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通志》序

《虞書》、《禹貢》,志之所由昉也。山澤方物,壤賦川塗,約舉數言,體要已具。逮夫周禮,踵事加詳,保章氏視分星,職方氏辨邦國,地形掌之司險、户口紀之司民。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地域廣輪之數,辨其山林、川澤、邱陵、墳衍、原隰之名物,而四方之志則外史,有専屬焉。後世圖經志記彷此而撰,大者志九服,小者志一方。雖詳略不同,而多識博聞,有裨政治,其義一也。昔者列國有史,自孔子修春秋而筆削褒譏,義繫天子,遂不得復以魯名。自後齊記齊乗諸書,各抒所言,僅備此邦之掌故。山東之有通志,自前明嘉靖朝始,帙簡義略,粗有規模,我國朝正域四方,徳洽寰宇。康熙甲寅,詔修大清一統志,而山東通志縁是再輯擴前志什之三四,亦既秩然可觀矣。我世宗憲皇帝御極之七年,復詔增修一統志及各省通志。臣承乏二東,實襄斯舉,爰訪延名宿,次第採釐,會東省郡邑,屢有分置,疆域既易條類,亦更改訂再三,至雍正乙卯九月方得付梓。恭遇我皇上紹登大寳,布愷綏猷,表正萬邦,修和百度。東省地聨畿輔,被化獨先,前此黄河清於單曹,慶雲燦於尼泗,蒼麟誕育,一見於鉅野,再見於寧陽。世徳燕貽,夙徴嘉應,而悉於是編志之猗歟。盛哉!此千載一時之會也。

全志三十六巻,有沿有創,有訂有増,縷晰條分,期於克臻醇備。而臣於此竊有思焉,通志體例,自星野至雜記,可以觀天文,察地理,飭人官,敘物曲,攷之各省,大略相符,而較以山東,尤稱特異。觀夫巡方之典,首重岱宗;崇聖之儀獨隆闕里。黄河如帶,藉保障於金隄,青社維垣,靖烟氛於玉海,漕運扼襟喉之要,兵防控水陸之衝。政禮所闗,至殷至鉅,令則逺稽,曩制旁摭,遺規敬揚,謨烈之庥,式表顯承之美,普聲敎於東漸,廣率俾於海隅,以之昭示來兹,永永無極。直與《虞書》、《周禮》輝映後先,豈他志之所得而頡頏者哉?臣不揣弇陋,謹拜手而為之序。

乾隆元年,嵗次丙辰三月中浣

巡撫山東等處地方督理營田兼理軍務都察院右都御史 臣岳濬 謹題

翼翔个人标点,其中的错误望方家指正。

[转载]岳石文化与平度

岳石文化与平度

李树

岳石文化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考古的重要发现,按照国际惯例,以首次发现的遗址所在地的小地名--山东平度东岳石(村)命名。岳石文化是山东省境内继“龙山文化”(1930年在章丘龙山发现)、“大汶口文化”(1959年在宁阳大汶口发现)两种最重要的考古“文化”之后的又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考古发现。

此前的考古发掘和研究,虽然已对“海岱地区”(包括山东省及苏北的徐淮一带)的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系统,即公元前4500年到公元前2000年期间的社会面貌有了相当明确的认识,但对大汶口文化之前和龙山文化以后的情况所知仍然不多。七十年代,“北辛文化”(滕县北辛村)的发现和研究,为探索大汶口文化之前的历史,打开了通道,岳石文化的发现和研究,则对了解和认识山东龙山文化以后的海岱地区尤其是胶东半岛地区的文化面貌,开辟了新的途径。由于岳石文化的历史年代(经C—14测定为公元前2000年--公元前1600年)与中国古代典籍记载的夏代基本一致,其时的海岱地区在古代典籍中只被笼统地称为“东夷”而少具体史料,所以岳石文化的发现,不仅“填补了山东龙山文化和商文化之间的空隙”(1),而且“翻开了夏代东方考古文化研究和夷夏关系研究的新篇章”(2)。

岳石文化最先发现于平度,极大地提高了平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知名度,可以说,岳石文化是平度的骄傲。平度,应该进一步地了解岳石文化,宣传岳石文化。本文仅就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做简要介绍,并对岳石文化与平度,做一点粗浅的解说。

