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古建筑】趵突泉,济南的灵魂

济南-趵突泉
济南-趵突泉

说句实在话,济南给我的印象并不好。城市有些脏乱,人多车多,空气也不是很好,夏天太热,冬天太冷……

不过到趵突泉一游之后,我才真正看到了济南灵魂之所在,就在这喷涌的泉水中。

我徜徉在趵突泉那三股“激湍”以至周边众多涌泉之间,感觉自己也如这水中自由嬉戏的鱼儿一般,感受这天地间喷涌出的灵气,清澈、明亮、涤荡身心……

济南的灵秀在这里……

济南的灵魂在这里……

人不可貌相,对于城市其实亦如此。

深山藏古寺,闹市有灵泉。

济南也许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所在,不要以其表象早下决断。

周边的地气汇集于此,在城中一眼眼缝隙中渗出,或如趵突、或似珍珠,城中之人亦如此,圣贤、奇士或隐或显,一任自然……

有时间,就慢慢体会这个泉水之城吧!

济南-趵突泉
济南-趵突泉
济南-趵突泉
济南-趵突泉
池中的游鱼-济南趵突泉
池中的游鱼-济南趵突泉

 

池中的游鱼-济南趵突泉
池中的游鱼-济南趵突泉
趵突泉的泉水流入济南的护城河
趵突泉的泉水流入济南的护城河
公园中散步的老夫妇-济南趵突泉
公园中散步的老夫妇-济南趵突泉
花树-济南趵突泉
花树-济南趵突泉
古建筑-济南趵突泉
古建筑-济南趵突泉
1929年聚集在趵突泉周围的摊贩-老照片-济南趵突泉
1929年聚集在趵突泉周围的摊贩-老照片-济南趵突泉

想念……

想念你们了

想念家里的热炕……

想念家里的猪肉豆腐白菜炖粉条……

想念亮亮家的开煲驴肉……

想念三叔家的铁观音……

想念潍坊的卷饼、鸡蛋灌饼……

想念济南的中式汉堡……

想念好一家的牛肉粉、烤肠、西芹花生……

想念乡音……

想念五月的新鲜鲅鱼……

想念那些已经不知想念了多少次的亲友……
[ad#co-1]

《山東通志》序

山东通志
山东通志

 

《虞書》、《禹貢》,志之所由昉也。山澤方物,壤賦川塗,約舉數言,體要已具。逮夫周禮,踵事加詳,保章氏視分星,職方氏辨邦國,地形掌之司險、户口紀之司民。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地域廣輪之數,辨其山林、川澤、邱陵、墳衍、原隰之名物,而四方之志則外史,有専屬焉。後世圖經志記彷此而撰,大者志九服,小者志一方。雖詳略不同,而多識博聞,有裨政治,其義一也。昔者列國有史,自孔子修春秋而筆削褒譏,義繫天子,遂不得復以魯名。自後齊記齊乗諸書,各抒所言,僅備此邦之掌故。山東之有通志,自前明嘉靖朝始,帙簡義略,粗有規模,我國朝正域四方,徳洽寰宇。康熙甲寅,詔修大清一統志,而山東通志縁是再輯擴前志什之三四,亦既秩然可觀矣。我世宗憲皇帝御極之七年,復詔增修一統志及各省通志。臣承乏二東,實襄斯舉,爰訪延名宿,次第採釐,會東省郡邑,屢有分置,疆域既易條類,亦更改訂再三,至雍正乙卯九月方得付梓。恭遇我皇上紹登大寳,布愷綏猷,表正萬邦,修和百度。東省地聨畿輔,被化獨先,前此黄河清於單曹,慶雲燦於尼泗,蒼麟誕育,一見於鉅野,再見於寧陽。世徳燕貽,夙徴嘉應,而悉於是編志之猗歟。盛哉!此千載一時之會也。

全志三十六巻,有沿有創,有訂有増,縷晰條分,期於克臻醇備。而臣於此竊有思焉,通志體例,自星野至雜記,可以觀天文,察地理,飭人官,敘物曲,攷之各省,大略相符,而較以山東,尤稱特異。觀夫巡方之典,首重岱宗;崇聖之儀獨隆闕里。黄河如帶,藉保障於金隄,青社維垣,靖烟氛於玉海,漕運扼襟喉之要,兵防控水陸之衝。政禮所闗,至殷至鉅,令則逺稽,曩制旁摭,遺規敬揚,謨烈之庥,式表顯承之美,普聲敎於東漸,廣率俾於海隅,以之昭示來兹,永永無極。直與《虞書》、《周禮》輝映後先,豈他志之所得而頡頏者哉?臣不揣弇陋,謹拜手而為之序。

乾隆元年,嵗次丙辰三月中浣

巡撫山東等處地方督理營田兼理軍務都察院右都御史 臣岳濬 謹題

翼翔个人标点,其中的错误望方家指正。

宋代山東人物傳記(十):徐承珪 等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山東通志,卷二十八之二

徐承珪
掖人,為贊皇令。㓜失怙恃,兄弟三人相友愛,同甘苦,歴四十年如一日。木生連理,瓜異蔓並蒂而實,里中皆服其義。乾德間,詔旌。其鄉曰:義感里,曰和順。

齊德一
諸城人。開寳中,詔天下舉孝弟、㢘退之士。惟青州以德一應詔。䇿試中選官,授章邱主簿。

耿峻
髙宻人,好學通六經,郡守累辟不就。太祖初,授績溪尉,繩奸扶弱,綽有能名。再任昌樂主簿,斷獄治賦,吏民咸服,卒贈太子冼馬。

劉蟠
字士龍,濵州渤海人,漢乾祐二年進士。宋初,授安逺及河陽節度推官,拜監察御史。太平興國初,以倉部貟外改轉運使,歲漕江東米肆百萬斛以給京師,頗稱職,秩滿賜金紫,詔許再任,丁内艱以諸州綱運留滯,起復,知京城發運司,蟠調給無匱乏。嘗廵茶淮南,一時私販悉絶,累官至河北水路轉運使,判刑部事。子鍇以䕃補官,擢進士第,獻幸太學,頌真宗嘉賞之命,直史舘,累遷戸部郎中。

馬仁瑀
夏津人,有勇力,善射,發無不中。太祖即位,授都指揮,累遷漢州防禦使。荆湖諸郡不數嵗,盡復其地。又領川陜,有平蜀功。王繼勲以后,族驕恣,仁瑀獨不相下,出為宻州防禦使,受詔率師廵邊,契丹聞其名,不敢出盜。起兖州,勢悍難制,仁瑀領十餘卒入泰山,擒之盡獲其黨。魯郊遂寧,太平興國四年車駕征太原,復擊敗敵兵於盧龍北,遷翔州觀察使,判瀛州事。

翟守素
任城人。乾徳中為引進副使,從伐蜀,擢判四方舘,以兩川餘孽未殄,再命經畧諸郡,分兵防遏,尋從征太原、并州。太宗即位,授憲州刺史,討平梅山洞蠻,遷兩浙兵馬福建安撫使,甚得人心。權知河南府兼留守司,前後歴職五十餘年,謹慎寛仁,所至有聲績,慎於斷獄,不縈心通顯,人以此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