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文学中的吝啬鬼形象

生活不易,奋斗太难。名与利,人之所大欲。欲望很难把控,我想很多人都有吝啬的问题,我也不免俗。文学创造中,经过艺术的加工和提炼,“吝啬鬼”的形象入木三分。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纵观欧洲文学发展的过程,汇集品目最多的要数吝啬鬼形象,其中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最为典型。夏洛克、阿巴贡、葛朗台、泼留希金也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形象。

果戈里《死魂灵》
果戈里《死魂灵》

这四大吝啬鬼形象,产生在三个国家,出自四位名家之手,涉及几个世纪的社会生存,从一个角度概括了欧洲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创作的时间上说,泼留希金出现最晚,果戈理的《死魂灵》写成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但从人物形象的阶级意识上说,泼留希金应列为最早,他是前苏联封建农奴制下的地主。夏洛克排行第二,他是十六世纪,即封建社会解体,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旧式的高利贷者。阿巴公算作老三,他是十七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资产者,葛朗台成了老四,他是十九世纪法兰西革命动荡时期投机致富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莫里哀《悭吝人》
莫里哀《悭吝人》

这四代吝啬鬼,年龄相仿,脾气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简言之,泼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凶狠,阿巴贡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构成了他们各自最耀眼夺目的气质与性格。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吝啬鬼:严监生

《儒林外史》中的吝啬鬼-严监生
《儒林外史》中的吝啬鬼-严监生

……自此,严监生的病一日重似一日,再不回头。诸亲六眷都来问候。五个侄子穿梭的过来陪郎中弄药。到中秋已后,医家都不下药了。把管庄的家人都从乡里叫了上来。病重得一连三天不能说话。晚间挤了一屋子的人,桌上点着一盏灯。严监生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不倒一声的,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大侄子上前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就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的滴溜圆,把头又狠狠的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妈抱着哥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记念。”他听了这话,两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

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爷,别人都说的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只因这一句话,有分教:‘争田夺产,又从骨肉起戈矛;继嗣延宗,齐向官司进词讼。’不知赵氏说出甚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着问;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却只管摇头不是。

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老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盏灯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合家大小号哭起来,准备入殓,将灵柩停在第三层中堂内。次早打发几个家人、小斯,满城去报丧。族长严振先,领著合族一班人来吊孝;都留著吃酒饭,领了孝布回去。

选自《儒林外史》

本站全部文字内容使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授权。

期待你的持续关注: | RSS | QQ邮箱 | Feedly |

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hishanglei

尚磊的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作者: Lei Shang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中外文学中的吝啬鬼形象》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