一、岳石文化的发现及其命名

第一个岳石文化遗址在平度城北25公里大泽山西麓的东岳石村东,原在岳石河(今称淄阳河,旧县志作药石河)北岸,现位于淄阳水库(俗称岳石水库)东北隅。最初是1959年秋冬修淄阳水库时发现的,其时人们缺少考古常识,只重视上层出土的一些战国墓葬中的铜器,而遗址下层里的许多陶器等却遭毁坏。到1960年夏,中科院考古研究所山东考古队对遗址残余部分进行了科学的发掘,仍然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1962年第10期的《考古》杂志发表了《山东平度东岳石村新石器时代遗址与战国墓》的考古发掘报告,首次公布了岳石遗址出土文物,介绍了“一群前所不见、有别于龙山文化的典型品”(3),揭示了其有别于龙山文化的显明特点。但因当时尚未发现另外的同类遗址,资料尚不完备,所以暂时只能把它归于龙山文化的一个类型。

岳石遗址发掘报告的公布,开始引起了考古学界的重视。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在山东各地陆续发现并发掘了和岳石遗址属于同一类型的许多遗址,尤其牟平照格庄的发掘(4),泗水尹家城的前后共四次发掘(5),出土文物极为丰富,经考古学界深入研究,自1979年就有学者提出将岳石类型独立为晚于龙山文化的另一种“文化”的主张,到1981年,严文明先生正式提出“继龙山文化之后发展起来的,在鲁中南不甚清楚,在胶东则是以平度东岳石遗址为代表的一类遗存,不妨称之为岳石文化”(6)。此后,泗水尹家城遗址的第二、三、四期的连续发掘,获得了更丰富的文物,更证实了典型的龙山文化之上叠压着很厚的岳石文化层,而所有岳石类型的文物经C—14检测证明时间的一致,以及对岳石出土文物与龙山出土文物的继承和发展关系的进一步分析研究,都使考古学界的认识趋向统一,到80年代中期,岳石文化是上承山东龙山文化的又一种考古“文化”,便成了考古学界的共识。

现在,在海岱地区尤其胶东半岛上已经发现的岳石文化遗址已达四五百处。不过,从东岳石遗址出土,至今毕竟不过40年,许多具体问题尚待进一步地探讨,有待于新资料的继续充实和研究的更加深入(7)。因为关于岳石文化时期的东夷族与其同时代的中原夏王朝之间的关系,在中国古籍中记载甚少,所以深入地研究岳石文化,必将有助于解开夏王朝的许多历史之迷。

二、岳石文化的基本特征

考古学范畴内的“文化”,(主要用于尚无文字记载的“史前时期”)是指同一历史时期内的多处遗址的遗迹、遗物的综合体。而同一类型品如用具及其制造技艺等,则体现为同一种“文化”的主要特征。据考古学界的研究,已知岳石文化的主要特征有:

岳石文化的泥质陶主要为灰陶和黑陶。与龙山最大的差异是岳石陶器的胎壁厚而火候较高,龙山文化最具特色的蛋壳陶和常见的典型器物“鬶”在岳石文化里消失了。岳石文化则出现了子母口三足罐和舟形器等龙山文化不见的新型陶器;岳石文化里最常见的袋足肥大的“素面甗”与龙山后期开始出现的“甗”,其形制也很不相同。上述岳石文化陶器的情况,证明了岳石文化是上承山东龙山文化而发展起来的海岱地区的一种重要的“文化”。

岳石文化的另一重要特征是在泥质陶器上施加彩绘(有红单彩和红黄白多彩)而成“彩绘陶”,这是前所不见的。虽然“彩绘陶”的烧制技术并不比“彩陶”的烧制难,但是“从文化史的角度考察,彩绘陶的出现大致晚于彩陶,而具有更深刻的历史意义”。因为“具有实用功能的陶、石器,一旦被施以彩绘,就失去了实用性,而变为礼仪用具--礼器”(8)。这是社会发展进步了的具体反映。

