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精彩内容节选

捕鲸船“裴廓德号”(Pequod)
捕鲸船“裴廓德号”(Pequod)

开篇

叫我以实玛利吧。几年以前——别管它究竟是多少年——我口袋里没有几个钱,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岸上又没有什么特别让我感兴趣的事,我想还不如到海上去散散心,去看看水上世界来。这是我消愁解闷、调节血液循环的一种方式。每逢我发现自己终日撅着个嘴,每逢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像是阴雨潮湿的十一月天,每逢我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驻足在棺材店门前,或者碰上哪家出殡就跟在后面,特别是当我的忧郁症压得我喘不过起来,非得有很强的自我约束力才不致特意走到街上去不假思索地把人家的帽子一顶一顶打下来时——这时,我认为是非得尽快到海上去不可了。出海总比照自己的脑袋来一枪强。伽图拔剑一抹,冷静地结果了自己;我却不事张扬地上了船。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人们只不过不知道罢了,其实差不多所有的人,迟早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对海洋怀有跟我非常近似的感情的。

为什么去捕鲸

主要的动机就在于大鲸自身,它在我心头压倒了一切。这样一个可怕而又神秘的巨兽激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与大鲸联系在一起的无从诉说、难以形容的危险;再加上巴塔哥尼亚无尽的风光诱人的美,这一切都促使我向我的愿望一边倒。……我爱远航旁人不敢涉足的海洋,爱登上野蛮人居留的海岸。凡属美好的东西我不会视而不见;可怕的事物,我敏于察觉,而且善于与之相处……

身体和灵魂

我认为我们对生死问题的理解大错而特错。我认为人们此时此地称之为我的影子的正是我真正的本体。我认为,在看待精神方面的事物上,我们实在太像在水中观察太阳的牡蛎,把浑浊的水当成了稀薄的空气。我认为我的躯壳只不过是我真正的本体之残渣。谁要我的躯壳,尽管拿去好了,实际上,那不是我。所以还是为南塔开特之行三呼万岁吧;船破也好,身亡也好,我都不在意,因为我的灵魂,就是朱庇特亲自动手,也不能损其分毫。

与魁魁格在一起

我开始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感到我的内心在融化。我碎裂的心和愤怒至极的手不再想反抗这个狼的世界。这个野蛮人,有一种安抚一切的精神力量,替它开脱了……他身上那像磁铁一样如此吸引我的东西也正是那些使许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不妨和这个异教徒交个朋友,我想。那么,魁魁格和我——情投意合的一对,就正是这样躺着度我们心灵的蜜月。

以实玛利(Ishmael)和魁魁格(Queequeg)
以实玛利(Ishmael)和魁魁格(Queequeg)

关于捕鲸业

如果我死后,我的遗嘱执行人,在我的抽屉里找到了什么珍贵的手稿,那我预先在这里把一切荣誉和光荣全归之于捕鲸业,因为捕鲸船曾经是我的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

斯达巴克

这个斯达巴克似乎准备挺住漫长岁月的来临,而且就像现在这样的挺住;因为不管是南极的冰雪还是赤道的太阳,他像丝毫不受影响的航海时计,他内在的精力保证它在任何气候条件下都能应付自如。往他的眼睛深处瞧去,你似乎看到了仍滞留在那里的他一生中泰然身历的无数危难的影像。他坚定沉着,他一生绝大部分是很有感染力的充满行动的哑剧,而不是由单调的声音组成的篇章。

“裴廓德号”的大副、二副和三副等船员
“裴廓德号”的大副、二副和三副等船员

斯塔布

斯塔布肩负着人生的重担却能一路上走得轻松愉快,逍遥自在,无所畏惧,之所以能如此,也许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在起作用,也许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使他具有那种近乎离经叛道的半庄半谐的性格;那个东西一定就是他的烟斗……斯塔布的烟气也许起了一种防止感染人间一切苦难的作用。

