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唐鉴•提要》

初,治平中司马光奉诏修《通鉴》,祖禹为编修官,分掌唐史,以其所自得者着成此书。上自高祖,下迄昭宣,撮取大纲,系以论断,为卷十二。元祐初表上于朝,结衔称著作佐郎,盖进书时所居官也。后祖谦为作注,乃分为二十四卷。

蔡绦《铁围山丛谈》曰:祖禹子温游大相国寺,诸贵珰见之,皆指目曰:“此《唐鉴》之子。”盖不知祖禹为谁,独习闻有《唐鉴》也,则是书为当世所重,可知矣。

张端义《贵耳集》亦记高宗与讲官言:“读《资治通鉴》,知司马光有宰相度量;读《唐鉴》,知范祖禹有台谏手段。”

惟朱子《语录》谓其议论弱,又有不相应处。然《通鉴》以武后纪年,祖禹独川沈旣济之说,取武后临朝二十一年系之中宗,白谓比春秋“公在乾侯”之义,且曰“虽得罪君子,亦所不辞。”后朱子作《通鉴纲目》,书帝在房州,实仍其例。

王懋竑《白田杂著》亦曰:“范淳父《唐鉴》言有治人无治法,朱子尝鄙其论,以为苟简,而晩年作《社仓记则》亟称之,以为不易之论,而自述前言之误,盖其经历旣多,故前后所言有不同者。”读者宜详考焉,未可执一说以为定也,然则《朱子语录》之所载未可据以断此书矣。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唐鉴•提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