岳石文化的石器形态的变化,主要是由先前的圆形钻孔发展为或单或双的方形凿孔的石器农具的出现,这种新的石器农具,标志着农业生产工具的进步和生产能力的提高(9)。

岳石文化中出现了青铜器(照格庄和尹家城都有发现)。有论者认为这是石器农具得以发生突破性进步(用青铜器凿孔代替了以前的以石钻孔)的重要原因。而且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岳石文化里没有了龙山文化中那种技艺高超但纯属装饰和祭祀用的而非日常用具的“蛋壳陶”,因为“在新石器时代,制陶业既是基本的又是尖端的社会生产部门,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陶器制造上,礼器及一切显示权贵身份的高级器皿,多仗制陶业提供。而冶铜业一旦出现,制陶业日益屈居次要地位”,所以,“岳石文化泥制陶的轮制技术及烧制火候并不比龙山文化低,但其造型及装饰却较龙山文化逊色”(10)。

三、岳石文化的价值

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仍在深入,岳石文化的重要价值也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其价值至少已经有了如下几个方面:

(一)为中国古代文明形成的多元化,提供了又一个重要的有力证据。

现存中国最早的一些古代文化典籍,主要是由周代史官撰写经由春秋、战国以至汉代人整理或编纂而成的。其影响后世最为广泛深远的如《尚书》、《诗经》、《春秋左氏传》等,所述远古史迹都是以华夏地区(即今黄河中游平原地带的晋、陕、豫一带)的夏、商、周三代为中心,而对其周边的所谓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地区所记甚少,影响所及,便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中华文明起源的一元论几乎成了无可动摇的定论。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使对于中国传统经学进行了勇敢的挑战,对于中国古代史研究起了重要革命作用的“古史辨派”,也仍然认为直到春秋战国之世,中原地区的七国尽向四边开拓,“于是中原文化所被的地方就广,中原人民移徙到边区的就远,而有方三千里的‘中国’涌现”。这种传统的中原文化中心说、中华文明一元论,直到五十年代,仍在史学界占有统治地位。

早在二十年代,由仰韶文化的发现,形成了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中游和“中国文明西来”说(11);到三、四十年代,因龙山文化的出土,又形成了“仰韶、龙山二元并立”说,并否定了“中华文明西来”说;接着,又确定了龙山文化的年代后于仰韶文化,并明确了龙山文化的分布范围远比仰韶文化广泛。但是由于河南安阳“小屯文化”遗址大量甲骨文字等文物的出土,“小屯文化”与龙山文化之间的承接关系又极为密切,致使人们对中华文明源于华夏地区的看法,迄未改变。

其实早在三十年代发现的辽宁赤峰“红山文化”和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已经为中华文明多元论提供了可靠的基础,新中国成立后,考古事业突飞猛进,除了中原地区先后在郑州东南郊发现“二里冈文化”(1952年)和在偃师县发现“二里头文化”(1959年)等属于夏商时代的中原文化外,更在古代的“四夷”地区陆续发现了浙江嘉兴马家浜文化(1959年),山东宁阳“大汶口文化”(1959年),山东平度“岳石文化”(1960年),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1973年)、四川广元“三星堆文化”(1980年)等许多不同于中原文化的古代文化,而有了C—14检测年代法,这些新发现的“文化”的年代,很快就可得到明确的判定,这就越来越明显地动摇了“中华文明一元论”和“中华文明只源于中原”说的根基。到1977年,中国考古学奠基人之一的夏鼐先生便说:“从前一般的看法,多倾向于我国新石器文化起源于黄河中游的中原地区,然后向四周传播”,但由于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一带也发现了年代很早的与黄河流域文化类型不同的农业部落遗址,“表明它们有不同的来源与发展过程,是与当地的地理环境适应而产生和发展的一种或一些文化。” (12)对于海岱地区,到八十年代中期夏鼐先生更具体地指出:从北辛文化到大汶口文化,到(山东)龙山文化,再到岳石文化,“山东地区史前文化的发展,自有其演化的序列,与中原地区的和长江下游地区的各不相同”(13)。徐旭生先生在他1985年定稿的《中国古史传说》中,则得出了“华夏、东夷、苗蛮三个集团是秦汉间所称的中国人的三个主要来源”的结论。可以说,包括岳石文化在内的一系列重大的考古发现已经证实,中华文明的形成并非传统所说的“中原地区一元论”,而是由华夏及其周边地区的多元文化长期交汇融合而成的多元一体。毫无疑问,当年创造了并不逊色于中原文化的东夷先民们,非但不是传世古代典籍中所说的愚昧落后,恰恰相反,他们对于中华民族的形成和灿烂的古代中华文明的发展,同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二)为深入研究东夷文化和夷夏关系揭开了新篇章。

