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学者 简介】徐松

徐松(1781年-1848年),字星伯,原籍浙江上虞人。清代著名学者、地理学家。

主要生平事迹:

  •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生于浙江绍兴,随父移居顺天大兴(今北京大兴县)。
  • 嘉庆十年(1805年),二甲第一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
  • 嘉庆十四年(1809年),入《全唐文》馆,主编《全唐文》;利用编撰《全唐文》之便,从《永乐大典》中辑出《宋会要辑稿》500卷、《河南志》、《中兴礼书》,又撰有《唐两京城坊考》、《登科纪要》,后由翰林督学湖南。
  • 嘉庆十七年(1812年),谪戍伊犁,受伊犁将军松筠赏识,得机考察新疆各地。
  • 嘉庆二十年(1815年),越天山穆素尔岭(今称木扎尔特达坂),游阿克苏、吐鲁番、乌鲁木齐,撰写《新疆赋》。
  •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写出了著名的地理学专着《西域水道记》12卷(又有说五卷,需考证),附有水道图。
  •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获得赦免,回到北京。
  • 嘉庆二十五年(1821年),编定《新疆识略》(12卷)。
  • 道光年间任礼部主事﹑江西道监察御史等。
  •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卒。

主要成就:

《宋会要辑稿》

徐松辑录《宋会要辑稿》,有功于宋代史学研究可为大矣!经过后来学者的陆续整理,《宋会要辑稿》已经成为研究宋史不可或缺的重视材料。

《新疆识略》

在伊犁,徐松积极帮助松筠修志,以回报将军的知遇之恩,他在祁韵士主编《西陲总统事略》12卷基础上增纂成28万字。1820年,松筠进呈给道光皇帝,赐名为《新疆识略》。这本志书资料翔实,叙述明晰,为清代新疆重要通志之一。

《西域水道记》

徐松的著名的地理学专著《西域水道记》,全书共5卷,并附有水道图。《西域水道记》是徐松流放伊犁期间,花费精力最多、学术价值最高的著作,历来为史地学界所推崇,至今仍是研究新疆、伊犁史地主要参考书。徐松参照《水经注》一书的体例,将全疆的水系按湖泊来划分进行叙述,条理清楚,将每一条河流的源流、主流、支流,河道流向、地理地势、历史概况、名胜古迹、驻军屯垦、风物特产等都介绍得清清楚楚。《西域水道记》记载了当时的巴尔喀什湖、伊塞克湖等还是中国的内湖。徐松还著有《汉书西域传补注》等有关西域史地的著作。

《唐两京城坊考》

清代著名学者徐松倾注四十年精力撰著《唐两京城坊考》一书,详尽记述了隋唐长安、洛阳的城市规划、宫殿官署、街市坊里、苑囿渠道、水陆交通、风土人物等,其后历有学者予以增补。

李燾:進《續資治通鑑長編》原表

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华书局本

李燾:進《續資治通鑑長編》原表

臣燾言:“臣先於去年八月准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旨,依敷文閣直學士汪應辰奏,取臣所著《續資治通鑑》自建隆迄元符,令有司繕冩校勘,藏之秘閣。臣尋於十四日蒙恩賜對,面奉聖旨,令臣早投進,遂除官郎省,兼職史局。續又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令臨安府給扎。臣今先次冩到建隆元年至治平四年閏三月五朝事迹共一百八年,計一百八卷,内建隆元年至太平興國元年太祖一朝事迹,雖曽於隆興元年臣知榮州日具表投進,已蒙降付史館,後來稍有増益,謹重别抄錄投進外,餘治平以後,文字増多,兼見修四朝正史未畢,欲望聖慈特賜寛假,容臣更加整齊,節次修冩投進。踈逺微賤,僭為此書,罪當誅絶,聖主不即麾斥,乃過聽而兼收之,臣死且不朽矣。臣誠惶誠恐,稽首頓首。臣竊聞司馬光之作《資治通鑑》也,先使其僚屬採摭異聞,以年月日為叢目,叢目既成,乃修長編。唐三百年,范祖禹實掌之。光謂祖禹:‘長編寧失於繁,無失於畧。’當時祖禹所修長編,蓋六百餘巻,光細删之,止八十巻。今《資治通鑑·唐紀》,自一百八十五卷至二百六十五巻是也。故神宗皇帝序其書,以為博而得其要,簡而周於事。臣誠不自揆度,妄意纂集,雖義例悉用光所創立,錯綜銓次皆有依憑,其間牴牾,要亦不敢自保。區區小忠,前表蓋嘗具之。仰惟祖宗之豐功盛德,當與唐、虞、三代比隆。乾坤之容,日月之光,繪畫臻極訖弗能近。矧令拙工强施丹堊,臣誠愚闇,豈不知罪?然而統會衆說,掊擊偽辨,使姦欺訛訕不能乗隙亂真,祖宗之豐功盛德益以昭明,譬諸海嶽,或取涓埃之助。顧臣此書,詎可便謂《續資治通鑑》?姑謂《續資治通鑑長編》庶幾可也。其篇帙或相倍蓰,則長編之體當然寜失於繁,猶光志云爾。伏惟皇帝陛下,煥乎文章,固已經緯兩儀,黼黻萬化。如臣薄技,又安足陳?陛下徒以祖宗之孫謀彛憲往往在是,遂委曲加惠,导之使前。承命距躍,干冒來獻,夤縁幸會,得御燕閒,千百有一儻符神指,更擇耆儒正直若光者,屬以刪削之任,遂勒成我宋大典,垂億萬年,如神宗皇帝所謂‘博而得其要,簡而周於事’者,則将與六經俱傳。是固非臣所能,而臣之區區小忠,因是亦獲自盡,誠死且不朽矣!所有《續資治通鑑長編》一百八巻,今寫成一百七十五冊,并目録一冊,謹隨表上進。干凟宸嚴,下情無任戰汗屏營之至。臣燾誠惶誠恐,稽首頓首謹言。乾道四年四月日,左朝散郎、尚書禮部員外郎、兼國史院編修官臣李燾上。

——史部,編年類,續資治通鑑長編,原表

再反思一下“写博客”的问题

博客许久没有更新了。其实更新博客这个事情也不是早已忘在脑后了,有时也常有灵感涌现,但真到准备去写的时候,又有些畏首畏尾,思前想后,写日志的冲动就很快消失了。很大程度上,感觉自己想写的东西要不太麻烦,要不就是写出来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现在的网络生活内容太丰富了。各种SNS网络就让我们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其中很多的微博客已经把我们的灵感消耗殆尽。你说在twitter上说几句多简单直接,哪里还需要长篇大论啊!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懒散了。已经有些怀念最初写博客时的那种高涨的热情了。

但其实在我内心里,还是“写博客”最有成就感。如果其中有几篇还得到了网友的关注,那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所以“写博客”那种心理欲求还是比较强烈的。所以我的这个博客虽然更新的频率比以前有了很大的下降,但毕竟还是隔三差五的更新一下。

打算以后对于“写博客”这个东西我还是“随意”一些、“率性”一些,如果总想写一些“很有价值”的日志,我就总是难免有些思前想后,灵感在过大的期望面前骤然消耗殆尽。

有的时候也许再将之前已经发布的博客日志再多回顾一下,修改一下,也是不错的点子。对我来说,也许好的日志是在修改中诞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