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中国多了一个认识世界的窗口[介绍维基百科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按:这篇文章有利于我们了解维基百科的意义和影响,尤其是在当下的中国,它的出现有助于社会的和解和进步,百科全书的精神,希望能为中国带来又一轮的思想启蒙,更加深入的思想启蒙,更加广泛的思想启蒙。文字优美,角度独到,纷乱中冷静的思考,点出了维基百科探寻、分享、写作……的精神。

维基百科

18世纪,法国人德尼·狄德罗及其《大百科全书》燃起的人类关于全识的梦想,眼下在一个叫“维基百科”的网站中生根发芽。

狄德罗-肖像画

近些天来,一些热衷于求知的中国网民意外地发现,他们已经可以直接登录维基网进行查阅——中国多了一个认识世界的窗口。以后,无论你在北京,还是在西宁,安坐家中,或是蜷伏在网吧里,随着电脑指示灯的轻轻闪烁,打开维基网,你或许能看到,一部包罗万象的词典、一个多国语言的杂烩,甚至,一扇穿越蒙昧和误解的门。

狄德罗领衔的百科全书

这是不是一场多年干渴后的雨水?

对你我来说,通过互联网建立起的全新的人类知识系统,一度曾像一个隔着玻璃的梦幻王国。长久以来,有些人知道它的存在,甚至能听见那里的狂欢,却往往触手不及。

而在玻璃这边,网民们也通过网络,构建起自己的体系。这个体系,由门户网站转载的新闻后面动辄成千上万的跟帖、大小论坛里成页翻滚的留言,以及博客、视频、即时通讯软件构成。在这个体系里,感受着同一种社会变迁而态度迥异的人,纷纷按照意见的差异,寻找着联盟或敌人。

他们党同伐异,聚集在各自的“意见领袖”周围。有时候,因为不全面的信息和不通畅的交流,对同一事物,网民们往往在各自所拥有的支离破碎的认知背景上固执己见。

网络状态下呈现的中国社会,正趋向日益严重的分化格局。各种情感共同体、道德共同体甚至地域共同体纷纷滋生。摩擦、冲突频繁发生在穷人和富人、城市人和农村人,以及“精英”和“草根”之间。

有没有另一种可能的图景?

攻击和误解,往往由于隔阂和封闭。尝试通过知识构成新的共同体,也许可以改变某些思维方式。建立在相同知识背景上的迁就和宽容,往往能改变狭隘和偏激。

当我们习惯以知识而不是以种群、身份来寻找共识,并且以允许异议的方式学会和解,我们也许可以弥补这种裂痕。

真正开放全面的知识通往理性,从而避免偏见和盲从。

这股自由求知的潮流,从狄德罗所处的启蒙年代开始。在当时,知识的代价是高昂的:百科全书编纂者不仅要呕心沥血几十年,甚至还要面对旧时代思想迫害下的牢狱之灾。

但是人类对于百科全书的信念和追逐始终不改。五花八门的知识,除了作为谈资以外,还被当做破解迷信、开启心智的手段,受到尊崇。形形色色的百科全书构成一部长史。知识正在被日益细分,对常人来说,获得一部体系完整、易于查阅的百科全书多半是奢望。

同样的奢望也感染过文明进程中的中国人。我们曾经使出浑身解数克服障碍,引进国外百科全书,集合智力编纂自己的百科全书,出版成集,或刻录成光盘,然后带着豪华包装和惊人售价,站在商店的显眼角落里饱受冷落。

百科全书一直远离大众生活,更何况,由少数人操持的知识体系,总难免带上因选择和立场而导致的偏见、欺瞒。摆布客观知识的,毕竟是主观的人类。

互联网带来一场雨季。它在改造这个世界的同时,也改造了认知世界的知识体系——百科全书获得一种全新的命运。鼠标轻轻一点,一部拥有近千万名编辑、900万个词条的百科全书,纷呈眼前,供君阅读。这可是免费的。

一种使大多数人可以查阅并进行补充的知识传播方式正在形成和完善。人们通过没有界限的网络分享所得,探索疑团,并且在平等的探讨中实现互相理解。

我们在这场波及全球的热闹外面远远看了很久。如今,玻璃终于碎了,网民们可以触摸到维基百科,触摸到这场知识革命。

从此以后,许多事我们也许不必再争论不休了。大家还是省下口水,去查查百科全书吧。
[ad#co-1]

共济会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18世纪共济会入会仪式

共济会,1717年6月24日(”圣约翰日”)成立于英国伦敦的一个组织.名字Free-Mason字面之意为”自由石工”,全称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前身是中世纪的石匠行会,近代共济会摆脱了石匠行会的”实践性的石匠”性质,成为”思想性的石匠”、亦即投身社会改革的政治团体。共济会并非宗教,在成立的初期属于一种秘密结社,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但志愿者必须是有神论者(可以是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等)。

近代共济会对于神的解释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于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总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人能够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么最终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共济会会员(”石匠”)建设”所罗门神殿”的过程象征着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过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思想观念。通过奉行理神论的理想,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萨德侯爵、莫扎特、菲特烈大帝、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无数共济会会员的名字如同星光一般闪耀在西方近代史的夜幕之中。共济会给英国带来的一大负面影响则是使其丧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独立宣言的》56人中有53名共济会会员。今天的共济会大约有600万名会员,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7万。阴谋论者认为共济会与新世界秩序有关,特别是那些自称“光明会”会员的人。有些人甚至指称共济会是个玄秘组织。

由于共济会行事神秘低调,可能因此引发诸多流言,然而事实上共济会会员在社会上受人敬重,而且耗费许多时间与金钱参加慈善活动。共济会除了有趣的握手方式之外,还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共济会遍布全球,会员来自社会各行业各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