及到一些近现代历史的一些问题,我才听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细节。感觉这个讲座我虽然只能说是一知半解,还不能充分的领会主讲者的大意,但仍能从讲演中的只字片语中感悟到一些东西,丰富自己的一些知识,感觉此行还是很有价值的。

本来不准备对这个讲座写些什么东西,感觉那只能显示出我的无知,不过现在还是写了上面的这些东西。

今晨收到一个同学的短信,他告诉我他开始研究生生活后的感觉就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知,产生了一种求知的紧迫感。其实这也是我现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