中国古代史籍中称华夏(中原)地区之外为“四夷”(《周官·毕命》、《礼记·王制》、《后汉书·东夷传》均有此说)。“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南方曰蛮,雕题交址;西方曰戎,被发衣皮;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由汉代儒士撰写的《礼记·王制》里这段关于“四夷”的记载,基本上表述了周人对于非华夏人的看法,含有明显的轻蔑之意。经过儒家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占据主导和统治地位长达2000余年之久的影响,便形成了“四夷”愚昧落后,无文化可言的错误观念。在旧时代,自幼受“四书”、“五经”熏陶的胶东半岛人,也都是以华夏嫡传自居,而把实系自己先祖的东夷先民们称为“野蛮”人了。

帮助人们揭开历史帷幕,逐步使古代的东夷文明的真相得以复现,主要得力于考古学的发展。

从历史发展和民族融合来看,“东夷”和其他“三夷”有一个不同的特点;即“蛮、戎、狄”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都有复杂分化,它们之中有的部分被华夏和以后的汉族所同化,如属于“南蛮”的“百越”和属于“北狄”、“西戎”的许多部族;有的部分则演化为今日的少数民族,如现在云南的许多少数民族都是“南蛮”的后裔。唯有古代的东夷,因其特殊的地理境遇(东滨大海),在经过夷夏争雄的辉煌阶段之后,再历商、西周到春秋后期,便和华夏族完全融而为一了。

在中国史学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即有人重视东夷历史的研究,如傅斯年、蒙文通、徐旭生等,都把东夷提到了与华夏等同的高度。考古学的发展,到今天已大体确定了“山东的史前文化,至少从新石器时代起,即从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到(山东)龙山文化的整个时期,都应属于东夷远古文化的系统。”(14)对上承(山东)龙山文化的岳石文化的研究,则已证明了“岳石文化实即夏代时期的东夷文化”。(15)而随着对岳石文化研究的深入,夏代时期东夷人所创造的古代文化的特征(见本文第二部分)及在当时人类历史上的领先成分(如农具的先进、早期的青铜冶炼等),也在越来越多地为人们所认识。

结合考古研究来认识古代传说与古籍所记夏、商中原王朝与东夷关系的零星资料,也有许多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世界历史进入近代以后,欧洲人建立起他们的“世界文化欧洲中心说”,往往有意或无意地轻视或无视包括古老的中华文明在内的东方文化。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外国史学界仍是根据“小屯文化”(主要是对甲骨文的无可争辩的研究),来确定中华文明始于殷商,而无视中国古籍对夏代的记叙,将夏代放在“史前时期”。这也就成了为什么中国要集中以考古学界为主的多方面的学术力量来完成夏商断代研究的重要原因。于是岳石文化的发现及对它的深入研究,也就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三)为研究海岱地区尤其是胶东半岛一带的古代历史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上古史籍中所记东夷事既少且略。《竹书纪年》有“夷有九种: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尚书·禹贡》有:“岛夷皮服”(《冀州》),“嵎夷既略”、“淮夷蠙珠及鱼”、“莱夷作牧,厥篚檿丝”(以上《青州》)等。《尚书·尧典》有:“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后世学者对这几段简略的文字的解说,纷纭不一,难成定论。不过,认为“莱夷”属今胶东半岛,“嵎夷”属今淄潍流域,则大体成为共识。

