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这两天

年后的第一篇日志,就随便谢谢吧。

首先给各位朋友拜年了:马年新年快乐!

“年三十”一大早五点多就起床了,前两天在iPad上购买了从济南到潍坊的动车,7:20离开济南,一个多小时到了潍坊。这次没有选择直接做从济南到平度的汽车,而是选择先动车后汽车,因为这样时间上还是能节省一些,车费也稍微少一些,闺女坐动车也少受一点旅途之苦。

运气还是不够好,到了潍坊并没有坐上车接着就驶向我的目的地——平度。在潍坊火车站旁的汽车联运站等了半个小时多汽车才出发。

其实,我应该打一个出租车去潍坊汽车站,那边的发车频率应该比火车站旁的联运站高一些,说不定能再早走一些。

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但还是难免在三十这天归心似箭。

十一点多就到家了。在平度西站下车,很快就搭上了出租车,开车的竟然是我们同村的,听他说我们平度这段时间又新增了100辆出租车——看来以后在平度打出租车会更方便一些。原来的那些“小摩的”估计受到的冲击不小,因为他们本身价格差不多,但乘坐体验就差很大了。

在家呆了不到五天。闺女和父母慢慢熟悉起来。前三天不让我爸爸和妈妈抱,后来两天熟悉起来后才给了我爸爸和妈妈抱一抱的机会。可惜假期太短,初五媳妇就要上班了。没办法给父母很多时间和他们心爱的孙女相处了。

一岁多的闺女现在愈发活泼开爱了,也很淘气,很好动,好奇心很强,“破坏力”也不小,家里有了一个小孩子,春节家庭的热闹氛围强了很多,不过这样的“熊孩子”看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
我对孩子的耐心是很有限的,这两天主要靠媳妇来看孩子了。闺女和我其实还不熟(我是一个常年在我折腾的爸爸),主要还是爱跟妈妈在一起。

今年适逢爷爷去世,我们身上带丧事,就不能外出给亲友拜年了,家里也不用贴对联了——春节少了不少事情。但还是在自家亲戚走动了一下。

初三晚上喝吐酒了。:-( 酒这个东西是要好好提防的,一不注意了,就容易太高兴喝多。身体要受苦,还在亲友面前出丑。切忌切忌!

回家后身边的哥哥弟弟们都买车了。很让我受刺激啊!我这连本还没有学出来呢。太落后了,要好好加油了!当然,何苦和别人攀比,但还是有些情不自禁。

无力的孝心

老来难啊!

作为孙子、儿子,我能一定程度上了解和体会到奶奶、爸爸妈妈的困难之处。我们给了我最多的爱,那份亲情,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财富。但细细一想,我获取的太多,回报的太少了。

奶奶上年纪了,越来越糊涂了,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她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应该说做得还是可以,当然,肯定还需要再提高。但,他们现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要养家糊口,要轮流照顾奶奶,上有老下有小,他们的难处我也能理解体会到一些。

他们,正在渐渐变老!
他们,正在渐渐变老!

照顾这样的老人,太难了。爸爸身体不是很好,很多照顾工作还要依靠妈妈,对照顾老人的问题,难免会有一些矛盾,两人的脾气和秉性,摩擦很多,我给家里打电话,两人都很委屈,让我听了很是纠结。

面对这些问题,我远离他们,无力感很强。我现在帮不了他们,还让他们放心不下,一个男人的责任,上要对老人尽孝心,下要对妻女尽责任,我感觉现在做得都还距离我的期望差的太远。尤其是对于爸爸妈妈和奶奶,我感觉亏欠的太多了。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留给我。

2010-2-12日记

早上陪妈妈去集上买年货:瓜子、橙子、香蕉、糖果、菜……

回来的路上风吹着,刺骨的疼啊!

去取我干洗的衣服。爸爸说:怎么跟没洗似的。我也有些搞不懂!

上午在外面被冻惨了,中午吃过饭,就到家里的热炕上暖暖的睡上一觉。我这是抽空忙闲赶快休息。

下午又奉命回家把门上的老对子给弄干净,为明天帖新年对联做准备!

晚上到三叔家吃饭,喝酒、喝茶、吃瓜子还有烟……三叔的老同学“大伟”还夸我拍的照片不错呢!还是第一次被夸,以前主要是自我感觉良好,尚未得到他人的肯定。还真是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今晚茶喝了不少,烟也抽了不少,估计一时半会是很难睡着了!

就给我的黑莓安装了一个自动锁键盘的软件,因为最近不知道把休眠套给弄那里去了。手机没有自动键盘锁,需要另外安装软件。

2010/2/12 23:28 记于OneNote 后来补发在博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