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座谈会

海禁下的亦盗亦商
海禁下的亦盗亦商

今天要说的座谈会有点特殊,一个德国女博士用中文和我们学院的一些老师和学生交流她们的研究团队对明清时期东亚之间贸易往来的研究。

在去参加这个座谈会之前,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个德国女博士萧亭(中国名很好听)到底会用那种语言来和我们进行座谈?

如我所望,她用中文,还算比较不错,更让我感觉难能可贵!感觉她对中国历史的研究还是很不错的。

课题在讨论中逐步展开,我也提出了我的问题:

因为明清时期的合法的中外贸易因为当时的政治政策难以展开,因此走私成为一种重要的外贸形式。对合法贸易的研究材料相对好找,但对走私贸易的研究是不是就比较困难了?因为这些东西见于正史的不多,如果有的话也是主要通过考古材料和时人的一些笔记小说。希望萧教授能介绍一下你们的研究团队在搜集走私史料方面的情况。

萧教授回答说,走私方面的材料确实比较难找,能找到的只是在偶然中在正史,在官方记载中有所发现。

我又补充问到,是不是可能有这种情况,打个比方,走私在中国这方面是非法的,但当走私者将货物运到日本后,他就变得合法了,因此是不是走私方面的史料在日本那边会比在中国这边多呢?

萧教授回答说,这种情况倒不是很明显。不过历史学院的杨教授还是肯定了我所想的“走私在中国这方面是非法的,但走私者将货物运到日本后,他就变得合法了”这一看法!

徜徉书海中

开始研究生的学习,导师给我的第一样任务就是要熟悉学校图书馆和学院的资料室。现在学校图书馆的图书证还没有办下来,就先熟悉一下我们古籍所的资料室吧。

今下午去了古籍所的资料室。一位毕业一年的师哥在那里负责管理。他给我们几个介绍了资料室的各种图书资料。

哇,这里真是历史资料的汇集之处。各种丛书、经史子集四部,还有很多复印资料,以及好几个书架的线装书资料。

看来我的任务还是很艰巨的。这么多的历史图书和资料,我要在我的小脑瓜里给他们编列索引,各就其位,也真是比较有考验性啊!

我挨着看了一边,借了两本书先看看!

1.《励耕书屋问书记——史学家陈垣的治学》 三联书店 1982年6月 第一版
选这本书是想从史学前辈那里获取一些史学学习和研究的动力和方法。

2.《宋韩忠武公世忠年谱》 邓恭三 台湾商务印书馆 中华民国七十五年六月初版
因为对“年谱”这个东西还不是很了解,通过这个好例子我可以加深了解。还因为这是邓广铭先生的作品,我不能不重视啊!

 

现在的阅读

阅读的乐趣
阅读的乐趣

让我和草木为友,和土壤相亲,我便觉得心意满足。
我的灵魂很舒服地在泥土里蠕动,觉得很快乐。当一个人悠闲陶醉于土地上时,他的心灵似乎那么轻松,好像是在天堂一般。事实上,他那六尺之躯何尝离开土壤一寸一分呢。
——林语堂《生活的艺术》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年2月 第一版 第一页
这样静读林先生的作品真是感觉很难得了。感觉自己的心灵似乎好久没有文学的滋养了,时间很长了。这些时间都在读什么看什么呢?
看专业的书——历史,有几分是趣味,也有几分是为了应付学业。这时的历史阅读对我来说已经和之前那还只是一种业余爱好的时候的感觉不一样了。
再就是在电脑前的电子阅读,这已经是我阅读的主要方式了。读写什么呢?就是一些有关猎奇、IT等的blog、RSS、Digg等等。电脑前的阅读是浮躁的,是娱乐的。灵魂仍是躁动的,无法真正的休息和思考。

我也很担心的我的身体,在电脑前常常一坐就是一天,手指敲动的失去大脑的控制,有时感觉是手指在控制着我的大脑。很少锻炼了,很少出去散散步了,很少心静了,身体累了,心也累了,该回归了!

2007.5.27于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