《竹书纪年》、《尚书》、《诗经》、《春秋左氏传》、《楚辞·天问》里有一些有关夏商王朝与东夷关系的零星记载,都是以中原为中心的。《竹书纪年》有:“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诸夷入舞”。《左传·襄公四年》记载晋国的魏绛叙述夏与东夷事较多:“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夷族首领后羿曾因夏民对夏王太康怨恨,而伐夏,攻取夏都。但是“(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专任寒浞,以致寒浞杀羿而代之。“(寒)浞又恃其馋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其子浇攻灭斟灌,封浇于过;又封其子豷于戈。后来,太康之子少康借有鬲氏之助,攻灭寒浞,夏得复国。这段记载大体上反映了夏代中期夏与东夷势力相互消长的复杂关系。据著名《左传》专家晋代杜预注释,“寒”在今潍坊寒亭,“过”在今莱州过西,“斟”在今寿光,“戈”在今河南东部,“鬲”在今鲁西北平原县。(16)可知夏与东夷这段历史中夷族主要人物主要居住在今淄潍地区和莱州、平度一带。可以设想,如果对这一地区的岳石文化遗址进一步地开展有计划的发掘,则很有可能找到当时夷族聚居的村落以至城郭,那就必将把东夷文化和夷夏关系的研究,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史学界和考古学界认为,继岳石文化之后的“海岱地区的历史是商夷斗争、商朝政治势力以压倒优势步步东进的历史,是东夷文化与代表中国古代文明的商文明急速融化的历史”。(17)“到商代晚期,华夏系统的商文化已侵入到东夷文化的腹地”。青州苏埠屯商代大墓的出土可为明证,但是“胶东半岛的文化面貌基本还是东夷的,很少见到商文化的因素”。“在商代,整个胶东都还是东夷天下”(18)。所以有学者认为在胶东,岳石文化的下限当及于商代的中期。而古史记载半岛的莱夷人和他们所建立的莱国,则是在经历了西周王朝,直到春秋中期,才最后被齐国所并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莱夷与齐国的融合过程中和融合以后,齐国的国力迅速增强起来,即齐国的经济繁荣、军事强盛、文化发达,都是与半岛上的最后的东夷文化的融入密不可分的。所以对于半岛地区的岳石文化的深入研究,将会进一步地揭示夏、商以至周代,半岛地区的历史面貌,并进而具体地弄清半岛先民们对于中华古代文明所做出的贡献。

四、岳石文化与平度

与所有的考古“文化”的发现一样,岳石文化之最先在平度东岳石村出土,虽有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一种“文化”最早发现的遗址,一般都在该“文化”分布范围的中部地带,而不在其边缘区,现已发现的岳石文化分布区域,也证实了这一点。

东岳石村今属平度市大泽山镇。四十年前未修淄阳水库时,岳石河(古称药石河,今称淄阳河)从村南流过。岳石河源出胶东名山大泽山主峰之阳,汇千峰万壑之水,出大泽山西麓,流经东西长20余里、南北宽三二里不等的平缓河谷地带后,进入平(度)西平原,西入胶莱河。东岳石村恰好座落在丘陵与平原的接合部位。

岳石河流经的大泽山西麓以下的山谷地带,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河北岸山丘连绵,构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形成了一个较其四围地带气候温和雨量适度的小流域气候区域。沿河两岸的冲积土壤,十分肥沃。河流上源及两岸低山,林深草茂,保证了河水常年充盈。现存清初著名诗人赵执信《药石水》诗有句:“葳蕤生幽谷,馥郁滋长川。微风引香远,皎日临波寒”。在这位恃才傲物的名士眼中,这里乃是山川秀异大自然锺灵毓秀的所在。

这种特殊美好的自然条件,不仅使得今天的大泽山区淄阳河畔成了举世闻名的葡萄之乡,而且根据岳石文化的发现,可以断定,早在远古时代,这一段河流沿岸的生态环境就格外优越,气候宜人,河水充足,土质肥美,林丰草茂,鸟兽众多,水族滋繁,正是先民们发展渔猎和农耕的最理想的场所。于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长河里,这种地点也就必定很早就成为先民们选址定居建造聚落的地方,东岳石遗址便很有可能就是距今4000---3500年前平度先民的一个聚落。随着近年来平度西前庄等岳石文化遗址的陆续发现,更证明今天的平度淄阳河流域必定是当年莱夷先民们的一个主要的生息地域。

前已述及,现存古籍中有关夷夏关系的一些重要夷族首领活动的地点寒、过、斟等地,都在距岳石遗址一二百里之内。由此可以推断,在这一地区尤其是今平度西北境一带,很可能存在着非常丰富的岳石文化地下埋藏物。据此,我们也就有充分理由,吁请考古学界今后更加重视对平度境内的考古发掘和研究。