亚哈的帝王

一个人无论怎么天生才智过人,也绝不可能就此窃据高位,凌驾于他人之上,除非他借助于某种形式的算计和防范。正是这种情况使得帝国中上帝属意的真正优秀的子民永远登不上人间的竞选讲坛,而把普天之下最高的荣誉归于另一些人,那些人之所以实至名归,与其说是因为他们比平庸的大众确实优秀得多,还不如说是因为他们比极少数洁身自好、不屑钻营的精英相差得太远。这些卑劣的事物里潜伏着巨大的威力,一旦套上极端政治迷信的光环,便会在某些非常庄严的场合让白痴也掌握了权力……因此,一切显示权势的服饰与鞍鞯均与我无缘。亚哈啊!你内在的伟大之处将只能求知于苍天,索之于深海,拟之于无形的长空!

泛神论者,冥想者

如今,你的身子已无生命可言,只是随着微微颠簸的海来回摆动而已。而船的颠簸来自于大海;大海的起伏则来自上帝莫测高深的潮汐。但是当你如此这般睡去,如此这般入梦时,你的手或脚要是挪动了一点点,要是抓牢什么的双手突然松开,你会吓个半死回到现实中来。你就翱翔在笛卡尔旋风之上了。而也许,某个夏天中午,天气晴朗,你像嗓子堵住了似的尖叫一声,从半空中掉进大海,再也没有上来。你们这些泛神论者,可得多加小心啊!

为什么捉白鲸?亚哈对斯达巴克说:

“一切看得见的东西,喂,都只不过是纸板做的假面具。但是,在每件事中——在人的行动中,在不容置疑的行为中——某种尚未发现但是可以推断的东西在冥顽不灵的面具后面显出了它的本来面目。人类要是能捅破那假面具就好了!囚犯除了打穿围墙怎么能跑出来?对我来说,那白鲸就是那道围墙,它栓着我。又是我觉得外面什么也没有。可是我受够了。它使我不得安宁。它压着我。我在它身上看到一种隐藏有费解的歹毒意图的暴力。”

我所有的手段都是清醒的,我的动机和目的则是疯狂的。

他(魁魁格)就坐在那里,十足一个失去信心的人的标志和象征,在绝望中聊尽人事地举着希望之火。

正如可怕的海洋包围了青葱的陆地一般,人类的心灵也有个孤立的塔希提岛,岛上充满宁静与欢乐,只是被捉摸不透的生活中的恐惧重重围困住了。愿上帝保佑你!千万别离开那个小岛,一离开,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赞美大鲸

我深深感到,在鲸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坚强独特的生命力之罕见的品质,坚墙厚壁之罕见的品质,胸怀博大之罕见的品质。啊!人们,赞美鲸,以鲸为表率吧!你也能置身冰雪之中而仍然浑身温暖?你也能生活在这世界上而不为这世界所左右?置身赤道别升温;身处北极别让血凝住!啊!人们,你们要像圣彼得大教堂的大圆屋顶一样,要像大鲸一样,使自己的温度一年四季始终如一。

白鲸-白色抹香鲸-莫比蒂克(Moby Dick)
白鲸-白色抹香鲸-莫比蒂克(Moby Dick)

皮普的转变

大海嘲弄地放过了他有限的身体,却淹死了他无限的灵魂。不过也没有完全淹死。不如说是把他的灵魂活生生地带到了奇妙的深渊,在那儿,未经歪曲的原始世界中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在他眼前闪来闪去……而在快活、无情、永远年轻的永恒不变的事物中,皮普看到了大群无所不在的珊瑚虫,看到巨大的天体从大海的苍穹中升起。

