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最近开始尝试养成这样一个新的习惯——每天读一篇《经济学人》杂志上的文章。

我的英文阅读能力很差,只能读网上翻译的经济学人中文版 [http://blog.ecocn.org/]。

在网上看到众多网友对《经济学人》杂志推崇备至,据说《经济学人》在全球范围内都获得了很高的认同和赞扬。这些赞誉之词让我对这本杂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了解《经济学人》这本杂志是在大学后半期,那个时候在为考研做准备,据说考研英语中有很多文章就是来自于《经济学人》。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经济学人》这个名字。

现在我在twitter上呆的时间比较多,经常看到有朋友推荐经济学人的文章,后来我还follow了经济学人的twitter帐号:@TheEconomist

我现在的阅读是一种短阅读倾向,很多阅读都是在twitter和Google Reader中。这样的阅读倾向不是很好。

现在读关于互联网的报道比较多,读政治经济的比较少,应该补补课,我想经济学人也许是一个好老师。

摘录《近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

言之成理,持之有故。

中国近代思想史之所以卷入激进化的頽波而一泄无底,关键之一也许正是因为敢犯众怒的人太少。P41

我记得爱因斯坦曾向一群孩子说过:“你们在学校里所学到的那些好东西,是经过许多时代所积起来的。这些辛苦得来的东西现在都放在你们的手中了。你们要好好接受这份遗产,珍惜它,并且对它有所增加。有一天你们可以再把它交给你们的孩子。”P40

陈寅恪说“真了解”是“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

孔子:“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P40

我们我对于文化传统只是一味地“批判”,而极少“同情的了解”。P39

中国近代思想史上激进化的历程,主要是起于社会无法提供一个值得多数人认可的线状。P35

革命破坏了近代一切旧有的和新兴的制度组织,却带来了一个最不理性的混乱。P35

——余英时作品系列 《近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北京三联书店,2004年1月第一版

“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激进和保守”(香港中文大学廿五周年纪念讲座第四讲(1988年9月))



[ad#co-1]

K歌,痛快!

好久没有去KTV了,今下午我们宿舍四个人又去K歌了!

这次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四川大学出小北门外靠近红瓦寺公交站那的学府影城的二楼的KTV。设施还是不错的。

遗憾的是,这次我们还是四个老爷们,也没有能邀请到女宾,这距离我理想的K歌还有有一些差距!

下午从2点到6点,我们联系奋战了四个小时,唱得真爽!

感觉K的不错的歌,列一个清单:

  • 五月天:倔强
  • 五月天:恋爱ing
  • 王力宏:落叶归根
  • 王力宏:大城小事
  • 信乐团:One Night In Beijing
  • 光良:童话
  • 胡彦斌:waiting for you
  • 孙楠:风往北吹
  • 林俊杰:美人鱼
  • 张信哲:过火
  • 张信哲:求爱
  • westlife:season in the sun
  • ……

每次K歌后第二天都会嗓子疼,可见我是多么卖力了!不过,出来痛快的K一下歌感觉真的很痛快!

由“红警3”引发的回忆

今天在海內的热点视频上看到这个很怀旧又很新潮的视频,立马推荐给了我的朋友——他们和我有一样的红警情节。

红警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电脑游戏,那是在98年吧,当时还是红警97版,记得那个版本上还有能喷火的恐龙,是一个很好用的一个武器。手里有几个小钱的时候,就和同学一起到“电脑游戏坊”。(那时我们家乡还基本没有网吧,也没有网吧的概念。)而且那时去哪里也表示你不是好孩子、乖孩子,老师和家长都不允许,我们都是“地下工作者”,或者“地下玩家”。

到了高中,有了红警2,游戏更加有意思了,“共和国之辉”、“尤里复仇”,很多版本,那时就是在网吧里玩了!

到了大学,我们宿舍一度很沉迷于这个游戏,四五个舍友相约联网对战,就是对战结束,出了网吧,回到宿舍我们仍会讨论不已,重新点评彼此的战略得失,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热血少年,谁也不服谁!于是下次再战,再见分晓。那时一幕幕现在还是隐形深刻,我曾经“指挥”的几场经典战役,也历历在目。

当我厮杀在艾泽拉斯,红警的记忆尘封已久,今天重新看到这个红警新版本的视频,基洛夫飞艇还可见昨日模样,不禁又想登录红警3,重新捍卫苏维埃政权,对抗北约集团的入侵!好想再次和往日的好友再次对战……孰优孰劣,再见分晓!
[ad#c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