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解决古文字的问题

前几天又和导师见面了,导师给我布置了新的任务:解决古文字的问题。

搞历史文献这个专业,我们面对的资料大多是线装竖排的繁体字古籍,因为距离我们年代久远,和我们今天普遍行世的书籍很不一样,如果不进行一定的训练,很难很好的阅读和理解古代的文献。我想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导师让我在开始的这一两个月里集中精力解决这个问题。

导师给我刻了一张光盘,里面有关于繁体字、异体字、俗体字的丰富资料和工具。还让我最近有时间就常去图书馆看看线装古籍,主要是通过翻看来找到自己不认识的字,通过工具书来解决。

好!就这样开始干了!特别是翻看那些线装的古籍,真的特别有感觉。在我的眼里,他们不是一些泛黄的老书(满是虫眼),而是一件件艺术品,一件件“古玩”。它们承载着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记录着先人的勤劳和智慧!

单手握卷,突然想起关云长灯下读《春秋》,于是我也模仿他伟岸的姿势!有板有眼,还好旁边没人!唉,我又在这糟蹋先人了!罪过罪过!

你常看到身边有拿着英语字典背单词的兄弟姐妹,但我比他们还要酷!我除了背英语字典,还时常像背字典背单词一样看商务印书馆的《古代汉语常用字字典》,原来现在文言文对我们来说跟外语一样,没什么不同。这就是咱们的前辈在五四时期不冷静给我们留下的恶果!呜呼哀哉!

我的历史文献专业就这样从“小学”开始了!

 

读《四书章句集注》

刚看完了张舜徽的《中国文献学》,对历史文献这个专业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我们现在主要开了中国历史文献学和中国儒学史这两门专业课。开这两门课的老师都是对课程很有热情的两个老师,他们上课忘情的样子让我很敬佩也很感动。有这样的老师感觉自己真是很幸运啊!

现在我又在看《四书章句集注》,来补一补我的儒学基础,只有有了一定的儒学基础,才能比较好的理解古代的文献,所以才来看这本书。

看完《大学》了,正在看《中庸》,读起来感觉很难懂,但还是要坚持读下去。这本书是繁体竖排,也正好加强一下繁体古文阅读的能力。以后是要经常和这些书打交道的。混熟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