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通志》序

《虞書》、《禹貢》,志之所由昉也。山澤方物,壤賦川塗,約舉數言,體要已具。逮夫周禮,踵事加詳,保章氏視分星,職方氏辨邦國,地形掌之司險、户口紀之司民。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地域廣輪之數,辨其山林、川澤、邱陵、墳衍、原隰之名物,而四方之志則外史,有専屬焉。後世圖經志記彷此而撰,大者志九服,小者志一方。雖詳略不同,而多識博聞,有裨政治,其義一也。昔者列國有史,自孔子修春秋而筆削褒譏,義繫天子,遂不得復以魯名。自後齊記齊乗諸書,各抒所言,僅備此邦之掌故。山東之有通志,自前明嘉靖朝始,帙簡義略,粗有規模,我國朝正域四方,徳洽寰宇。康熙甲寅,詔修大清一統志,而山東通志縁是再輯擴前志什之三四,亦既秩然可觀矣。我世宗憲皇帝御極之七年,復詔增修一統志及各省通志。臣承乏二東,實襄斯舉,爰訪延名宿,次第採釐,會東省郡邑,屢有分置,疆域既易條類,亦更改訂再三,至雍正乙卯九月方得付梓。恭遇我皇上紹登大寳,布愷綏猷,表正萬邦,修和百度。東省地聨畿輔,被化獨先,前此黄河清於單曹,慶雲燦於尼泗,蒼麟誕育,一見於鉅野,再見於寧陽。世徳燕貽,夙徴嘉應,而悉於是編志之猗歟。盛哉!此千載一時之會也。

全志三十六巻,有沿有創,有訂有増,縷晰條分,期於克臻醇備。而臣於此竊有思焉,通志體例,自星野至雜記,可以觀天文,察地理,飭人官,敘物曲,攷之各省,大略相符,而較以山東,尤稱特異。觀夫巡方之典,首重岱宗;崇聖之儀獨隆闕里。黄河如帶,藉保障於金隄,青社維垣,靖烟氛於玉海,漕運扼襟喉之要,兵防控水陸之衝。政禮所闗,至殷至鉅,令則逺稽,曩制旁摭,遺規敬揚,謨烈之庥,式表顯承之美,普聲敎於東漸,廣率俾於海隅,以之昭示來兹,永永無極。直與《虞書》、《周禮》輝映後先,豈他志之所得而頡頏者哉?臣不揣弇陋,謹拜手而為之序。

乾隆元年,嵗次丙辰三月中浣

巡撫山東等處地方督理營田兼理軍務都察院右都御史 臣岳濬 謹題

翼翔个人标点,其中的错误望方家指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