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十年前的那封情书

刚才看了10年前写给老婆的第一封情书。写在一封花花的信纸上,字体很是拙劣,但是却是真情流露,也是我个人在“文学创作”上最得意的一个作品。

现在读来,依然有趣,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呀,被自己感动了。这样的文字,没有理由打动不了一个女孩的心。

我成功了,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攻势取得了成功。我们相恋了十年,现在结婚已经三年多,女儿也已经两岁大了。

无疑,我是受到上天眷顾的。

初恋中的那些美妙时刻,那些忐忑时刻,那些情不自禁,那些飞蛾扑火,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担当牺牲,那些朝朝暮暮,现在看来,无疑给我的生命平添了太多的姿彩。

那些美好,支撑着我们两个人一起走过了很多艰难的岁月,也将支撑我们走向永远。当然,日后的人生道路不能仅仅依靠这些爱情的甜美回忆,还有那一份份承诺和责任。

在那封青涩情书的最后,我写下了孙燕姿一首歌曲的歌词:

下雨,也好,迷路,也好。
空气里有种相依为命的味道。
爱你很好,连风都知道。
第一次心甘情愿不想逃。
当爱相随,能完美一切不完美。
当你皱眉,我陪你留在天黑的世界。
我们是座城堡。
爱情放在里面很好。
……

血液中的“编辑”基因

血液中的“编辑”基因

我曾经的工作照
我曾经的工作照

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编辑”,和图书打交道,策划,组织稿件,初审、修改、再修改、调整稿、校对、发排……干了两年半。

实际上,我此前还是个人网站的站长,一直对个人网站的制作和维护很感兴趣,也是很早就加入博客这个阵营,八九年的时间里,花费了不少心思、时间和金钱。

在高中时代做过学校文学期刊《芳草》的编辑,在大学时代也是学校求索文学社的网络部的部长,负责文学社的网站的制作和维护。

一看这份履历,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就是这样炼成的。所以,编辑是我一直以来的爱好和曾经的职业。

这些经历,无形之中在我的血液中形成了“编辑”的基因。

  • 看到排版不美观的内容,就有一种强烈地欲望希望将其版面整理好。
  • 热衷写博客,喜欢搞一些专题和系列。
  • 面对一些纸质材料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用编辑校对符号来修改。
  • 热衷于思考各种选题-现在只能在个人博客和个人wiki上实现了。
  • 喜欢折腾百科类的网站,建有自己个人的mediawiki站点,也参与了一些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词条的编辑。

这是一个“知识盈余”的时代,我愿意并乐于为这个可爱而伟大的互联网贡献更多还不是那么差的内容。

那些年我们所看的电影《泰坦尼克》

 

《大西洋周刊》的文章截图:Boys Can love “Titanic”,too ——截取在Flipboard on ipad2
《大西洋周刊》的文章截图:Boys Can love “Titanic”,too
——截取在Flipboard on ipad2

第一次看《泰坦尼克》是在我上初二的时候,98年吧,那时家里刚买了vcd影碟机,加上功放和音响,音效感觉很棒。爸爸买了好多影碟,其中就有《泰坦尼克》——这些影碟都是盗版的。其中泰坦尼克记得是3张碟片,因为是盗版,名字改叫“铁达尼号”。

当时泰坦尼克可是一个热门词汇,很多人都在说这部电影,甚至学校里也在说,各种电视台上还有一些节目做成方言版的模仿表演,好玩的很。那个时候,爸爸是不让我看这个电影的,说没什么意思。实际上是因为电影中有不少“少儿不宜”的镜头。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看了一遍。印象深刻。^_^

很多年之后,我和女朋友在当时学校的“影吧”重温了一次DVD版《泰坦尼克号》,电影好长,也已经删除了那些很有亮点的镜头。

现在有了3D版的《泰坦尼克》了,不过暂时没有再次重温的想法了,尤其是现在的版本还是删节版了。;-)

现在有个段子也颇流行:

RT @xie107: 《泰坦尼克号》在中国内地上映时间:1998年3月28日。中国广电总局成立时间:1998年6月25日。所以“为什么当年广电不删露丝的露点镜头,现在要删”这件事儿了,这真不是广电总局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