由于东岳石遗址出土的时代背景(1959年冬大跃进时)及其偶然性(修水库时发现而非考古工作者的寻觅所得),当年出土的许多陶器被毁坏,后来遗址的大部被淹入水库;只是遗址最上层的几处战国墓葬中的一些铜器当时曾被收存,也因未得到考古文物部门的及时鉴定和保护,以致后来流失无考。虽然1960年经由中科院考古所山东队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所获仍颇丰富而且极其珍贵,且经研究,认识了它的价值,但其遗址未得完整的保存,在以后的十年浩劫时期,更不可能得到完善的保护。与山东境内的其它著名文化遗址,如三十年代出土的“龙山”,五十年代出土的“大汶口”以及七十年代出土的胶州三里河大汶口文化遗址等相比,东岳石遗址的遭遇是很不幸的。如今,中国考古发现的许多“文化”的第一个遗址,如仰韶、大汶口、龙山、良渚、河姆渡、三星堆、二里头、二里冈、小屯等等,大都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而东岳石遗址现仅为省级,也显然是低了。

所幸自改革开放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省、市、县各级政府对岳石遗址的保护,考古学界对岳石文化的研究都日益重视起来。1993年,由社科院山东考古队、青岛市文物局和平度博物馆联合进行了东岳石遗址的第二次科学发掘,出土文物相当可观(发掘报告尚未发表)。近几年来,在青岛地区,平度、即墨、城阳、胶南、莱西等地又陆续发现了十几处岳石文化遗址。凡此,都预示着对岳石文化的研究与认识,即将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而做为保存古代东夷文化时间最久包括今平度在内的胶东半岛地区的先民们对于中国古代文明所作的贡献,则将清晰地显现其历史的本相,从而得到公正合理的评价。(写于1999年6月)

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简介

陈爽 《文史知识》2002年第4期

古籍的全文检索是网络文史应用最为直接和最为有效的手段。就目前状况而言,网络文史资源分布极不均衡,最主要的古籍全文检索系统几乎全 部集中在台湾。由于近几十年大陆古籍整理成绩斐然,台湾网站的数据库底本大部分采用了近年来大陆出版的标点和校刊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检索系统也是 两岸学者共同的心血结晶。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旧称瀚典全文檢索系統)是迄今最具规模的中文古籍数据库,也目前网络中资料整理最为严谨的中文全文数据库。它包含整部二十五史、整部阮刻十三经、超过2000万字的台湾史料、1000万字的大正藏以及其它典籍,合计字数13400万字,并以每年至少1000万字的速率增长,蔚为壮观。

汉籍电子文献所有资料包括二十五史、诸子、古籍十八种、古籍三十四种、大正新修大藏经、上古汉语语料库­—— 摘要(《论语》、《孟子》、《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老子》、《商君书》、《管子》、《晏子春秋》、《孙子》)、台湾 方志(通志、府志、县志、厅志、采访录、一般志书与舆图、补阙)、台湾档案、台湾文献、文心雕龙(《文心雕龙义证》、《文心雕龙考异》、《文心雕龙 注》)、佛经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清代经世文编(贺长龄《清代经世文编》、葛士浚《清代经世文续编》、《盛康清代经世文续编》)、 新民说、中华民国史事日志、姚际恒著作集、词话集成(《时贤本事曲子集》、《复雅歌词》、《拙轩词话》、《浩然斋词话》、《乐府指迷》、《吴礼部词话》、 《艺苑卮言》、《爰园词话》、《七颂堂词绎》、《填词杂说》、《金粟词话》、《铜鼓书堂词话》、《雕菰楼词话》、《介存斋论词杂着》、《乐府余论》、《双 砚斋词话》、《问花楼词话》、《词径》、《雨华盦词话》、《词论》、《近词丛话》、《饮冰室评词》、《近代词人逸事》、《彊村老人评词》、《窥词管见》、 《词概》、《珠花簃词话》)、新清史·本纪、乐府诗集、闽南语俗曲唱本《歌仔册》、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此处删除三行乱码]