千万别让火给迷住了,以免它弄得你晕头转向,失去知觉;就像刚才那会儿把我弄成那个样。有一种智慧,那是忧伤;但也有一种忧伤,那是疯狂。

魁魁格呆在棺材里

当可怜的魁魁格静静地躺在荡来荡去的吊床上,翻腾的大海似乎在摇晃他进入最后的安息,暗暗地上涨的潮水越来越高地把他拥入命中注定的天国归宿地时,悄悄掠过他脸上的那些神秘的阴影,比任何一个临终的迦勒底人或希腊人的思想更为崇高,更为圣洁。

铁匠

寻条短路似乎是这样一种生涯唯一的解脱。可是,死亡无非是闯进一个“未曾身历”的异域。只不过是头一个为你到那无穷尽的“遥远”“荒凉”“汪洋”“无际”的地方打声招呼。因此,对那些一心想死而又不肯寻短路的人来说,慷慨大方一视同仁的海洋便富有魅力地展开了一片难以想象、凶险难测、充满神奇的新生活的广阔天地;再加上无垠的太平洋中央,成千上万的人鱼朝他们唱到“到这儿来吧,伤心的人们。这儿有永生的超自然的奇迹。到这儿来吧!与其以一死来摆脱现在为你所憎恨也同样憎恨你的路上世界,还不如投身到一种比死亡更能摆脱那个世界的生活中去。到这儿来吧!把你教堂墓地里的基石搁一边去。到这儿来吧,到我们这儿来成家吧!”

亚哈的自白

“啊,斯达巴克!这风好柔和,天空看上去也好柔和……连续不断捕鲸四十年!四十年艰辛,四十年危险,四十年狂风暴雨!四十年生活在无情的大海上!四十年来,亚哈舍弃了安静的陆地,和可怕的大海斗争了四十年!……想起我这一生,想起这一生所经受的寂寞凄凉,想起这与世隔绝的像呆在石头围墙里的船长生活,几乎从四处的绿色田野里得不到一点安慰——好厌烦啊!好压抑啊!几内亚海岸孤独的奴隶主!——以前只是半信半疑,没有像今天这么感受深刻——想起四十年来我吃的尽是干透了的腌制品——正好是我的灵魂缺乏营养的象征!——远隔重洋,远离我年轻的妻子,我年过五十才和她结婚,第二天就出海奔合恩角去了,只在新婚的枕头上给她留下一个压痕——妻子?妻子?——丈夫健在,却等于没有,还不如说是个寡妇!唉!斯达巴克!我头一天和那可怜的姑娘结婚,第二天就让她独守空房!于是,亚哈老头就发了疯似的,热血沸腾,额头冒汗,无数次放下小艇,愤怒地追击猎物——这时,与其说他是人,还不如说是魔鬼!——唉!唉!四十年来,亚哈老头是个多大的傻瓜——傻瓜——老傻瓜啊!干嘛要这么拼命地追击呢?干吗要这么卖力气地扳桨、投标枪、扎鱼枪,累得腰酸背痛,胳膊发麻呢?亚哈现在又发了多大的财,得了多大的好处呢?……”

亚哈船长和大副斯达巴克
亚哈船长和大副斯达巴克

亚哈在大船被白鲸撞沉后:

“你这坚定的甲板,高贵的舵和指着北极星的船头——死得壮烈的船啊!你非得撇下我就此撒手西去吗?难道一个最卑微的失事船船长最后引以为荣的骄傲都与我无缘吗?啊,孤寂的一生孤寂的死!啊,我现在才感到我绝顶的伟大就寓于我最深沉的悲痛之中……”

亚哈船长和白鲸MobyDick
亚哈船长和白鲸MobyDick

注:以上译文取自中国戏剧出版社-罗山川译本

上文在原文(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6993181/)的基础上编辑修改而成,配图来自电影《白鲸 Moby Dick (2011)》(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3326727/)

本站全部文字内容使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授权。

期待你的持续关注: | RSS | QQ邮箱 | Feedly |

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hishanglei

尚磊的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作者: Lei Shang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白鲸》精彩内容节选》有9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