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稻田下,暗流汹涌。[The silent tsunami-From:The Economist]

稻田里无声的海啸

稻田里无声的海啸Apr 17th 2008 From 《The Economist》print edition
稻田里无声的海啸Apr 17th 2008 From 《The Economist》print edition

 

粮价飞涨,饥饿冲突各地频发,解决之道迫在眉睫。

人们印象中,饥荒中的人们总是眼神无助,腹部浮肿,由于战争和动乱导致粮食欠收,进而引发饥荒,这种危机往往是爆发式的,而且地域性强,总是发生在已经贫穷不堪的地方。

但现今的局势已不仅如此,联合国国际粮食小组的Josette Sheeran称此为:无声的海啸。全球广泛的粮价走高,已开始造成部分地区的动乱,给各地政府敲响了警钟。孟加拉正处于骚乱之中,连中国都开始为粮食担忧,这是30年来首次在多个地区同时爆发粮食危机。印度的经济学家Amartya Sen还曾经断言:“ 在民主社会绝不会发生饥荒。”现在看来,2008年的这次粮食危机使之不攻自破。

当大量人群都处于饥饿状态就可定义为饥荒。当今危机中的人们正是出于这样一种营养不足的艰难的时刻。贫穷国家的中产阶级为了能保证一日三餐而舍弃医保。日 均消费水平为2$的人们不得不让孩子辍学,才能吃得起饭,而且还没有蔬菜。日均消费1$的,就是不吃肉,不吃菜,仍然只能维持每日1顿饭。 更别说那些每天只花得起50美分的人们——等待他们的只有灾难。

粗略算一下,大概有10亿人正处于日均消费1$的窘境。 保守估计,如果粮价上涨20%(一些地方涨得更高),还将有1亿的人们跌到这个生活水平——极度贫穷。有些国家一直在努力发展以减少贫困人口数目,而这次的粮食上涨,会使他们数年的努力毁于一旦。由于粮食市场正处于骚乱中,国内冲突愈演愈烈;加之贸易和开 放程度本身遭到破坏,2008年,全球将面临粮食危机的严峻挑战。

先凑7亿美元

面对粮食问题,发达国家需以解决信用危机的态度严阵以待。 世行和联合国的首脑们已经呼吁定制粮食新政。诚然,他们的呼吁是正确的。 但是要找到这个治病的良方却并非易事。一方面,要一劳永逸的解决粮食问题是不现实的。另一方面,现在急需的解决之道可能无异于饮鸠止渴。

首先,粮价飙升对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影响。 粮食出口商可能获利,一些国家拥有能够自给自足的农民,或贩卖粮食商贩的也能谋利。但是另一些国家,如靠进口粮食过活的西非国家,还有孟加拉国,拥有大量 的非耕作劳动力,都面临着国内混乱和冲突的危机。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当务之急就是要对这些全球安全网的漏洞进行修补。 也就是说要尽快发挥世界粮食小组的作用。WFP是全球最大的粮食资助团体,防止饥饿演变为饥荒的重要力量。但上涨的粮价同样严重降低了它的购买力,就像那些发展中国家的日均消费1$的家庭所面临的问题一样。如果要坚持发放与去年相同量的粮食,WFP需要而且是必须——再追加7亿美元的投入。

但这次,许多地方的粮食问题并不同于传统的饥荒。WFP可以拓宽思路,寻求其它解决方法。 一般而言,WFP是先买入粮食,再在缺粮地区进行发放。此法的确能解燃眉之急。但同时也干预了当地市场的自由度。 鉴于现在的大多数地方并没有严重危机,只是要求降低国内粮价,同时减少降价对农民造成的损失。因此最好通过社会保障体系和工作换食物体系发现金,而不是食物。尽管WFP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但主要还是由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西方的信贷机构承担这数百亿的美元的花费。

上述方法也许可以缓解这次危机。 但2008年的粮食危机暴露了粮食供应链上的种种缺陷。任何新政的推行,都必须着眼于如何长久的根治农民的贫穷问题。

停止干预

一般而言,政府需保持粮食市场的自由度,不进一步加以干涉。 但从补贴磨坊主生产更便宜的面包,到贿赂农民离开土地都可以看到,粮食问题正常常遭遇到政府的干涉。这个配额,那个补贴,还有监控等等,这些原本都可以通过小小的调整就能解决,但最终不断累积叠加,并传递到了这条食物链最无法控制的一端:国际市场。

数年来,这些“干预”压制了全球粮价,农民因贫穷而丧失积极性。现在,问题终于爆发了。 由于政府的再一次干预行为——发达国家补贴使用生物燃油—最终导致了粮价飙升。 政府还继续引进出口份额,交易约束,最终促使粮价进一步走高。 过去,不赞同开放农业市场是怕农民为了增加自己的收益会抬高粮价。 现在粮价已经高得离谱, 这种争议掉过头来说:开发市场会导致粮价下跌,损害到农民们的利益。

政府是不该插手农业市场,但现在是个例外。政府可以提供基本技术:资助建造造价昂贵灌溉设施,个体农民往往无法负担,或为他们付学费,去学习提高产量的技 术。 但有谨慎而为。政府行为有时非但不能提供帮助,还会阻碍发展,如在欧洲,政府执意否定基因改良技术,阻碍了科技的发展。 科技对解决全球的吃饭问题至关重要,因为增加耕地是不现实,只能靠科技提高产量。

农业正岌岌可危。 粮价普遍低廉的好日子已一去不返。 如果政策适当,并且运气够好的话,全球可能引来新的平衡。 转型的过程总需要历经阵痛,并耗费巨大。 但是改变已迫在眉睫。 政府应当寻找缓解转型阵痛的方法,而不是迫使这个过程停止。