在汉籍资料库的一级栏目的最后,有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人文资料库师生版,是为普及文史教育而向台湾大中小学师生免费开放的,其中包括了许多文史研究的重要典籍,总量约7000千 万字,占整个汉籍资料库文献的一半。除二十五史和十三经的部分内容外,还包括中诸子中选出的《抱朴子内篇校释》、《庄子集释》、《东观汉记校注》、《国 语》、《古本竹书纪年辑证》、《墨子闲诂》、《列子集释》、《晏子春秋集释》、《四书章句集注》、《战国策》、《老子校释》;从古籍十八种中选出的《新校 搜神记》、《齐民要术校释》、《洛阳伽蓝记校注》、《颜氏家训集解》、《山海经校注》、《通典》;从古籍三十四种中选出的《太平经合校》、《鬼谷子》、 《孔子家语》、《艺文类聚》、《论衡校释》、《九章算经点校》、《周髀算经》、《吴越春秋》、《朱子语类》、《楚辞补注》、《文选》、《古小说钩沉》、 《世说新语》;从大正藏中《百喻经》、《法句经》、《佛说父母恩难报经》、《高僧传》、《续高僧传》等。

资料库包含层级式目录,可经由目录、页码调阅正文或逐段、逐页浏览正文 或藉目录限定检索范围以任意字词、字符串进行快速检索取得完整的检索结果。浏览者可选择某一部古籍单独查询,也可选择多部古籍综合查询。查询结果以段落显 示(显示检索语词所在的段落正文,并将所检索的语词用红线标出)、列表显示(显示检索语词出现的次数以及每一条所在的卷数和页码)。检索结果包括“检索条 列”、“检索报表”、“部分/全段显示”几种选择,如选择全部二十五史,输入散骑常侍,短短一两秒内,便能找到3743条符合条件的相关资料,通过其中“检索报表”则可以将这三千多条资料在一个网页内全部列出。

汉籍资料库的最突出特点是内容全面,版本精赅。如二十五史所选用的录入底本,是台湾鼎文公司翻印的大陆中华书局点校本(台湾称为“新校本”),多名台湾学者参与了校订工作,每部史籍都经过至少4次校阅。对于校阅中所发现有疑误的文字,经查对该书三种以上之主要版本(如百衲本、武英殿本、汲古阁本等),并参照中华书局校本,确定系点校本排印时未校出的错字,或所据以排版的刻本误字时,始加以更动。而资料库的所收录的先秦诸子,底本也多选用了大陆中华书局近年整理出版的“新编诸子集成”本,部分古籍还收录了多种的整理版本,如《文心雕龙》就有三种版本之多。

遗憾的是,汉籍资料库的程序内核开发较早,不支持复合检索(布尔检索)。此外,由于资料库完成时间先后不同,在目录结构上缺乏有效的整合,网页导航支蔓众多,缺乏完整的内容介绍,许多不熟悉的浏览者很难摸到门径,许多重要的资料库被隐没在层层页面之下。

故宫寒泉检索系统

这一检索系统是由台湾陈郁夫先生主持开发,因网页和系统资料存放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服务器内,故而称为“故宫寒泉”。

寒泉的全部资料包括十三经、二十五史、先秦诸子、全唐诗、宋元学案、明 儒学案、白沙全集、四库总目、朱子语类、红楼梦、资治通鉴、续通鉴等。就规模而言,尚无法与汉籍资料库相比,且不能浏览原文、但有通鉴、续通鉴这样的“特 色收藏”,更难能可贵的是,系统支持复合查询,对文史研究尤为实用有效。

台大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这个系统是台大佛学资料库的一部分,台大佛学研究中心的研究主题包括佛教哲学、历史、文学、艺术,文献资料横跨中西,在目前网络佛教资料库中最为完备,可做佛学书目、期刊原文检索,并有多种语文佛典原文,汉文部份可做检索。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CBETA 电子数据库是以日本大藏出版株式会社《大正新修大藏经》第1卷至第85卷为录入底本。系统支持复合检索,以大正藏各分册为单位分别查询,不能一次检索全部分册。

汉籍资料库的大正藏检索系收费服务,而台大的大正藏检索则是免费服务。此外,系统还提供多种格式的大藏经文档下载。但目前整个系统还处于测试阶段,文字校刊、检索功能都不够理想。

