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会为筹办奥运这么热情的付出呢?

08奥运就要开幕了,我在静静地期待着。我相信今晚的开幕式一定会相当精彩,同时我也似乎看到了这份精彩背后的挥汗如雨、一丝不苟。中国人为什么会为筹办奥运这么热情的付出呢?

我想中国人是期望融入这个世界,希望获得世界的尊重、关注和认可。中国人希望告诉世界,中国是世界大家庭中活跃的一个成员,希望和大家共享和平和繁荣。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只能培养公子哥,中国足球出路何在

这次世界杯,几个足球后进国家都再次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证明他们在上届世界杯的表现并非昙花一现。美国、日本、韩国等队虽然命运不同,但都能在欧洲土地上,从欧洲一流强队手里拿分,迈出历史的第一步。特别是美国对意大利那场疯狂的血战,回肠荡气,必定作为奇异的经典而载入世界杯的史册。

相比之下,上次世界杯出丑的中国队,这次只能是看客。再看看这些崛起的足坛劲旅,韩国队过去虽屡胜中国队,但大家当时基本还在一个水平线上。日本和美国的足球市场远不如中国,职业足球也大致和中国同时起步。日本的J-League是1992年成立,次年开张。美国大联盟则是1996年开赛。如今呢?美国俨然快成了世界强队。日韩也大有脱亚入欧之势,中国已经无法望其项背。大洋洲并入亚洲赛区,澳大利亚已经显露亚洲的王者气概。1982年,中国足球还能打到亚洲老二的地位,仅被大洋洲的新西兰挡在世界杯之外。如今,连亚洲四强也是个遥远的梦,离世界杯越来越远。这光景,颇像晚清时代的改革:当时论国力,中国在亚洲是最有潜力的。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在19世纪中期中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国。北洋水师买的军舰开到日本港口,把日本人震得目瞪口呆,纷纷称这是上国的手笔,为日本所不能。但是没过多少年,这些号称亚洲第一的战舰被日本海军如数击沉。随后日本现代化迅速起步,中国只能频频受辱于人。

为什么说我们的足球改革如同晚清光景?因为我们的改革还是官督商办,好大喜功。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中国足球:炫耀的腐败》。随后“炫耀的腐败”一词便成为描述中国足球的固定词汇。后来我把对中国足球的种种批判结集出版,题为《炫耀的足球》,希望给有关决策者以参考。但至今如同对牛弹琴。这次世界杯上,后进国家的表现,更加证明了我的职业足球理念的正确。不按这样的理念改革,中国足球将永无出路。

为什么把中国的足球定义为“炫耀”?话要分几头说起。首先,这几年中国经济起飞,国力大增。可惜,虽然以绝对的国民生产总值算,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但论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中国还排在百名之外(2005年排名第110位),是个地道的穷国。这样,雄厚的国力落实不到具体人的生活上。于是心理需要宣泄,需要扬眉吐气一下。中国的体育,也就被用来满足这样的社会心理。足球作为第一运动,自然首当其冲。踢球其实是一种炫耀:要让大家尝到些当大国的滋味。这就是中国足球的不能承受之重。

有这样的社会心理基础,向足球投资就成了打民意牌,搞政绩工程和公共关系的必需。几年前有个市长公开说:本市足球的成绩比工人下岗不下岗更重要!一些大企业,刚刚有了一些利润,由于产权不明,责任不清,当权的企业领导索性在足球上烧钱,自己出出风头,根本不讲究投资的回报。所以,在足球上的投资,实际上是企业领导“炫耀性的消费”,甚至是“炫耀性的腐败”。大量热钱流入的结果,就是球员的工资不断膨胀,水平却没有提高。

职业足球,就是把足球推向市场。任何产品在市场上竞争,都必须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尽可能压低产品的成本,提高产品的质量,否则就会被市场所淘汰。我们的职业足球,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买卖未开张,先提高成本,足球运动员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没有几千万元俱乐部就别想开张。这样一来,只有几家烧得起钱的大企业才弄得起足球俱乐部,把小资本全部挤掉。而大企业的投资,只对“炫耀”的虚荣心负责,不对市场负责,无法长久支持职业足球的运作。

我在《炫耀的足球》一书中分析并预言:中国足球在不久前出现的“市场泡沫”,主要是搭了经济起飞的便车,同时加上企业经营不规范,无法约束在足球上不负责的烧钱行为。随着市场经济的规范化,随着经济发展的周期起伏,这样的泡沫是无法维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腐败的大资本赶出足坛,把球员的年薪拉到理性的水平,保证足球靠门票本身可以赚钱。试想,如果一个足球运动员年薪仅三万元的话,一个中等企业家也能出资建立俱乐部。投资的门槛低了,更多的民间资本就会进来。

这样,以中国13亿的人口规模和足球市场,全国建上千个俱乐部也不会成问题。有上千个俱乐部,就有几万名运动员,选拔人才的基盘才大,中国的足球才有希望。

不要怕钱少了没有人踢球。现在大学生毕业起薪两千元就可以。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足球运动员,一年挣三万元并不少。对他们来讲,重要的是机会。那些愿意从这么低的位置奋斗去欧洲踢球的人,是最敬业,最肯吃苦的。而现在这种”炫耀的足球”,只能培养一代公子哥儿。看看美国,国家队排名达到过世界第五,世界杯打入过八强。但就是在今天,大联盟中最穷的职业运动员一年才挣11700美元,而纽约公交系统的职工,平均年薪为6万美元。也正是因为这种低成本,大联盟才躲过关门的厄运(因为成本低,赔得有限),如今有了赢利的兆头,开始吸引大量投资。足球弱国不是欧洲列强,买卖开张要从小小夫妻店开始,兢兢业业,日积月累,最后才可能发展成超级购物中心。好大喜功的大手笔,可以过一时之瘾,却破
坏了基本的市场秩序。这个毛病不改,中国足球就会像北洋海军的军舰一样,悲惨地沉入海底。

作者:薛涌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6-06/20/content_47215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