只能培养公子哥,中国足球出路何在

这次世界杯,几个足球后进国家都再次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证明他们在上届世界杯的表现并非昙花一现。美国、日本、韩国等队虽然命运不同,但都能在欧洲土地上,从欧洲一流强队手里拿分,迈出历史的第一步。特别是美国对意大利那场疯狂的血战,回肠荡气,必定作为奇异的经典而载入世界杯的史册。

相比之下,上次世界杯出丑的中国队,这次只能是看客。再看看这些崛起的足坛劲旅,韩国队过去虽屡胜中国队,但大家当时基本还在一个水平线上。日本和美国的足球市场远不如中国,职业足球也大致和中国同时起步。日本的J-League是1992年成立,次年开张。美国大联盟则是1996年开赛。如今呢?美国俨然快成了世界强队。日韩也大有脱亚入欧之势,中国已经无法望其项背。大洋洲并入亚洲赛区,澳大利亚已经显露亚洲的王者气概。1982年,中国足球还能打到亚洲老二的地位,仅被大洋洲的新西兰挡在世界杯之外。如今,连亚洲四强也是个遥远的梦,离世界杯越来越远。这光景,颇像晚清时代的改革:当时论国力,中国在亚洲是最有潜力的。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在19世纪中期中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国。北洋水师买的军舰开到日本港口,把日本人震得目瞪口呆,纷纷称这是上国的手笔,为日本所不能。但是没过多少年,这些号称亚洲第一的战舰被日本海军如数击沉。随后日本现代化迅速起步,中国只能频频受辱于人。

为什么说我们的足球改革如同晚清光景?因为我们的改革还是官督商办,好大喜功。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中国足球:炫耀的腐败》。随后“炫耀的腐败”一词便成为描述中国足球的固定词汇。后来我把对中国足球的种种批判结集出版,题为《炫耀的足球》,希望给有关决策者以参考。但至今如同对牛弹琴。这次世界杯上,后进国家的表现,更加证明了我的职业足球理念的正确。不按这样的理念改革,中国足球将永无出路。

为什么把中国的足球定义为“炫耀”?话要分几头说起。首先,这几年中国经济起飞,国力大增。可惜,虽然以绝对的国民生产总值算,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但论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中国还排在百名之外(2005年排名第110位),是个地道的穷国。这样,雄厚的国力落实不到具体人的生活上。于是心理需要宣泄,需要扬眉吐气一下。中国的体育,也就被用来满足这样的社会心理。足球作为第一运动,自然首当其冲。踢球其实是一种炫耀:要让大家尝到些当大国的滋味。这就是中国足球的不能承受之重。

有这样的社会心理基础,向足球投资就成了打民意牌,搞政绩工程和公共关系的必需。几年前有个市长公开说:本市足球的成绩比工人下岗不下岗更重要!一些大企业,刚刚有了一些利润,由于产权不明,责任不清,当权的企业领导索性在足球上烧钱,自己出出风头,根本不讲究投资的回报。所以,在足球上的投资,实际上是企业领导“炫耀性的消费”,甚至是“炫耀性的腐败”。大量热钱流入的结果,就是球员的工资不断膨胀,水平却没有提高。

职业足球,就是把足球推向市场。任何产品在市场上竞争,都必须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尽可能压低产品的成本,提高产品的质量,否则就会被市场所淘汰。我们的职业足球,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买卖未开张,先提高成本,足球运动员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没有几千万元俱乐部就别想开张。这样一来,只有几家烧得起钱的大企业才弄得起足球俱乐部,把小资本全部挤掉。而大企业的投资,只对“炫耀”的虚荣心负责,不对市场负责,无法长久支持职业足球的运作。

我在《炫耀的足球》一书中分析并预言:中国足球在不久前出现的“市场泡沫”,主要是搭了经济起飞的便车,同时加上企业经营不规范,无法约束在足球上不负责的烧钱行为。随着市场经济的规范化,随着经济发展的周期起伏,这样的泡沫是无法维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腐败的大资本赶出足坛,把球员的年薪拉到理性的水平,保证足球靠门票本身可以赚钱。试想,如果一个足球运动员年薪仅三万元的话,一个中等企业家也能出资建立俱乐部。投资的门槛低了,更多的民间资本就会进来。

这样,以中国13亿的人口规模和足球市场,全国建上千个俱乐部也不会成问题。有上千个俱乐部,就有几万名运动员,选拔人才的基盘才大,中国的足球才有希望。

不要怕钱少了没有人踢球。现在大学生毕业起薪两千元就可以。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足球运动员,一年挣三万元并不少。对他们来讲,重要的是机会。那些愿意从这么低的位置奋斗去欧洲踢球的人,是最敬业,最肯吃苦的。而现在这种”炫耀的足球”,只能培养一代公子哥儿。看看美国,国家队排名达到过世界第五,世界杯打入过八强。但就是在今天,大联盟中最穷的职业运动员一年才挣11700美元,而纽约公交系统的职工,平均年薪为6万美元。也正是因为这种低成本,大联盟才躲过关门的厄运(因为成本低,赔得有限),如今有了赢利的兆头,开始吸引大量投资。足球弱国不是欧洲列强,买卖开张要从小小夫妻店开始,兢兢业业,日积月累,最后才可能发展成超级购物中心。好大喜功的大手笔,可以过一时之瘾,却破
坏了基本的市场秩序。这个毛病不改,中国足球就会像北洋海军的军舰一样,悲惨地沉入海底。

作者:薛涌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6-06/20/content_47215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