简帛金石资料库

简牍帛书是本世纪重大学术发现之一,简帛资料信息量大、研究成果分布零 散,即使是专业研究人员,也很难在短时期内将难将大量文献资料收集齐备。与简帛资料的整理考释工作相比,检索编制工作相对滞后,海内外尚未出版一部权威性 的简帛资料索引。由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文物图像资料室开发的简帛金石资料库,收集了大陆、台湾和日本的40余种资料,包括了已经整理出版的先秦至魏晋的简牍、帛书、碑刻、官印、镜铭等,还收录了相关的书目、索引等,总字数达3,401,684字, 内容极为丰富,既包括《睡虎地秦墓竹简》、《居延汉简甲乙编》、《居延新简》、《敦煌汉简》等大型报告,也包括了近年来散见于各种文物考古刊物中有关新出 土的张家山汉简、尹湾汉简的部分释文,还有大陆学者难得一见的《两汉镜铭集录》等内容。大部分资料的底本,选择了大陆学者的研究成果。分全文和书目两部 分,可进行复合检索,输出方式包括释文、编号、所在图书页码等。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古籍数据库

这个系统开发较早,近年内容没有太多更新,内容包括历代名臣奏议、红楼梦、中国诗词(古诗十九首、汉乐府等)、唐诗三百首四个数据库。内容不多,但非常实用。

台湾元智大学“网络展书读”中华典籍网络资料中心

这一资料库由罗凤珠先生主持开发,以中国古典文学资料为主要特色。包括 诗经、全唐诗、唐宋词、宋诗、台湾古典汉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多个各自独立的全文检索系统。其中唐宋词全文数据库收录唐五代词二千五百余首,全 宋词近二万首;宋诗包括资料内容包含苏轼、晁补之、陆游、范成大、杨万里、王禹偁、范仲淹、晏殊、梅尧臣、欧阳修、苏舜钦、苏洵、王安石、苏辙、邓忠臣、 秦观、黄庭坚、贺铸、陈师道、张耒、李廌、晁说之、王令等宋代名家诗全文。检索系统大多支持复合检索,并根据不同的文学体裁的特点,在检索选项上加以变 通,使查询更为便利。如唐宋词检索,可依作者、词牌、词序、词题、词文、词文等进行检索,其中作者可用作者本名、字、别号等检索,检索结果可列出该作者生 平资料、作品目录及浏览全词;词文可使用关键词和模糊句检索。宋诗检索提供了作者、诗题、诗句、综合检索等几个栏目。例如要查苏轼的诗作中有关茶的诗句, 先到宋诗的查询页,若用诗句检索,将会得到所有宋诗人的相关诗句,但若用综合检索──作者栏输入“苏轼”、诗句栏输入“茶”,就可找全苏轼所有品茗说茶的 诗五十首;在诗题项目上点一下,就可看到某首诗的全文,十分便捷。

以上介绍的几个网络古籍全文检索均属台湾网站。除了内码显示和繁体输入等问 题,大陆学者使用这些数据库还存在某些障碍:古籍中的缺字要通过浏览者安装系统提供的造字档案来补足,因编码区位不同,大五码造字档案与大陆的简体中文造 作系统不能兼容,加上大陆与台湾网路连接不够稳定和通畅,大陆的教育网无法直接访问台湾网站,大陆学者使用台湾有偿资料库尚没有确定的中介机构,从而造成 了一定程度的资源浪费。

相对而言,台湾研究机构在古籍数字化方面起步较早,在资金投入、软件开发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而大陆学者和学术机构在版本占有、校勘整理等方面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两岸学者共同合作,开发多内码、跨平台的网络古籍检索系统,应成为大势所趋。

【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网址】

台湾中研院汉籍电子文献  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史语所中文资料库  http://www.ihp.sinica.edu.tw/database/index.htm

史语所简帛金石资料库  http://saturn.ihp.sinica.edu.tw/~wenwu/search.htm

中华电子佛典线上藏经阁大正藏全文检索   http://ccbs.ntu.edu.tw/cbeta/result/search.htm

故宫寒泉资料库  http://libnt.npm.gov.tw/s25/index.htm

诗经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NPB/home.htm

全唐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TS/HOME.HTM

宋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QSS/HOME.HTM

唐宋词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TST/HOME.HTM

台湾古典汉诗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cp

红楼梦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HLM/retrieval/database/database.htm

三国演义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an/bin/s_full.HTM

水浒传全文检索  http://cls.admin.yzu.edu.tw/shz/bin/s_full.HTM

 

原标题:网络古籍全文检索系统简介

来自:http://xiangyata.net/data/articles/f0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